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英國著名作家 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曾說:「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學。」大約是說,無論是幾微不足道的舉動,只要日日堅持,從中總會產生出一些感悟、類似觀念的東西來。

這世界上能跟這句話互相呼應的就是跑步。

跑步的真正意義在於堅持,而堅持走下去很難。

最近重新翻閱很多舊書,其中一本是世界著名超馬運動員 Charlie Engle 的《Running Man》。這本書是一個勵志人生故事,是關於 Charlie Engle 從跑步中得到救贖的故事。

走歪了,跑回來

圖片來源

三歲時父母離異,造就了藉口去自暴自棄。

四年級的一天,他為了躲避雷雨而拼命奔跑,那種自由和快樂的感覺,讓他終身難忘。

12歲那年,他追逐一輛行駛中的火車,在車卡跳上跳落,成功感讓他興奮得大叫。

後來他搬去和父親生活,參加了足球隊,並打了數次比賽。

輕狂歲月,行錯的一小步,就令人生走上岔道。

高中畢業前夕,他因飲酒而缺席了幾次重要比賽,接下來他選擇了逃避,同時也失去了大學的獎學金。

他讓自己沉下去,越陷越深,不光酗酒還吸毒,極致的快感和刺激讓他迷失了自己,最終還毀掉了學業。

這一次沉淪,就是十年。Engle 是戒酒會,戒毒所常客。一次又一次的懺悔和承諾自己改變,然而,那信念終究仍是太弱。

直到一次 AA 互助小組上,一個陌生男人的話影響了他的未來:「要找到一件重要的事情,珍貴而有力量,為了不失去它,你會做任何事,能幫助你克服內心的欲望。」

圖片來源

Engle 想起跑步,他決定重拾跑步。但這並不代表開始了便一帆風順,就在他人生中的第一個正式馬拉松比賽前一晚,他還喝得酩酊大醉。Engle 的首馬成績不到三個半小時。這讓他再次思考自己與跑步的關係「我可以跑得有幾快?」

Engle 參加更多馬拉松比賽。他在一個半月裡跑了三個馬拉松。他感到非常興奮和滿足。同時,事業也進入一個新階段。但他依然無法徹底和告別壞習慣。Engle 決心讓跑步填滿自己的生活。他開始一場接一場地跑步,每一次都竭盡全力。而且他每天都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無法讓他休息。他的目標是 BQ,拿到波士頓馬拉松的入場券。

他跑了一場又一場馬拉松。後來,當他在澳洲布里斯本工作時睇錯52KM為5KM比賽,誤打誤撞下,跑完了一場52公里的超級馬拉松,這場意外的驚喜讓他開始思考自己的能耐有多少。有時,人生需要一場瘋狂,來告別不堪的過往。

Engle 開始跑超級越野賽。他參加各種專業訓練,並第一次參加 Leadville。在厄瓜多爾,Engle 從海拔4000米的安第斯山脈出發,穿過叢林、越過草地、爬上雪山、劃過水面,完成約600公里的賽程。

圖片來源

接著,Engle 又參加了145公里的紐西蘭南島越野賽,穿越西藏和尼泊爾的越野賽,三次 Eco-Challenge 挑戰賽等世界級超級越野賽。每次比賽都充滿了未知和驚險,但 Engle 每次都完成了比賽。

在亞馬遜叢林中,在喜馬拉雅山腳下,在浩瀚沙漠裡。在所有環境最嚴酷、人煙最稀少、甚至都沒有路的地方。在那裡,Engle 用肉體的痛苦,來淨化心靈。

在他而言,一個個獎項固然是成績,生命更閃耀的地方卻在於,他終於發現了自己,接納了過去不完美的自己,終於可以用生命影響生命。

Engle 通過跑步對自己犯過的錯誤進行懺悔,也因此從中衍生出一種堅韌的力量。2003年開始,Engle 開始參加沙漠超級馬拉松。他跑過惡水超馬,中國戈壁超馬,智利阿塔卡瑪沙漠超馬,巴西亞馬遜叢林馬拉松。

圖片來源

在完成這些比賽的同時,Engle 也遇到了同樣熱衷於挑戰自己的 Ray Zahab 和 Kevin Lin。

2007年,Matt Damon 為他攝製了紀錄片《Running the Sahara》,影片講述了 Charlie Engle,Ray Zahab 和 Kevin Lim 三個人一條命111天穿越撒哈拉沙漠的故事,並成為首次跑步穿越撒哈拉沙漠的人。

在書中,Engle 也詳細地記下了整個過程。

長時間跑步帶來難以抵受的疼痛,這個不用多說。從一開始各種痛楚就如影隨形,但更多困難來自跑步之外,很多人無法忍受如此惡劣和漫長的過程。拍攝隊伍藉故要提前離開,隊友也差點中途退出。再加上沿途各個國家的出入境手續,有些國家還處在戰亂之中等等。這些都讓 Engle 在身體的傷痛之外,更增加了完成任務的難度。

Engle 和他的同伴 Ray Zahab 和 Kevin Lin 在穿越撒哈拉的前幾天都擔心,每天要跑兩個馬拉松賽實在太痛苦,身體怎能應付得來。

每次開始都是痛苦的。就像 Engle 在途中寫到:「我們的身體習慣維持現狀。每一次踏出舒適區,都是滿痛苦的。但如果克服了這種痛苦,那麼,你將成為自己的主人。並且從此戰無不勝。」

最終,查理還是完成了這次肉體和精神上最艱巨的挑戰。他說:「感覺跑步很痛苦,那是因為跑得還不夠多,不夠遠。」

圖片來源

後來莫名其妙地《Running the Sahara》令 Engle 惹上牢獄之災。Engle 穿越撒哈拉的事情震驚了美國,卻讓他官司上身。因為次貸危機,曾經是慣用的房貸方法,現在被認定為非法。Engle 被判入獄21個月。

在監獄裡,跑步是 Engle 唯一的樂趣。他還想參加惡水超級馬拉松,他積極恢復訓練,設計適合在監獄裡進行的訓練計畫。

後來他知道自己會錯過當年比賽,他就在監獄裡,穿著一雙別人丟棄的運動鞋,繞著監獄的碎石路,用兩天時間跑了540個圈完成了。

有人問 Engle 為什麼要跑步。他說:「極限跑步能讓我興奮無比。」Engle 一次又一次挑戰自己體能極限,也一次又一次認識自己,並從中得到快樂。這種快樂,是酗酒和毒品無法帶來的。

在不斷的奔跑中,查理在肉體疼痛的折磨中,獲得清醒的大腦和心靈,同時也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圖片來源

Charlie Engle 用自己的雙腳跑出了自己生命的意義。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一樣,都需要在生活中找到那樣東西,那就是生活的意義。Engle 跑出了不一樣的人生寬度。

書中結尾的一段話很值得分享:

我依然相信生命的一切在於適應。我們所處的環境無法定義我們。事實上我們的成果取決於我們的反應、處理和調整,現在我有了一個新的禱文,它很簡單,卻又極具力量。

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痛苦,沒有人的痛苦比我們的多或少。

在有些人的眼裡,他們已經準備好挑戰人生過去與未來的痛苦。

要做到很簡單,只要當面對難以逾越的困難時,放鬆呼吸,每次呼氣時都重複三個字,每次一個字。No Big Deal (無事的)。

圖片來源

人生猶如長跑,每一次的突破都是自己人生的中的挑戰,每一次挫折都是在鍛煉自己的意志。

當我們發現生活中的每一個挫折,都比跑步要困難時,跑步就變成一點甜,給我們堅持的信念。

堅持,就會去到彼岸。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