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二日,涉谷氣温5度。

起床後打開電視,拿着遙控亂按一通,無意間轉到日本電視台, 驟眼看應該是直播某個長跑比賽,賽道兩旁塞滿打氣的人,但好像參賽者不多。

直到我仔细看到跑手的戰衣,與打氣者的旗幟時……

大!發! 現!

電視原來正直播箱根駅伝 ! 而且是剛開始不久,只跑到第三區。

簡單介紹, 箱根駅伝 (全名:東京箱根間往復大学駅伝競走) 是歴史悠久的大學長跑接力賽。 每年經預賽加上前界的種籽制,選出二十間大學,每間派十名代表,分十個區間進行接力。 路線由東京讀賣新聞總部,一直到箱根蘆之湖折返回東京起點,全程217.9公里,即每名跑手大約跑半馬路程。 (想了解更多請上維基。)

聽起來只不過每人跑半馬的距離,但一看他們時間,每個區的跑手大約只用一小時上下完成一區(約20K), 很快!

然而讓我目不轉睛看着電視螢幕,久久未能動身開始一天行程的吸引力,是賽事的氣氛。

整個過程我未嘗見過賽道兩旁是沒有打氣者的空間,我們在說是100K從東京到箱根的賽道兩旁的距離,電視又會插播其他區站的情況,同樣滿滿的支持者。 我又看見很多跑手跑到區站傳接力的肩帶,與一個互信的表情給隊友後便筋疲力盡,面容抽搐直躺在賽道上。 然後數個工作人員用大毛巾緊緊把他包裹着抱起。 整件事情極盡熱血,包含個人努力與團隊精神的體現,包含母校的榮譽與整個社會的參與。

我在想,如果香港八間大學也來個駅伝,或許由赤柱跑到羅湖折返到起點,大約100K,怎樣?

但我們都明白,很難想像從赤柱到羅湖這個距離的路上兩旁,站滿為賽道上比賽的大學生打氣的支持者。 就算是渣馬都未能做到這種萬人空巷的情況。畢竟在文化上,跑步競賽在香港是個人意義遠高於社會意義。

因有事在身,我未能看畢全程。 晚上看新聞,今年青山學院大學完成三連霸, 全程用了5小時23分58秒。 回看歴史(又是看維基),青山學院在三連霸前未嘗一勝,近年傳統勁旅通常是驅澤大學,東洋大學與早稻田大學。



說起箱根駅伝,我記得日本女作家,三浦紫苑也寫過一本相關小說,叫《強風吹拂》,早年還拍成電影,當然是一貫以勵志為主軸的故事,遲些準備到誠品買來看看。

好看的話通知大家。

後話:

  1. 某幾間大學也有一些外籍跑手
  2. 本以為是 Asics 同 Mizuno 的天下,看見有數名跑手穿螢光黃加桃红Nike,好搶眼。
  3. 箱根駅伝 網站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箱根駅伝] 給跑者的東京跨年活動推薦
[跑步新手] 從「箱根驛傳」看日中跑步文化差異
一班跑L的故事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鹿堂
從事建築設計與男裝兩種不同行業。獨立樂團成員。咖啡,文字,古物。 在迎接不惑之年前,開始跑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