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登陸大叔 2022再跑UTMB TDS
1100米大攀升

話說大叔2018年完成過123公里TDS,UTMB 賽會於2019年加長TDS距離到147公里,就心思思想報賽。Covid-19 擾攘接近3年,大叔終於有機會參與實體大賽,跑新版 TDS。兩年多以來,除幾次本地虛擬賽之外,是零實體賽,為針對短距離的大攀升要求,今年五月開始集中練甲龍古道來回,減龍嶺來回,紅梅谷古道來回,務求操起狀態,炎夏練習動力係全家一齊去沙木尼為大叔打氣。

UTMB 賽會過往對每位跑手的指定裝備都抽驗3至4款,今年改為抽人,被抽中者的全部裝備都要驗。TDS 起步時間由去年的下午三點,改為今年的零時起步,頗大可能因為2021年出現 UTMB 賽會辦賽以來第一次出人命意外,一位捷克跑手在夜間於約56公里位置往 Passeur de Pralognan 墮坡,今年改零時起步可以令無論是高手與普通跑手都會在日間經過該較危險位置。

今年賽事的起步及 CP 飲食等安排,半點 COVID-19 的影子都無,一切如2019及以前,沙木尼的街上只見到極少數的亞洲人士戴口罩。因為預計日間達30度而日出前只有幾度的大溫差,大叔臨時改穿可以由長變短的行山褲,賽後證明決定正確。零時起步時14,15度,短褲起跑,到晨光前的4,5度時間就加拉鏈變長褲,日出後又變回短褲。

上山人龍

TDS 零時起步的確欠氣氛,不過可觀性是長而曲折的上山人龍燈光,2018舊版 TDS 與加長版的首75公里路線完成相同,大叔因為有2018年經驗,知道第一水站 Col Checrouit 後塞人嚴重,所以搏老命爭取較前位置,以趕得及抵達第一限時點 Lac Combal,結果是差8分鐘就會被剪,真險。

按圖放大

到第四 CP Bourg St-Maurice 之前的50公里路皆在涼快環境進行,然後是正午12點後,氣溫接近30度的攞命大攀升,5.6公里上升1155米往 Fort de la Platte,真正感受大了4歲的力不從心,加上高氣溫令體力消耗更快,只好心自安慰,香港人係可以應付這種熱度的,一於頂硬上。

到頂後走約1小時,終於來到上文提到的險位: 對大叔這種畏高人士真係覺險,水平下降200米左右的崖位,一面全外露,無草無樹,頭50米下降多數係不規則的6至9寸灰黑色石頭,不鬆的,有些下降位約小腿高度,必須坐著落,幾乎沒有讓路位,這50米全部新加鎖鏈,大叔全段緊握鎖鏈,不敢外望。崖下目測這首50米的斜度接近80度。

半夜2時來到第七 CP Beaufort,大叔食過寄存包內的杯麵,就向新加的路段進發,這廿多公里新加至第十 CP Les Contamines 的路段,印象較深為牧場的牛糞路及牛鈴聲不斷,TDS 與 UTMB 在路線風景的最大分別就是沒有白朗峰的雪景,俯瞰山谷小鎮景同樣很多,牧場牛牛景色則 TDS 更多。

最後由 Les Contamines 到 Col de Tricot 的7.2公里上升1124米,在第二日下午1點後開始,溫度比第一日稍低,之字路上完這大山就大機會完賽,大叔屬於包尾隊伍,前面人龍疏疏落落,各自努力。大叔亦是玩賽以來第一次蝦碌,問人求食物: 早上聞芝士味出現反胃後,改食餅乾,結果上山半途便覺低糖,身上的後備能量棒早在上山前全消耗掉,於是向一位西班牙跑手求得一片朱古力餅,亦從一個法國行山客得到一條能量棒,才得以爬過最後大山,現在回想,太早食後備糧,但面皮厚就是辦法。Col de Tricot 後的9公里路下降1230米,落到腳軟,尾段 Les Houches 的8公里到沙木尼,是無難度的沙石大路及市鎮大街,大叔的家人及兩位跑友早已在終點前守候,一同跑向拱門,實在興奮,大叔的登陸第一賽就在44小時限時前數十分鐘完成。

2022年 UTMB 各個項目賽事完成比率

  • UTMB 68.1%
  • TDS 60.4%
  • CCC 81.7%
  • OCC 88.3%

可能因為回香港要隔離,所以今年的港人跑手只及Covid前的1/3。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