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until it’s done” 走過終點拱門後,才醒覺跑完了。從禮服男手上接過了人生第一條 Tiffany 項鍊,我開始游盪在巨蛋中。此時,Whatsapp 的信息如紛雪飄來,原來跑友在群組一直追蹤我在賽道上的位置,互傳截圖,還一直在路上打氣。他們知道我三十五公里差點過不了,知道我四十公里咬緊牙關過了。走過終點後,也歡呼了起來。看到他們的應援,是感恩,也是無形的動力。

(補充: 40公里至終點一段,分段時間06:49:19(6:30:23)、一圈時間0:19:49、通過終點時間14:59:19 )

看回他們的對話,還有這六個多小時跑友即時追蹤位置的截圖畫面。突然,很想即時和朋友們分享終點看到的畫面,分享快樂。於是,我打開了手機社交網站嘗試直播,跟親友分享當下所見到的,聽到的。豈料,一開口,累積已久的熱血隨即化為熱淚……

(回民宿後,看回直播影片,再哭了一次,因為……直播沒有聲音啊…哭)

不是說好要笑著完跑嗎?衝過終點後,一不小心就決堤了,身體的疲憊、心靈的滿足與匱乏霎時走遍全身。頸椎的痛楚、左腳冒起的水泡、雙腿的無力感紛紛隨著淚水而來。


我停了下來,坐在快要關閉的場館內,不知去向。整個靈魂好像飄出賽道裡,難以前行。

啊! 我可能撞牆了。

關於撞牆,出發前體育館健身室的駐場教練提醒過,訓練不足的跑者很容易遇上撞牆。當身體肝醣耗盡,肌肉疲勞,沒有能量再跑下去,就是所謂的撞牆。從衝過終點的滿足,到熱血沉澱後的空虛,腳步由輕而重。身後的工作人員正慢慢的收拾物資,我慢慢的沿著場館外圍,尋找行李寄存處。

這繞著場館走的一圈,好像繞了地球一圈。

終於,找到了寄存行李的地方。那一區,就差不多只剩下我那個寄物袋。我連忙向守候的工作人員說不好意思,再繼續向前走。身上多了個寄物袋,走得更慢。直到走到室外救護站,突然很想坐下來,鬆一鬆長了水泡的足底,塗一點凡士林,希望回民宿的路能舒服一點。一脫下鞋子,才發覺腳腫了,穿不回跑鞋,加上膝蓋持續的痛,最後救護站工作人員把我帶到物理治療區接受治療。

經過包紮,再小休一會後,路還是要走的。即使膝蓋多了個冰袋,冰袋的氣溫跟名古屋的溫度差不多,不過心頭還是很暖。從名古屋巨蛋到前矢田站,大概數百米的路,一路上都有不少人同行。即使走得很慢,但還是有很多人跟我走得一樣慢。一號出口旋轉樓梯前,我帶著一雙鐵腿進入車站,乘坐名城線回到民宿,與台灣跑友會合。

今年年初,曾經陪伴跑完全馬的朋友離開維園,她拖著鐵腳前往天后地鐵站,說:「到你三月的時間就懂了。」嗯,鐵腿應該是一首會走路的《活著Viva》。我懂了。

從衝過終點到坐上列車,整整用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這九十分鐘,如像走過一次過山車。半年的準備,轉眼就到終點。衝線一刻,滿足了,然後……然後呢?

這就是撞牆──追過後,才發現終點不是完結,是另一個起點。

最初的「追」,只是因為想證明自己、感染別人,然後一下子就冒險從十公里跳到全程馬拉松。只得少於五個月的時間準備一場馬拉松,真的值得仿傚嗎?香港不少繁忙都市人正走向這個趨勢,但要完走,光靠意志、毅力是不足的。要走得更遠,你需要的不只是梁靜茹給你的勇氣、五月天給你的倔強,你還需要一套訓練課表,間歇跑、長課、交替訓練、肌力訓練……才能讓你真正走得更遠。

