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曾燕紅老師登上珠穆朗瑪峰頂,成為首名征服世界最高峰的香港女士。首位香港女性登上珠峰頂,無論怎樣都是一項創舉。曾老師對攻頂的熱誠及其過人毅力,毋庸置疑,也因此一眾傳媒十分亢奮,爭相報導。情形跟李麗珊20年前奧運奪金為港爭光所掀動的情緒,如出一轍。

圖片來源

有趣的是一方面有人對曾老師的壯舉報以熱烈掌聲。另一邊廂,其實還有一班持相反意見的鍵盤戰士,對曾老師的做法不以為然。他們對於勇於圓夢和堅守對學生許下的承諾的曾老師提出很多質疑,這促使我好想瞭解「葡萄L」是怎樣煉成的。

在社交媒體所見留言大多數可以歸類為「攻到頂嘞! 好威威呀! 之不過,買到海之X嗎?」,感覺上是勁「葡萄」的。究竟本來是一件正面的新聞,怎會最後出現這樣南轅北轍的意見呢?

是防衛機制

“The further a society drifts from the truth,the more it will hate those that speak it.”
George Orwell

一個社會越習慣講大話越憎恨講真話的人。

同理,一個社會越不談夢想越憎恨實現夢想的人。

有人說葡萄L是出自妒忌心態,倒不如說是一種很自然心理防衛機制。當見到人家能夠實踐夢想而自己則被迫放棄或沒勇氣追夢時,潛意識便會啟動防衛機制,繞過意識即時彈一句「攻頂,關我L事咩?」(咁你又關心邊個同邊個分手) 或「X! 買到樓咩?」,令自己好過一點。

無希望﹑無力感﹑無助感

現在香港瀰漫著一種「無希望﹑無力感﹑無助感」氣氛,「攪咁L多嘢托咩?」是普遍香港人心態。相信沒有多少人能像曾老師這樣豁出去,放棄教職,還前後三次共花百萬元去兌現跟學生訂下的承諾。反觀我們大部分人仍是認命地營營役役搵食,為口奔波,心裡累積的怨氣自然越來越大。當有人 rock the boat 時,便成為眾矢之的。

食住花生最抵讚

這種情緒更會衍生出黃子華提出的「尋找仆街的故事」的心態。所以好幾年前在酒吧飲酒時,當電視機播出神童輝在遊艇自殺的新聞時,全場即時歡呼,大家開心到好似曼聯捧杯咁,人人都話呢個 round 我嘅。除了屈原外,好少可香港人會咁齊心慶祝一個人自殺。所以,香港人睇人仆街最開心,戥人圓夢而感到高興的不多。

一位以為10K是馬拉松的同事曾在我的FB留言「全馬sub-50好L叻咩? 又唔見你代表香港參加奧運?」救命。

幸福眼淚

睇人仆街最開心有時會透過另一種方法表達出來 – 流幸福的眼淚。2005年南亞海嘯,樂施會指出,世界捐款以金額計應以美國及英國最多,但以單一城巿及人均計算,估計香港民間捐款是全球最多的城巿。

香港紅十字會亦指港人反應超出預期,該會91年為華東水災籌款三個月內籌得一億四千萬元,但今次一周已達二億一千萬元。當時港籌善款逾六億成全球第一。

當我們處於一個「無希望﹑無力感﹑無助感」的氛圍中,除了分享 100X 的惡攪圖和睇留言笑吓之外,還可以做些什麼呢?

因此,我們會下意識地以行善去抵禦無力感。所以有人會放下皮六嘢給剛被爆格的報紙檔老闆,我們不惜捐出身體內外的東西去協助他人。彷彿幫助比我們不幸的人成為我們的救贖。壓根兒,我們只想流幸福的眼淚,不想替人錦上添花。

愛站道德高地,搵位入

其實我們一點都不快樂。

圖片來源

一齊富貴就難啫,一齊閉翳容乜易! 我不快樂,我都不想你快樂。

我們是怎樣形容自己的工作呢? 人工好L少,又要乜都曉,又要襟得X,X完仲要笑。

圖片來源

JobXX 的最近一個調查顯示少過3成的香港人是喜歡自己的工作,每天都是在返一份「西」工,工作滿足感是負1000。香港人同時亦是全球快樂指數偏低的地區之一。

當工作和正常生活都不如意時,不滿情緒是需要發洩的。「腦細」和周遭認識的人不能成為發洩對象時,網上留言成為一個就手的途徑。

不要以為網上留言都只是片言隻字或講粗口,其中不乏數百字鴻文,資料搜集之詳盡遠超 NG 的水準,文章質素極高,看得出作者教育水準無博士都有碩士。偏偏高學歷的他,可能是資訊科技博士,做的工作卻是每天在樓盤外搶客﹑跪地求客開單,做散打王「開拖」,天天「中美大戰」。

須知道以他的才幹,現在應該是坐擁千萬家財的 startup 青年才俊。抑壓的情緒站在道德高地時,一入到位,怎不會罵個痛快。手持著無可抗辯的「地心吸力」大原則,毫不考慮當時實際情況,對別人大力鞭屍,不失為一種有效發洩方法。

Haters gonna hate,是很難作理性討論的。

Louis CK是對的

圖片來源

棟篤笑藝人 Louis CK 的名言。He starts off by suggesting that smartphone usage is the reason kids today are meaner:

I think these things are toxic, especially for kids…they don’t look at people when they talk to them and they don’t build empathy. You know, kids are mean, and it’s "cause they’re trying it out. They look at a kid and they go, ‘you’re fat,’ and then they see the kid’s face scrunch up and they go, ‘oh, that doesn’t feel good to make a person do that.’ But they got to start with doing the mean thing. But when they write ‘you’re fat,’ then they just go, ‘mmm, that was fun, I like that.’

大意是手機令細路仔更冷血涼毒,手機剝削小朋友透過面對面溝通學會同理心的機會。在網上罵人「死肥仔」、「肥西」,因見不到對方被傷害時的表情,只會令本性刻薄的小朋友更惡毒。

英雄主義新演繹

圖片來源

我想傳統的克服困難、挑戰極限造就個人英雄定義並不適合香港。反而,我們更像希臘神話裏的西西弗斯。西西弗斯,是希臘神話裏的一個英雄。誰都知道,西西弗斯受諸神的懲罰,不斷用力把一塊大石推上斜坡。大石到了山頂,就會自動掉下來,西西弗斯再由坡底推上去,如此則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永無休止。 這不就是我們的寫照嗎?

my little airport – 西西弗斯之歌

圖片來源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最強的Running Mama
這個PW都好難破 (日本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
嚇L死人咩! 比賽玩呢啲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葡萄L之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