圖片來源

長跑苦與樂

人暱稱「火箭」的 Errol “Rocket” Jones 是美國超馬無人不識的代表人物。他跑了超馬36年,從1981年到現在總共參與超過200場超級馬拉松。

1998年,Jones 完成超馬大滿貫 Grand Slam (12星期跑4個100英哩) 及3次惡水 Badwater。他同時是 the Bear 100 和 the Quad Dipsea 的聯合賽事總監,並且是 the Miwok and Lake Sonoma 超馬受薪工作人員。

REI 邀請65歲的他拍片談超馬苦與樂,我相信無人夠膽話佢未夠班。

如果我不在家

圖片來源

如果你打電話給我而我不在家,我一係就正在跑山,唔係就正在往跑山途中。


講到超馬,你首先要熱愛跑步,其次是吃得苦。苦是遊戲的一部份。

超馬是苦中嚐樂,快樂是從克服艱苦中獲得的。

因為超馬艱辛,更需要互相扶持,所以特別容易孕育出深厚友誼。在路賽,當有選手捱不著要退出時,會被視為少一個對手。

當同樣事情發生在超馬時,每一個人都會停下來,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我們的對手是這條100英哩的賽道而非其他選手。

Jones 出哂名是賽道上的『陪跑俠聖』 “The Patron Saint of Pacers”,你再謝哂皮,他都可以令你振作起來; 你再頹,他都有方法叫返醒你。因你現在面對的,Jones 全都經歷過。Jones 會陪著你,引領你渡過最艱難的時刻,等你重新站起來,再邁步向前時,他便會功成身退。

圖片來源

既然同「行」相憐,超馬令人變得更有同情心。

圖片來源

Jones 已經3年沒有完成一個100英哩,他感到十分不高興。他即將有一場100英哩賽,他希望是一場贖罪跑,他要證明給自己睇我仍有能耐完成它。

圖片來源

「我想像不到有一天我不能再跑步,但我們清楚知道這一天終會來臨。在這一天還未來到時,我想擁抱更多的苦。」

圖片來源

人生本就是充滿困難,快樂就是把一個又一個困難克服。在比賽中,最後衝線的都是贏家,因為你擊倒途中遇上的心魔。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渣馬前夕(三) 莫忘初衷
渣馬前夕(二) DLF 好過 DNF
渣馬前夕(一) 一人少句 強片推介
尋找完美跑姿的故事
跑超馬,拍超馬的型男Billy Yang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