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從社會事件,到瘟疫蔓延;從賽事紛紛攬炒,到圖騰跑通知每人可獲港幣$5.9 「回饋」 (不是退款,是回饋,即係醒你的),我們都在經歷時代和人性的過山車!

去年10月5日「全城街馬」(簡稱 ROC,RunOurCity) 宣佈「圖騰跑2019」因「不可抗力的因素」下取消,不退回報名費,沒有補賽,不可以保留名額至翌年,仲要溫馨到參加者可選擇將慈善捐款$250取回,慷慨到俾番條毛巾及獎牌我地,真係無言感激!

結果全城圍插 (筆者身為苦主大聯盟一員,也在去年寫過「墮落的圖騰」 ),「全城街馬」ROC 罕有地急急搞了幾場與市民對話,相信是重申幾萬次他們如何經營困難、怎樣用心地為青少年出力、已為賽事付出了幾多幾多人力和物力……,筆者自知情緒控制能力低,所以沒有出席,只是猜想。


ROC 可能真的為青少年福祉出力,真的有財政困難,真的已為賽事付出了很多,但他們真的沒有明白參加者最不滿的是什麼? 係「承擔呀」! 你希望別人體諒,必先要拿出肩膊去承擔,ROC 明唔明?

當日取消活動的通知

計晒數,搵專業會計師核實晒,確保「全城街馬」沒有蝕本,之後把剩餘的港幣8,137,全數「回饋」各參加者,每人可得$5.9元,這不是承擔,sorry 囉!

多謝 Fitz 整理了賽事攬炒安排一覽表 (「攬炒之後 -70項運動賽事取消或延期」),看見各項受影響賽事的補償退款各有不同,但每個組織都展現出不同程度的承擔,由最豪的全數 refund 仲要加送 tee,到退回某個百分比但可半費參加下次名額,參加者大都接納,明白大會在不可抗力的處境已付出不少,共同面對困難是可以接受的,這樣大會的承擔才可換回參加者的體諒。

圖: 全城街馬苦主大聯盟 Group of Victims of ROC

大帽山更美

根據報章報導 「圖騰跑2019」報名費總收入為118萬元,但最終只得8,137元盈餘,盈利率是0.6巴仙,試問如此差劣的經營,執得未? 涼薄啲講句,賣廿幾盒無良口罩已賺回有突,如果做得出嘅話。

對比「大帽山之美山賽」 Tai Mo Shan Trail Race (7/12/19),他們剛在 FB 公開了活動的財務報告:

  • 總參賽人數: 330人
  • 出席人數: 270人
  • 盈餘: 35,000
  • 現有盈餘: 29,000
  • 每位參賽者平均捐贈$106支持各項慈善活動。

組織還列出善款如何運用,幫助長者購買抗疫用品和食物。看來大帽山比狂獅和靈猴更美!

「大帽山之美山賽」報名費是:$320 (20K),$380(30K),$530(53K);報名330人
「圖騰跑2019」報名費是: $700(16K),$850(57K);報名1389人
「大帽山之美山賽」盈餘是35k
「圖騰跑2019」盈餘是8.1k

圖騰跑還未計他們有更龐大的贊助和義工數量,但現在賽事取消,亦只能有$8,137盈利,ROC 能不汗顏嗎? 亦可以想像到如果比賽如期進行,實際支出可能更多,極可能出現虧蝕。

沒有關公,只有災難

ROC 聘用專業會計師計完數,然後告知天下每位參加者可獲「回饋」5.9元,唔係化,是補償、施捨定係小小心意唔成敬意! 收到個 email 怎能沒有打爆 mon 的衝動,整個過程和思量,關公明顯確診,沒有返工!

筆者向大會 declare,我要樽鹽,不要5個9了,提議你們拿著$8,137的盈餘,豪少少自己 top up 到一萬,去買良心口罩派給極有需要的人士吧。記住,自己首先要戴一個!

全城街馬創辦人及董事 圖: 全城街馬網站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孫立民
孫立民 -- 年紀大,跑齡短,膝頭痛,根又硬。但照登鳳頂踩蚺蛇。強項是不顧 後果,唔怕樣衰。嘗試把山跑路跑精神,帶到職場管理,有興趣者可 到我的FB專頁跑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