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全馬、毅行者及香港100是我的人生目標,我想證明: 視聽障人士只要得到機會和支持通過訓練,一樣有能力達成目標。」

四年前由於視力急速衰退,我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一段婚姻,我以為人生就此可以劃上句號。就在我最絕望的那天,因為家中一對跑鞋,不但讓我重拾跑步的興趣,更尋回活著的快樂。

雙重打擊 憑跑步尋回人生

我天生弱聽,聽力日漸退減,令我口齒不清,加上遺傳病視網膜色素病變及白內障令我的視力比常人差。不過,我成長於一個充滿愛的家庭,由小至大的生活跟大家沒兩樣。中學畢業後在一間零售集團做品質控制,拍拖 、結婚。但原來一切也非必然,我發覺工作進度變慢了,視力漸變模糊。眼科專科醫生診斷我的視力不能再勝任品質控制的工作要求,公司亦沒有其他工作崗位適合我轉調,頃刻之間我失業了。

盲聾可以是天生,也可以是後天因病或意外而突然失去視力聽力,而我兩者都經歷了。失去本來還可以仗賴的視力,右眼近乎完全失明,左眼剩下3成視力,兼嚴重弱聽。我變得非常負面,對最親的人態度亦變得非常惡劣,許多的磨擦令我的婚姻亦告觸礁。

如此雙重打擊,我問自己,究竟生命還要去到幾壞我才會醒覺? 我猛然想起盲人輔導會有位社工問我,做什麼事能令自己快樂? 我依稀看到家裡角落的一對跑鞋,那一天我決定跑出去,離開令自己不快樂的地方。我就如此濛查查,也沒有人作伴或領跑,由屯門沿著單車徑跑去元朗,一跑就跑了3小時! 全程雖然只是緩步跑,不時要避開單車,更多時間會撞上不知明的東西,但我找到了屬於我自己的快樂——我竟然做到了! 完成連自己也覺得不可能的事情,那份滿足感令我久久也不能平伏。

標桿人生

透過盲人輔導會的穿針引線,我開始接觸與領跑員一起參與的跑步訓練活動。首次被人牽著跑步,既惶恐又無方向感,但慢慢適應後發現有領跑員帶著自己就不會感覺孤軍作戰,領跑員亦成為pacer,鼓勵我去保持整體速度,我越來越放心由別人帶著自己跑步,感覺非常滿足。兩個月後我加入了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的猛龍長跑隊 (取其諧音「盲」、「聾」) 的訓練,每星期在斧山道運動場集訓。最初只為減壓和保持身體健康,但正式接受訓練後,體能增強了,思維亦比以前積極得多,原來我可以為自己訂立更高的目標,去鍛練自己的意志。

我是名符其實的「猛龍」,加入猛龍隊5個月後,我有機會到澳洲黃金海岸參加馬拉松比賽,當時甚至有朋友為我籌款買防水耳機,讓我跑得汗流滿臉之時仍可以聽到領跑員的指示,雖然沒有太多的心理準備,我決定挑戰人生的第一場全馬賽事。

到埗澳洲後,感受當地的空氣及景色都令我為之興奮,但怎料在賽前一天去觀光時不小心踏空,撞傷了膝蓋。膝頭紅腫起來,忍忍作痛,走路也要靠別人參扶,翌日還要跑42.195公里全馬,怎麼辦? 當時非常自責,甚至哭了出來……。身邊的人都安慰我「不要勉強」。我整天整晚用冰敷傷患,期望奇蹟出現。

比賽日的早上起來,膝蓋的痛未見減退。思前想後,我要為自己的大意負責,決定忍痛出賽,心想「跑得幾多得幾多」。跑到30公里後,雙腳都像不再屬於自己的,小腿大腿都繃緊起來,又攰又痛,完全靠意志和隊友的鼓勵捱下去。雖然每跑出一步,腳掌每觸碰地面的一刻,膝頭都感受無比痛楚,但幸得身邊隊友不斷鼓勵:「還有多少少就到終點」,又不斷提醒我路面情況,這些都成為我忍痛跑下去的動力。

臨近終點的兩公里,耳邊傳來夾道觀眾的喝采聲。那是我從未在跑步時聽到過的聲音,這喝采聲令我神精振奮,不知何來的力量,我要加速直衝終點!

踏過終點線,我竟然以5小時51分超額完成了首馬,我按不住眼淚如泉湧。「又盲又聾」不代表沒有能力,我做到了!這份快樂及滿足感完全沒有其他東西可比擬。

視聽障人士也做得到!

