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如晦登華山01雨中赤客 
癮君子 中跑毒,若遇天雨不能跑,便惆悵徬徨,心有戚戚然。據說有人持傘跑,但遮得頭來,鞋仍盡濕。酷熱天時跑步,本來就大汗淋漓,彷彿水中撈起,而我輩赤足,無需掛慮鞋灌水後,討厭的唧唧喳喳聲。既然如此,天雨不妨仍然赤足。
今日風吹,雨漂,陣陣雷聲響,天文臺掛起黃雨訊號。提防狂風吹枯樹,行雷不必冒風險。等待風稍緩,雨稍細,雷聲遏止,便踏足公園,一於赤足照跑。小徑匯聚流水,偶有盈寸。踏足其中,激起撲撲水花。雨中奔馳,寂寥空蕩,份外暢順涼快,但須防濕滑跣腳。沿嶺南公園數條小徑一匝,恰好就是5k。此時雷聲近處響起,正可見好收腳。

赤足祟尚簡樸天然,雨中孤寂跑步,赤客無懼塘邊鶴眼光。
風雨如晦登華山02風雨如晦登華山
家居美孚,可由嶺南公園出發,經荔景山道,轉戰華景山莊,便到達配水庫巔峰。沿途多條路線選擇,由鬧市拔地而上,基本全是上斜路。 長跑需要肌力、耐力和氣力,跑長命斜,同時可操練這三瓣。登臨華山之巔,正好操練這肌腱力量;持久耐力;及心肺功力。與負重健身比較,操斜更直接切合長跑的需求,因此,將攀登華山,視為馬拉松訓練的捷徑。風雨如晦登華山04平移控腳運暗勁
近日連番如晦天,催促花槽中的風雨草,長出一叢粉紅喇叭狀花朵。花兒應景,迅速抽芽盛放,在風吹雨打中, 嬌柔地戰慄掙扎。往日遇上這樣的天氣,只好無奈遏腳,如今正好趁難得陰涼天,且去跑一轉華山巔峰。前天小心翼翼地登山,以髖關節運暗勁擺向前,再以股內肌將腳放下。擺前和放腳,同樣必須運暗勁,才能受到控制,腳步才可以輕盈無響聲。如此平穩移步(無需後摺腿),便可績極地連綿滾動向前。即使採取羅曼諾夫的姿勢跑,同樣需要自覺,然後形成習慣性動作,控制提腿和落腳的動作。

赤足遇著山徑偶有露出較大石粒,只好攝手攝腳輕踏而過。雨後多東風螺,一隻爬出路徑上,停步送回草叢中。擡頭一隻潔淨大馬騮,迅速跳回山林去。此徑首次遇見馬騮,莫非連日風雨,阻礙遊人來喂飼,唯有遠道到此覓食?一窺之間,似乎佩戴著頸圈,難道是有人豢養的甩繩馬騮?

沿途恰有山坳位置,遠眺煙水朦朧間,橫亙青馬大橋雄姿,一片青蔥山坡盡處,腳下呈現美孚整齊屋脊,航舟與樓宇,點綴於其間。 踏足此處,必然貪戀,觀賞畫軸風光。年前盛傳此處將化公為私,開闢山坡,興建私人村屋。在一片反對聲中,幸好如今風光依然。目前只見在小路上,遺下幾粒碪探的紅釘頭。這是深水埗難得的剩餘市區綠化地,除卻“發展石屎森林硬道理”,我們還可以朝聖到幾時?!
風雨如晦登華山03青山順斜落嶺南
跑斜雖然艱辛,多跑就習慣,功力便提昇。登頂錄得8K許。轉身回程落山時,又落起密密雨。改左轉較短路程,由青山公路,至蝴蝶谷天橋,經饒宗頤文化館,沿天橋落曼克頓山,5K便回到嶺南公園。時常遇著刮掃出粗糙橫紋的水坭路面,只好刻意輕腳跨過。這段落斜路,因此不能暢快練習平穩下坡技術,實在有些氣餒。不明路況的比賽或路跑,是否選擇穿鞋?赤足初衷,是為訓練。目前階段,不求勉強赤足到底。

五指鞋濕泡腳板
昨日,腳底的酸麻已恢復,只是腿部肌肉仍有些疲倦。賽季即將到來,心急進入跑馬狀態。待下午雨遏,穿著五指鞋再探華山。那薄薄的硬膠鞋底,觸地發出卡卡聲,運暗勁操控,也只能略減聲響。
即使穿鞋,也未敢放縱,當前目標,只是逐漸提高長程耐力。不久又再下雨,雨水輕易滲透入鞋中。五指鞋加上五指襪緊貼包裹,腳指泡在水中特別難受。來回均循荔景山道,比前天略增數K。預算下次再征華山,增跑加長版,入老人院,兜懲教署,大概將是半馬途程。迎戰42.195,是未來目標。

更多:
屈到病所以跑出來
一生起碼瘋一次
盧松昌其他文章
Fitz Running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盧松昌
三十幾年長跑經驗,近年因腰傷問題,潛心改良跑步姿勢,採用「羅曼洛夫姿勢跑」。2015年1月,受台灣跑者影響,第一次嘗試赤足跑,並於渣馬全馬賽嘗試一小段以赤足比賽,發現頗有成效。與葉伯是多年好友,現全力舉辦葉伯紀念盃活動,並開設facebook專頁「赤足微步」分享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