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跑嚟講,應該由外到內,再由內去返外」: 專訪Shirley由5x分跑入3x分的10K路
人生勝利組,公平咩? 計算Shirley付出的努力和承受的壓力,絕對公平

Shirley 是我跑班同學 (呢個關係一定要拉),佢放左工嚟上堂,穿著行政人員套裝,覺得佢咁靚女 (重點係當時冇戴口罩),又斯文、又嬌小,又係大狀,唔慌跑得快。冇錯,佢真係跑得唔快,5K連30分鐘都跑唔到,不過那是2019年的 Shirley。2023年1月8日在天水圍新鴻基地產香港十公里錦標賽,她是全場第10名女子衝線 (組別第二名),時間是39:34。Shirley 是我跑班同學。

首不先認識Shirley呢個人

「你 first degree 係加拿大 Waterloo University 讀 Maths 同 Business,點解會轉左去讀 Law 做埋大律師?」

「我有位好朋友嘅家姐係英國做大律師,我果時連 Solicitor (事務律師) 同 Barrister (辯護律師,俗稱大律師) 都唔識分,我淨係覺得佢好有型。一位女性可以好專業咁出入法庭工作,成件事好正,而且仲係靚女,真心 charm。」

好型的律師畫面不時 popup,Shirley 開始搵資料係香港有乜嘢途徑成為律師。她20歲已經大學畢業,計吓數,讀完 Law 轉行做律師都係25歲,起步唔算太遲,於是做了這個決定。7月大學畢業,9月已經返香港開學,不過因為 afford 唔到只讀書唔做嘢,所以同時搵咗份 finance 全職工作,part time 讀 law。

「讀 Law 好多同學都思考將來的出路: 做事務律師 (一般理解做契约為主) 定大律師 (上庭打官司為主)?我係冇掙扎,毫無懸念,我一開始就決定做大律師,我頂唔順睇樓契 draft 合同、坐得定定著得靚靚做commercial work。而且做 Barrister 我早已心儀打刑事,唔會做民事訴訟,要落場砌,我想贏,我享受呢個過程,我認我係好勝,不過幫到人果種滿足咁亦係好 rewarding。」

呢個就係 Shirley,會為了型為了贏,啟動了她一發不可收拾的鬥心 – 咁膚淺? 唔好咁快衝出嚟做 hater住,睇埋跟住果幾集先。

為了達成一個目標,Shirley 首先會花時間和耐性去做學術研究和測試,睇書上網搵片問專家,怎樣是最正確和最有效率的方法,然後發動超強大的意志和紀律,好認真地跟著 program 去下苦工去操練,自己迫害自己進步,會去到難以致信的境界和成績,這是她在事業和運動方面的一個 pattern,迫害自己的程度,甚至連她自己的腦都覺得呢個人痴左線過晒界,驚佢出事,試過個腦在她衝線前幾百米啪左個大掣,令她突然斷了片,我不是標題黨,以下是她運動的故事。

一切由三鐵開始

「你現在30+,你對呢個年齡點樣定位? 係人生 prime time定 係步向夕陽? (浮誇嚟講,我係好穩定。)」

「在我接觸運動之前,我的所謂運動係間中 hea 玩下滑雪滑水跳舞咁,所以我應該算步向夕陽,但我2019年開始跑同加入跑班之後,我覺得係去緊 prime,年齡真的不是什麼問題或障礙,見到三嬸一叔50+嘅 Corinna、May 姐等,仲咁有毅力咁有火,我覺得可以再 go further。」

「最初影響我令我開始接觸同認真玩運動嘅,是我 barristers chambers 的一位前輩,他是60多歲的英國人,18歲開始係香港做 police,後來轉做大律師,年輕時已是 elite 運動員,現在專注踩單車,在亞洲區的 master age category 他是攞獎常客。2018有一天他說新加坡有個富貴朋友想出讓部富貴單車,買入價約一萬美元,嘩,但他以極低價出讓,是細 size 的車,唔啱佢,但因為堅抵,決定當禮物送俾我,條件係我跟佢學踩單車。呢部單車我一直用到而家,個個見到都話超靚。

用靚單車利誘 Shirley 學踩單車的律師行前輩恩師

開頭學要識上 lock鞋,試過幾次跌到成身血返屋企,我冇放棄,踩左5次,佢就叫我去泰國同 friend 玩場三鐵接力賽,我負責踩單車50K,斜路踩唔掂到要推車。果時見到三鐵運動員原來咁型 (又係型出事),好想玩,但冇可能,因為我唔識游水,連50米都游唔到。

