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練習或比賽,超過十公里距離的,要數到上年12月的廣馬半馬

之後由於家裝修 搬家 傷患 連假的關係,而差不多一兩個多月沒有跑步了

(兩個月內只有幾次不超過十公里的休閒跑,而當中有一個月是完全空白)
#自我安慰的不安因素一

疏於練習,引致幾個本地賽事也棄跑了,感覺到個爐熄了團火
#自我安慰的不安因素二

而在賽程表中,2月的香港渣打馬拉松(全馬)是今年第一隻全馬賽事


賽前一星期還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參加
最後憑家榮一句話而決定參加:

不做時間的話 你能否「完賽」?

相信有很多跑友,在參加多次馬拉松賽事之後,往往想在賽事中,突破以往成績(至少不遜於之前成績)

完賽兩字,好像只活在各人賽前口中的交際應酬對話;

你今次打算做什麼時間?
沒有呀 我志在完賽而已

或賽後的理由;

你今次時間沒有很好喔?
對 我今天狀態不是很好 完賽就好了
之後就一堆取暖文⋯

決定參加,就計算一下要完成賽事的基本配速了
六小時限時完成,不計每段關門時間,每公里配速是8:32

如果以每公里配速為6:30,完賽時間為4:35:00
這個配速是把休息 步行也計算在內

所以我決定先把完賽時間定為4小時至4小時30分鐘 ,這樣壓力就會減低一點

在跑團的群組內,有18人與我同一時間起跑,我們慣了先按配速分小組跑

最後找了Kit、德哥、洛奇、權權組成一個小隊,預計以530配速完成首30公里
(其實⋯到現在還會有人相信這些賽前的預定配速嗎?)

缺乏練習及賽事的情況下,我連賽前準備都不夠,在全馬賽事,我忘了帶賽事中的補給品
#自我安慰的不安因素三

還一直以為開跑時間是6:45,一直沒有上線
#自我安慰的不安因素四

面對著香港渣馬全馬這樣一個賽事,在零練習零準備的情況下參賽,仿如青銅聖鬥士面對著黄金聖鬥士,卻主動脫去聖衣⋯

這次要開發第八感

開跑了
由於遲上線加上馬拉松1組關係,頭4公里需要不停閃避人流,直至5公里左右才能夠按原定配速跑

這時,原先的小組就只剩下我一個了⋯⋯

好不容易趕上了毛毛,打算跟他一起跑,可惜被婉拒了,只好繼續獨自上路

跑到第8公里終於遇上了洛奇,就這樣兩人用差不多配速互相帶跑

跑至18公里,突然間有種提不起勁,不願繼續跑下去,我第一個感覺是:這麼快就撞牆了!

究竟是真撞牆?還是練習不足引致身體機能退化而作出投訴?

幸好身旁還有洛奇作為我這次賽事的第一塊浮木,去到25公里,洛奇的開始加速,便示意他先走。

這時我雙腿的四頭肌已經不停地跳動,梨狀肌早已在22公里時出現痛楚,兩條小腿崩緊,每踏一步腳底也是痛

轉換跑姿也減輕不了,繼而採用跑走方式舒緩一下,每當去到補給就拉拉筋伸展,之後再找一個相同配速的上路

去到與半馬的交滙位,對面線傳來花花,Ayo,紙巾,蘇兒的打氣聲,令到精神稍為好一點

到了各人囗中的大boss—西隧,我正在行上出口處時有人拍拍我,原來是腸胃炎腹瀉了兩日的國華,他亦是由於身體不適而在22公里開始掉速⋯

一個水兵一個海軍的情況下,我打算跟他一起完成,但國華表示腿已軟,反而叫我先走⋯

尚有4公里左右,看見精神飽滿的Leo跑過,互相慰問下他繼續向前,我繼續半跑半行情況下作賽

最後3公里,正在步行時有一隻小手從後率著我,並叫喊:我地一起跑

原來是花花及Ayo已經追上來了,在他們的熱情帶領之下我只好繼續作戰⋯

尚餘兩公里(手錶距離),但大會距離卻是39公里⋯看看手錶時間是3小時40分,如以半跑半行的策略,只需要每公里6分速就可以sub4

但既然已經達到賽前目標,如果只是為了時間上那弱不禁風的虛榮感而受傷,我反而覺得對不起自己

所以
我決定不再看時間,交由身體決定最後的路程

在沒有呼天搶地感人熱血情節之下完賽了

時間4:01:17

賽道上沒有誰欠了誰
有練就有,無練就無

每次在全馬賽事中,我也思考著一個問題,一大群人用雙腳由A點跑到B點,各人也流露著痛苦的表情,但卻對此鍥而不捨,到底是痛苦征服了我們,還是我們都希望在痛苦中找到安慰

原文載於722的跑步異想世界Facebook專頁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210分鐘的約定
天黑別回頭
[email protected]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