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如果你不知道細So是誰,你一定是剛從火星返來。

某年香港渣打馬拉松起步區,當時我同細So的距離只有0.01公分,57分鐘之後,我爬了他頭。

說到底,大家都是跑友,衷心希望他和太太一家人可以渡過難關。

我推薦給細So的書是 Suzy Favor Hamilton 的 Fast Girl,主要是三大理由:

一,怎樣絕地,不是翻身這麼簡單,而是華麗轉身。細So話哂都是娛樂圈 (香港是沒有樂壇的) 中紅人,以前未算係,依家一定係。細So 是 Google 搜尋第一位。娘啲個句現在連牛頭角順嫂都識得佢。即使暫時開唔到咪,音樂事業都不可以玩L完的。因為仍要賺錢供樓、交租、養家、送子女入讀國際學校、報直資。除非諗著以後在家鬥木為生啦。

學『達聞西』跑步洗底,乜唔係已經跑緊步嘅咩? 信教再搵神棍 x 牧師漂白,可能無以前咁 work,而且只箍到一班耶X,除非他打算做福音戰士。

二,在整個華麗轉身工程中,太太怎樣回應外界的閒言閒語是關鍵,不是「瘦文」個種悶出班鳩來,初中生水平的樣板文字。但前題是自己先要梳理好整件事,處理好情緒。不要給流言蜚語侵擾得到,特別是兩名『人質』,要保護家人不被傷害。

三,最重要是怎樣跟囝仔解釋整件事。你都不想他們從別人口中聽到一個加鹽加醋的版本。

誰是 Suzy Favor Hamilton?

圖片來源

Suzy Favor Hamilton 是美國著名中長跑田徑運動員,9次獲得美國全國冠軍並曾創造過1000米和室內800米的美國全國紀錄,還曾榮膺「全美十大女運動員」。而傑出的成績甚至令美國大學體育總會 (NCAA) 用她的名字命名最佳田徑女子選手的獎項。她曾先後三度代表美國隊出征過1992、1996以及2000年奧運會。

Suzy Favor Hamilton 還擔任過 Nike、Reebok 的代言人,當過泳衣模特兒。

圖片來源

在她的運動生涯中,有一件事情令全世界至今印象深刻 – 那就是在2000年奧運1500米決賽時,她在離終點70米處衝刺時眼見被2名選手追過,就突然故意跌倒,最後步行回終點被輪椅送出場外。其實她的田徑生涯都離不開情緒問題。當年她是十分有希望奪金,渴望將金牌獻給因為患精神病自殺過身的哥哥 Dan Favor,最終因壓力過大,在賽事上故意摔倒,與奧運金牌無緣。

之後,Suzy Favor Hamilton 就逐漸淡出了體壇。不久,她嫁給了大學時男友 Mark Hamilton,並和他在威斯康辛州開辦了一間地產公司,而退役後的她每年還以奧運名將身份到美國各地進行多達60場次勵志演講。

由跑步名將到應召女娘

圖片來源

2012年12月,就在 Suzy Favor Hamilton 準備出席迪士尼半馬名人起步禮時,給網路小報 The Smoking Gun 爆出她的另一個身份是拉斯維加斯伴遊。迪士尼立刻發聲明跟她割蓆,說大家並沒有簽署任何合約,她只是獲邀出席而已。

Suzy Favor Hamilton 化名為 Kelly Lundy,當上高級伴遊女郎,她下海後頗受歡迎,常乘私人飛機來回飛往拉斯維加斯、洛杉磯,提供每小時600美元的伴遊跟性服務。有時,一週內她只服務兩名客戶;有時,她則在一天之內與五個男人發生性行為。業績迅速竄升到公司裡的第三名。

Suzy Favor Hamilton 非常享受她的工作。透過性工作,她能夠滿足自己強烈的性慾;更者,當性服務成為對於擁有權勢與財富的男人的控制手段,她也發覺性工作能夠給予她無比的自信與權力。她已經泥足深陷,不能自拔。有時她更會整合勵志演講與賣淫行程,增加工作效率,因她不經意向客人透露真實身分,雙面生活才曝光。

圖片來源

私生活給暴露光後,她的丈夫與女兒也成為公眾騷擾的對象。她性工作者的身份奪走了她的尊嚴,她已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件垃圾,或可以被任意消費的八卦新聞。

小報以嘲諷式的手法,將她過去的運動事業與當下的賣淫工作比較,並且公佈她在伴遊女郎網站的照片,以及客戶對她提供的性服務的評語和爆料;另一方面,許多主流媒體也加入爭相扒糞。她作為人的價值,被隨意放在所謂道德的磅秤上衡量,而她卻連一點遮掩或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失去維護基本尊嚴的權利。

2005年女兒出生後,她患上情緒病並被誤診為產後憂鬱症,加上藥物使用不當,使她性慾高漲。Suzy Favor Hamilton 將投入性工作的成因,歸咎於自己長期被誤診成抑鬱症的躁鬱症,她解釋「強烈的性慾」是她的躁鬱症狀,類似於其他躁鬱症患者會出現酗酒、吸毒、賭博等行為。

當年 Suzy Favor Hamilton 情緒跌至谷底,曾經一度想過自殺,但在丈夫及醫生協助下,最終熬過去。經過多年,她馴服了困在她身體裡的惡魔,也重建平靜的生活。現時重過新生,並把自己如何從運動員變成應召女郎的經歷寫成書,剖白心路歷程,盼能鼓勵其他運動員承認自己的軟弱並勇敢面對。

圖片來源

書中有寫到丈夫 Mark Hamilton 早知她應召,惟她屢勸不改。但他沒有帶女兒 Kylie 離開,還對自己不離不棄。更難的是 Suzy Favor Hamilton 如何告訴當時只有七歲的囡女,究竟爹哋媽咪發生了什麼事。Suzy Favor Hamilton 用了一個七歲小朋友懂得和能夠「駕馭」到的溝通方法去解釋。

分離從來不易

圖片來源

在『暴大』研究院修讀碩士時,我接觸到很多像細So的個案,當中有許多是一般人難以理解的。曾經見過一個個案,受助人丈夫是一個廠佬,在內地擁有好幾間面積數十萬呎的廠房,正宗秒秒鐘幾十萬上落。他們有兩個可愛女兒,一家四口樂也融融。全家福照是可以用來賣廣告,曬命曬到你失明的幸福美滿家庭典範。

丈夫公務繁忙,每星期大部分時間都留在內地打理廠房。後來給發現原來是忙著包二、三、四奶。更糟糕是丈夫不幸染上梅毒並傳染了給她,因為延醫病情已去到晚期,影響了生育,最慘是她十分渴望能為老公繼後香燈。但她的老公一次又一次欺騙她,甚至捉姦在床。承諾改過但從沒兌現過,在希望與失望之間永劫輪迴,這令她瀕臨崩潰。即使是這樣,最終她還是原諒他,選擇留下來。

我感到大惑不解,因十個有十一個類似個案都是這樣。一家畀屎你食的餐廳,點解我們會一次又一次返去幫襯呢? 我於是求教師傅。

「你應該明架。」師傅
「我真係唔明。」
「其實,只有一個情況才會選擇離開。」師傅
「吓! 咩嘢情況?」
「就係你無錢囉。所以我話你應該明白嘅,窮L。」師傅

爛gag來的。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