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最能代表道地美國的城市並不是紐約或洛杉磯而是波士頓。

Ben Affleck 在2013年頒 Jimmy V 毅力獎予 Team Hoyt 時致詞說:「我們常被問到你來自哪裡而我可以十分驕傲地答你我來自波士頓。」

正如波士頓馬拉松永遠是馬拉松的 holy grail。

一兜Pair L He Lee!

圖片來源

這是黃子華眾多棟篤笑名句之一。

父子檔泊著上跑馬拉松的 Team Hoyt 父親 Dick Hoyt 於3月17日逝世,享年80歲。Team Hoyt 一定是波士頓馬拉松的最具代表性人物之一。

40年過去了,這對父子一起完成了1000多場馬拉松、兩項鐵人和三項鐵人賽,其中包括6次距離226公里的 Ironman。除此之外,父子倆還在1992年踏單車、跑步穿越了美國全境,用了45天的時間完成了6000多公里的距離。

1977年,Rick Hoyt 15歲時,他的一位中學的同學因意外而癱瘓了,學校為那位學生舉行5英哩慈善跑籌款。Rick 跟父親說希望參加這個5英哩賽,從來沒有運動習慣的 Dick Hoyt 答應了兒子。比賽當日 Dick Hoyt 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兒子站在起跑線是時,其他運動員跟他倆說「一兜 Pair L He Lee!」(You don’t belong here)。父子兩人沒有理會並禮貌回應 we’re here,之後倒數第二完走。

回家後的三天 Dick Hoyt 都疴血尿,雙腳更痛足兩星期,他仍能打趣說:「好似跛個個係我」。然而 Rick 用電腦發聲程式跟父親說:「當我們一起跑時,我感到我是一個健全的人。」這句話深深地震撼了爸爸 Dick! 他決心要把那種感覺盡可能帶給兒子,預備好參加1979年的波士頓馬拉松。

就是這一句話改變了 Dick 的人生,成就了歷史。

43歲要跑出20歲的BQ時間

圖片來源

Team Hoyt 的故事大家一定耳熟能詳,不如講下他們 BQ 的故事。1979年,「不接受報名」便是主辦單位給 Dick 的回覆話,原因是 Hoyt 父子既不是單獨跑手,又不是輪椅參賽者。在1980年,Dick 和 Rick 打算再參加波士頓馬拉松,但是主辦單位仍以條件不符為理由不接受他們的報名,唯讓他們在參賽者後面跟著一起跑,就這樣每年參加比賽,也引起愈來愈多的媒體注意。

直到1983年主辦單位終於官腔式讓步,告訴他們參賽的資格是要跑出那個年紀 BQ 完成時間。然而他們2小時57分的成績雖然可以取得43歲 Dick 的參賽權,但必須少於2小時50分才算通過21歲 Rick 的標準。

其實這個時間對於43歲的人而言都已經很吃力了,更何況還推著一個59公斤的重量在跑步。可是他們沒有向主辦單位屈服,回到家後馬上在隔年日曆上的比賽日期寫上 ”Officially!” 的目標,經過一整年的努力練習,他們用2小時45分取得1984年的正式參賽資格。

Team Hoyt 的 PB 是在1992年的 Marine Corps 馬拉松創造的,時間是2小時40分47秒。只慢世界紀錄35分鐘,而這紀錄是由一個沒有推着輪椅的人所創的。

有愛,沒有不可能。

Rick 是驅使我不斷堅持和奮戰下去的動力

圖片來源

不要以為 Rick 只是坐享其成,在椅子上由父親推著,一起分享完成比賽的榮耀。其實他在每次參加比賽之前,都必須嚴格控制自己的飲食,包括戒除最愛的蛋糕和可樂,設法減輕體重。

而或許在跑道上可以有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推著他,但是在求學的道路上,他必須要獨力完成,因為不可能一輩子都依賴父母,他遲早必須找到方法自力更生。高中畢業後他執意申請進入離家遙遠的 Boston 大學特殊教育學系,為的就是訓練自我獨立和取得對生活的所有掌控權。

雖然有聘請個人生活看護來打理生活起居,但他必須做好最有效率的日程安排,包括上課、購物、食飯和返學等事項。而且別人1個小時可以完成的功課,他必須花上6個小時,也就是他一個學期頂多只能修兩個科目。

這場只有他自己參加的比賽總共花了9個年頭,在他31歲那年成為全美少數幾位無法說話的大學畢業生之一。校方在畢業典禮時,對他的同班同學說:「你們往後可以很驕傲地說自己和 Rick Hoyt 一起從這裡畢業。」

在 Dick 身上,我們看到了最令人動容的父愛。他不重,他是我的兒子 (He is not heavy, he is my son) 。Team Hoyt 是值得每一位父母這一輩子讀一次的故事。

圖片來源

Team Hoyt 出版的第一本書《It’s only a mountain》。關於書名 《It’s only a mountain》的由來,有一次 Dick 和全家人要去爬 Managnock 山峰時,大家都很苦惱緊坐輪椅的 Rick 要怎樣上山, Dick 二話不說就像消防員一樣揹起 Rick,霸氣地說:「Don’t worry,I’ll take care of it. It’s only a mountain」然後就把 Rick 揹上山了。Team Hoyt 也是用這種精神一起征服在生命旅程中一座又一座檔在眼前的山峰。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最近分別有兩位跑友智叔廖啟智和金毛鴻因為癌症離去,兩位都是我十分欣賞的跑者。跟其他人不同,我對智叔最深印象並不是他的精湛演技而是他作為主持。

1996年適逢奧運一百周年,也是香港回歸前最後一次參賽。1996年7月29日,是香港人不會忘記的日子。「風之后」李麗珊在美國亞特蘭大奧運會上為港實現「零的突破」,為香港摘下自1952年首次參戰奧運以來的首面金牌,轟動全城。

當時無線可能認為香港運動員係垃圾,竟然沒有派人第一時間採訪在第8場奪得第一名的李麗珊。因為蝕了章給亞視的顧紀筠,所以派城市追撃傾全力直播李麗珊從落機抵港一刻到當時她居住的長洲舉行萬人祝捷會,歷時四五小時。智叔全程 High 爆,同背景聲浪鬥大聲聲嘶力竭劈盡喉嚨嗌咪作現場報導。智叔那份激動,開心過「珊潺」的主持表現一點都沒有 over the top 的感覺。

我與金毛鴻有過數面之緣,分別在樓下的茶記和孖橋上,其餘都是在社交媒體上的交流。金毛鴻給我最深刻印象是他有其他精英跑手少有的搞笑性格。對我這種跑步低端人口總是表現親切,不會因為你跑得個5分披而鄙視你。從眾多跑友的悼念帖見到金毛兄觸動了不少跑者的心,touched so many people heart。

圖片來源

詩人馬雅‧安哲羅說:「我學到人們將忘記你曾經說過什麼或做過什麼,但人們永遠不會忘記你帶給他們的感受。」

I’ve learned that people will forget what you said, people will forget what you did, but people will never forget how you made them feel.

– Maya Angelou,Poet

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為何曾共我一起的像時日總未逗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