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山賽,我絕對係一個門外漢,長期只保持在門外看。人說玩山必須要對大山心存敬畏,我做到加零一,直情敬而遠之,大半生人賽過乜賽過物係未打過山賽。細細個時聽長輩講話 “欺山莫欺水”,膽小怕死嘅我二話不說落死命練好水性,練到叫做游得下唔容易浸死,山? 既然可以欺,遲啲先算啦!

歲月催人成為大叔同一個佬之後,愛上耐力運動,馬拉松三項鐵人海內外比賽參加過好多次,都仍然未玩過山賽,本港一位赫赫有名嘅教練曾經多次同我哋分享話: “ IRONMAN is nothing,100K山賽辛苦好多!” 佢唔講由自可,一聽嚇死咗,辛苦過 IRONMAN 226 喎? 點頂?

直至今年生日,同所有香港人一樣鬱悶咗十幾個月,忽發奇想俾幾個目標自己,其中一個就係要完成一次從來未試過嘅山賽,仲要係100公里山賽!

仲要係無練習之下就第一次打一個100公里山賽,HongKong100!

結果可想而知,36km拗柴鎩羽而歸,路跑跟跑山壓根兒係兩碼子事,兩種技巧,勇字當頭當然自取其咎,積極療傷之後再練幾課及向高人請教,重中之重係有一眾 MidageOn9 隊友 support 同陪行,最後終於完成咗第一個105公里山賽!

局外人可能無辦法理解,點解要花咁多精力作賤自己 虐待自己嘅意志?其實好難解釋,因為只有鐘意玩呢類耐力運動嘅精神病患者至明白,受苦係長途比賽嘅吸引處之一,我繼續玩,係因為我想嘗試受苦嘅感覺同埋挑戰,If you want to do it,you can do it!

我記得蔡東豪先生講過 : 耐力運動引人入勝之處,係經歷呢啲脫力邊緣的時刻,會出現一場又一場平日唔會遇到嘅心靈角力,身體準備放棄,心靈死不肯放手,誰勝誰負,決定成敗! 的確係 True 到不得之了!

完成 HK100 之後,其中幾位上次未能完賽嘅隊友做咗一個非常熱血嘅決定,打多次!仲要係同上次相反,由尾打番上頭,兜督將軍由麥徑尾站打返上起點嘅 “逆走 100” ,而一班隊友又做咗個更熱血而好On9 嘅決定,一呼十幾應一齊陪佢打多次!

當你知道有人同行,已經構成強大嘅力量,孤單係跑者嘅死敵……well,for我哋呢類流流愁愁甩皮甩骨跑者 only 啫,高手,不在此列!

如是者報名,練習,每個週末孖崗來回,進展到鰂魚涌小馬山孖崗來回,再到練針草帽……唔覺唔覺,要落塲比賽了!

起步前落咗兩日雨,但反而更好,烈日當空永遠係耐力比賽嘅死敵,落雨照跑嘅就要創造屬於自己嘅好天氣。起步無耐我哋已經忘記咗落雨,腳底習慣了濕嘅地面,皮膚習慣咗被雨打嘅感覺,身體發出熱量調節微冷嘅溫度,風褸唔夠幾分鐘就除埋,完全適應咗落雨嘅感覺。天氣係好係壞,的確由自己嘅心情控制,落雨天都可以係好天氣,而且反而更有利,氣溫低咗體力流失同水份消耗都無咁快,比要頂住太陽前進好太多嘞。唯一係雨水令到路上嘅山石比較濕滑,山林裏面嘅泥漿亦比較多,稍稍拖慢左進度。

今次好在有史上最好最機動性最貼心嘅 Support 團隊,站站有熱飯,次次有凍飲,體力可以盡快補充,一個 CP 又一個 CP 咁過,由晨曦打到黃昏,由深夜打到黎明,最後終於從如結界一般來回地獄又再折返人間嘅西灣山走出嚟,晨光清風之下向住東霸進發,興奮心情早已經將倦意趕到天腳底去,東霸到北潭涌一段居然仲可以間不中用六分頭披醒跑跑行行,到達終點一剎那由心度笑出嚟!

完賽後上磅,我輕咗4.5kg,但心境踏實,我居然可以幾個月內完成兩次100公里山賽,今次仲要 109 公里,最高興係大部份隊友都順利完賽,又一次一齊征服一個難關!

賽後抑鬱之後,好快又係同一個問題……..
Hi guys, what’s next?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虐志 • 兜督109 – 記逆走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