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女不怕死 又何懼你_01烈女不怕死,所以我從不怕死;
我不怕死,但我卻怕痛,怕受傷。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跑 2015 ——
是我人生中的首個半馬賽。
帶傷上陣,幸而我可無痛完賽,
甚至可以做到目標時間 2 小時 20 分鐘,
雖不是特別討好的成績,
但對一個傷者來說,
這一切都已是非常值得感恩的事。

由 10 月初受傷,休息了大半個月,
直到 11 月有比賽才小試牛刀式的慢慢復跑,
一個又一個的比賽過去,里數漸漸回升。

我以為我復原了,
我以為我可以安心迎戰我的首半馬。

誰知,比賽前五天豬腿才突然的跟我開玩笑!


本打算那天練習 16 公里的路,
然後有足夠休息,數天後就可以順利比賽。
怎料那天我只跑了 8 公里的路就舊患復發,
膝蓋突然又痛起來…
别跟我說跑 16 公里,
那天我慢慢地行到 10 公里後,
結果要坐巴士回家。

那刻已經欲哭無淚,因為距離比賽只有五天,
但月中練習時明明跑 13 公里還「好地地」,
那刻突然的刺痛是不是告訴我比賽要「放飛機」!?烈女不怕死 又何懼你_02第二天馬上就去做物理治療,
但治療師檢查過後說問題不大,
只要我「小心睇路」,比賽仍是可以進行的。
(喂點呀大佬,痛架喎!都跑得!?)

比賽前三天一直心緒不寧,
我一直在掙扎到底比賽與否,
又或者我應該轉跑 10 公里以減低受傷機會。

但有別於一般的比賽,除了運動,
這亦是籌款的慈善活動,所以我掙扎更大。
因為除了是跟自己交代,
我也要需要向我的「贊助商」交代吧,
贊助了妳比賽但不能完賽甚至缺席,成何體統!?烈女不怕死 又何懼你_03然後我決定保護雙腿,
打算跑較短的 10 公里賽事,
當作是體育精神及對人對己的交代。

天知道我會因為跑步而認識了一班怪物,
一班從瘋人院裡偷走跑出來的怪物!

半馬拉松 06:10 起跑,
我們 05:15 已分別到達會場,
由於我打算轉跑 06:55 才起步的 10 公里,
所以一直未有熱身和拉筋。
但這班怪物卻一直在旁刺激我,
不斷叫我繼續跟他們一起走半馬的路…

靠!那刻彷彿十七歲初戀時,
心如鹿撞般不知所措,極度掙扎!烈女不怕死 又何懼你_04妳跑啦,今日比賽條路好好跑架…
妳唔試過妳永遠唔知自己可以去到幾遠,
跑左先啦,最多有咩唔對路咪跑慢 d 囉,
真係再唔得先停啦。

我不知道這聲音是魔鬼還是天使,
然後那比我傷得更嚴重的超人隊友亦同時放毒:
跑啦,慢慢跑啦,最多慢 d 架啫我都照跑半馬呀…

結果我被這群怪物給說服了,
起跑前 30 分鐘我才決定繼續出戰我首個半馬賽。
天啊,但太突然了,
我還沒有熱過身沒有拉筋就一群人地上線了!
(危險動作請小朋友不要模仿)

就這樣,我終於踏上了半馬的路…
在腦海裡飄過的,是車婉婉一首很舊的歌:

推翻一切 拖垮一世都不必剎掣
臨崖不要勒馬 不要害怕 只要更着迷

的確,既然已經決定了跑,
就衝出去,因為不要害怕只要更着迷,
應該去享受這個報名費昂貴的慈善賽。

但我說過,烈女不怕死可我是怕傷的,
說實在的是,每跑一步我都有很大的心理壓力,
很怕膝蓋會突然又痛,特別是第 8 公里的時候…

直至終點在即,
看到距離牌上寫著「最後 1 公里」和「最後 500 米」時,
心裡異常激動,很想快點就直奔衝過去,
然後激動得幾乎想哭出來。

罪加一等 卻越想走得更近
步步驚心 卻說不出快感

那刻,對車婉婉那首舊作彷彿又有新領悟…

雖然激動,但我對自己說,衝線不該哭,
因為衝線應該是要笑著衝的,
更何況每一個距離牌上的受助兒童,
都是對著我在笑,為何我要哭呢!烈女不怕死 又何懼你_05終於,我跑過終點了,
終於,我可以無痛完成首個半馬比賽了,
終於,步步驚心過後,
我真的得到說不出的快感了。烈女不怕死 又何懼你_06感謝你們,
要是沒有這班怪物,
我可能早已經放棄了這場比賽。

感謝你們,因為你們的支持與鼓勵,
才令我有勇氣跑下去,
減少了我人生中其中一個遺憾。烈女不怕死 又何懼你_07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沒有 不可能
烈敏@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
烈敏
運動偽文青 —— 熱愛自由,最愛遊走於天空與海洋之間。作為一位連呼吸都會肥的女子,某天發覺肥得不能再接受,終於「的起心肝」離開家中高床軟枕,走到街上用雙腿跑出去。結果不知不覺地由香港大學一直北上跑到祖國去…. 世界,有時原來可以很大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