回港後,我把這黃金海岸馬拉松的完賽獎牌送贈給「視聽障人士資源中心」,朋友都有點愕然,怎麼我要把好不容易拿到的完賽牌送出來,不好好收藏。

我明白視聽障人士遇到的困難,比視障人士和聽障人士都要多,我想讓其他視聽障人士實在地觸摸得到這獎牌,知道有我這位同路人完成了馬拉松賽事,從而得到鼓勵和啟發: 視聽障人士不是「無用」,而是有能力的。

這個經驗為我打了一枝非常大的強心針,經過連月訓練在同年我完成了樂施毅行者100公里。去年我第二次參加毅行者, 並且決定再下一城挑戰100公里越野跑(HK100)。

HK100在體能及速度上的要求都非常大。就在比賽前兩天我曾經發燒,比賽當日並非最佳狀態。

HK100頭半段的路段非常崎嶇,每一個檢查點的時間都好緊湊,事前需要定好最佳策略,包括由不同領跑員負責不同路段。帶病參賽令我常有放棄的念頭,前段路程的體能消耗比較大,因而到達每個檢查點後都想停留長一點時間,以爭取休息。記得第4個檢查點後的路程非常難捱,相當艱苦,肌肉異常地酸痛,一邊跑一邊懷疑自己能否完成整個賽事。我突然想起之前在澳洲忍痛下都能完成全馬,再加上教練及隊友的鼓勵,這些都成為自己的推動力可以完成賽事到達終點。衝線一刻知道自己成為首位盲聾人士完成HK100,心情非常激動,竟然可以成功達到原以為不可能的目標。

「方婉婷毅行基金」

有人將人生比喻作馬拉松,這說法未免令人感覺太孤獨。我能夠完成全馬和三次的100公里越野, 還有大大小小的路跑和越野跑賽事,除了靠個人的毅力、堅持。背後還有領跑員、隊友、教練和家人的支持。

在猛龍長跑隊裡面,團隊合作從來都是我們的核心價值,能夠順利完成每一場賽事,都必需有領跑員的細心帶領,每次想放棄的時候,全賴教練、隊友的鼓勵。想起最近意外墮崖離世的方婉婷 (Pat),她是我認識的領跑員中非常細心的一個。對我們視障、聽障人士來說,領跑員不單止是牽著一條繩跑,還他們有格外的觀察力及同理心,為我們提供配速、路況提示、整個跑步節奏及呼吸的配合,讓我們有安全感繼續賽事。Pat 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她所發起專為視障、聽障人士而設的行山活動,行山路徑比路跑崎嶇不平,Pat 領行的時候不時會在大石或坑道前拍拍我的大腿,提醒我要提高腳或大步走以免絆倒,她對我們視障人士的理解超越很多健全人士,令我非常驚訝。最感動是她為了能夠與聽障人士溝通而特意去學習手語。為了承繼 Pat 的理念,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正計劃成立「方婉婷毅行基金」,繼續鼓勵殘疾人士參加越野活動,希望可以用行動悼念這位戰友。

回想在人生的最低谷時,每每要自己認清問題所在,開放自己,讓別人幫忙才能突破障礙。跑馬拉松給我最大的快樂是有一班隊友一同向著目標衝刺,只要積極面對逆境,永遠可以重新起步。

我們之所以能夠繼續參加不同賽事,繼續突破自我限制,全賴有各方的捐款支持,我和猛龍一眾成員都期待,在跑道上有你的鼓勵和支持。

猛龍捐血隊一行24人於3月底出動捐血,實踐「平等貢獻,傷健共融」的理念。我們還邀請到 #截肢者協會主席翟文鳳女士一同參與。殘障不阻我們參與各範疇的活動和付出。

「妙思猛龍慈善跑」為香港傷健共融網絡一年一度的盛事,設有半馬、10公里和3公里賽項; 鼓勵傷健人士一起參與,報名費及捐款將用作支持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推動共融和支援殘障人士的工作。

立即報名
比賽網站

Fearless Dragon Charity Run Facebook專頁

廣告
Fitz
我哋坐唔定、無時停,唔做運動唔舒服! 只要係有用知識、重要資訊,以至好玩話題,Fitz都會全力搜羅,同時鼓勵「郁民」齊齊參與,打造一個開放嘅運動生活資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