這就是追夢之後,希望一追再追的事。一場路跑,揭示了許多自身的不足。不單是訓練不足、肌力不足、跑姿不當的問題,更是一直以來對運動、對人生的態度問題。

當你從某些地方獲得光環、讚賞,很容易把你放大,然後狠狠的把你推向牆壁。不過,有時候人需要經歷過洗禮,才會成長。而馬拉松,乃至任何需要長時間訓練的運動都是如此的洗禮,讓你的自我不禁從大變小。臣服於自然之下,卻又與它抵抗著。

夢想之所以無盡,因為你的人生旅途上、有無數的起點、終點守候著你。

跑在路上,追趕的不只是關門點,還有一個又一個的目標。完成了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你還有渣打馬拉松(如果有幸抽中的話);上過了沙田坳獅子亭,你還有許多個目的地。你必須向前跑,才能繼續維持你的成果。要完成一場馬拉松,你要跑的,不只是42.195公里。正如痴肥的女孩要下定決心瘦身,不只要用半年、一年,用的是一輩子。即使略有小成,最重要的是你改變後何以「維持」。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起跑前,我一直渴望能笑著跑完,但終點後的淚水告訴我:「有笑有淚,才能讓人生變得完整。」馬拉松是一面鏡子,映照的是人生。曾幾何時,因為外八的跑姿,我不敢把初馬的照片在社交平台分享,怕讀者仿傚跑姿、引來攻擊。

「你跑成這樣,當甚麼博客?」「你的長課不足,配速不夠快,連三十公里也未走過,為甚麼還要學人跑馬?」必須承認的是,在馬拉松訓練方面,我有一點點是反面教材類。不過,為甚麼我還要寫,把這一段記憶記錄?因為我發現現在的香港,或許需要一點正面能量,而這種正面能量,必先經過一些泥濘,一些負能量的磨蝕,才能感應得到。或許不平坦、跌跌碰碰,才會使人生更真實而圓滿吧!

圓滿的人生不是天上的月亮。圓滿的人生該有點稜角,你需走過風浪,撞過幾道牆,痛過一下子,才會真正的圓滿。跑步碰上撞牆期,難道放棄嗎?瘦身遇上平台期,難道你就甘心放棄之前的成果嗎?

追夢的重點不只在夢,還有著地之後,追的過程。落在同一條賽道上,每個人的配速、能力都不一樣。有些人一跑就是五分速,也有一些人從十二分半速起跑,大家都是為自己的目標努力著。即使碰壁了,過程也是你的收成之一,因為你曾經如此為一件事如此付出努力過。

(相片來源: NRC Home Run 熱身練習)

即使中槍相使你再度「中槍」,中央肥胖、牙肉顯現於人前,不過誰又能鑑定你的醜惡與美好?若然你還未開始跑,甚至還未跑得動,覺得人生不斷卡關,不斷撞牆,不如就找一段路,那怕只是海旁的路、運動場的跑道,從步行開始。讓它慢慢變成習慣,或者你有一日也能從這個習慣獲得成長的果實,助你繼續迎面接受各種關卡。

2017年,這一年我參與過的賽事不多。除了名古屋女子馬拉松,還有迪士尼的 Marvel 10K Weekend、寶礦力十公里。現在,路跑於我而言,不單是減磅的工具,它是快樂的鑰匙。即使偶爾會撞一下牆,碰一下釘,我還是感恩跑了這一段又一段路。

衝線不等於擁有成功,但至少它是一個里程碑,讓你為來日的生活儲存能量。

撞牆就在衝線後,自己人生自己救。

Katrinauntie Facebook 專頁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肥妹名古屋馬拉松追夢之旅] 喧鬧與靜默之間 (第7回)
[肥妹名古屋馬拉松追夢之旅] 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until it’s done 花絮篇 (第6回)
[肥妹名古屋馬拉松追夢之旅] 跑吧! 從頹坦敗瓦走出來 (第5回)
[肥妹名古屋馬拉松追夢之旅] 瘦身、戀愛、馬拉松 (第3-4回)
[肥妹名古屋馬拉松追夢之旅] 夢想於漆黑裡仍然鏗鏘 (第1-2回)
Fitz Running 跑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