由單車到游水,都是由30+ 起步

回港後,師傅叫我玩下陸上兩鐵,而且有 sprint distance,即係短距離賽事,第一次參加嘅係跑 (2.5k)踩 (20k) 再跑2.5K,我係青公試下跑個5K,好辛苦,要停好多次先完成到。但報左名都一定要練下,玩左幾次比賽之後,俾 KFC (豐山跑教練) 發現左我跑步,(KFC 是 Shirley 讀大學時認識的,他讀精算,Shirley 讀數,所以有些科會一齊上堂),佢叫我不如嚟跑班認真操下。記得2019年頭,我定5K的目標是半小時內完成,我係青公練習已經要出千,衝一段停錶衝一段又停錶,但係都唔可以在30分鐘完成,好沮喪。

Shirley最感激的兩位大佬,一個粉紅,一個炸雞 (KFC)

跟住我參加了一個 sprint distance 的陸上兩鐵,竟然俾我係 age category 攞左第3名,覺得好神奇,原來接受正式訓練確會有進步,個心紅左,跟住想追獎。但係我唔滿足於玩兩鐵,好恨玩三鐵 (多一舊鐵係會型啲?),暑假時識左粉紅大佬,幾廿歲跟佢地學游水,第一堂出海,我連 warm up 200米都游唔到,要俾教練撈番上嚟。

我唔忿氣,除咗跟班練習,晚晚上網煲 youtube 學游水技巧,跟住所學去操水。最初目標係起碼搞得掂500米,因 sprint distance 的三鐵只需游500米。好,以為自己學成下山,泰國布吉有一個 sprint distance 的三鐵比賽,膽粗粗報名。第一項500米游水的 cut off time 是22分鐘,我喺個湖已經拼命游,唔知點解有隻救生 kayak,幾次駛埋嚟問我:點呀,上唔上嚟? 我拉住隻艇話: 你俾我抖陣,我得嘅。最後我啱啱在22分鐘游番上岸。

由50米到3K,Shirley 游出了自己的局限

到2019年,覺得自己終於 ready 可以試下玩場正式嘅三鐵賽,報咗名準備2020年去台灣參加我嘅初鐵,可惜2020年Covid 19把世界拖停了,所有比賽都取消。我到現在也未試過參加一場標準賽程的三鐵,反而其他賽程就試過,亦已在會內玩過70.3 Ironman。甚至係2022年試過玩水陸鐵人賽 (游水wor) 攞獎,簡直係奇蹟。好期待可以出去玩比賽。」

攞到三鐵獎最夢幻

最重要是信以為真

「係跑方面,KFC 對我嘅幫助真係好大。我開始跑果時,佢成日對我講,你有得做,你有能力可以去得快好多,對我好大鼓舞。」
「其實佢對個個都係咁講架啦。」
「係?」唉,入世未深,信以為真。

「KFC 真係好有心嘅教練,了解同學們的實力,佢 set target time 俾我都係好 realistic 但係夠challenging,只要勤力一些搏命一點係可以達到的,令我好有成功感。見到進步,自然有動力去推自己,對跑開始上左癮。」Shirley 聽話,唔駁咀,信任同做足教練俾嘅功課,係果啲年年考前三嘅模範生,我地坐後排嘅墮落生就最唔妥佢地。

2019與豐山跑同學組隊參加猛龍慈善跑 (北潭涌) 10K賽,我跑53分,包尾。第一次個人路跑10K比賽是2020年PB run (馬鞍山)。教練叫我安心跑,佢做pacer,目標是50分內,我真係諗住49:59都收貨。最後500米進入無氧衝線,我要大嗌才有力衝線。成績是46:39,仲得到組別第一,喜出望外。

>

第二場是2021『邊度逆』,賽道係北潭涌麥徑一段,中間好多上上落落,是出名的魔鬼賽道,我嘅時間是44:14 (女子第一),進步中,比年半前猛龍跑快咗9分鐘。亦知道自己大概嘅實力。但之後所有實體賽事都取消了,有一次在跑馬地做10K test,教練估我42分,我真係跑42分幾,直到有一晚上堂試過跑5K test 做到20分鐘內,教練話我下個目標應是10K 做40分內。我嚇左一跳,點可以將5K x 2 等於10K時間? 教練用一貫KFC式正面思維話: 未試過唔好話唔得。

北潭涌麥徑一段絕對是魔鬼賽道

10K斷片半馬取消,好灰

2022年8月有天水圍10K,俾我報到挑戰組,雖然工作好忙,但整個8月都儘量抽時間練習,心諗呢次會搏盡。怎知比賽前3日宣佈取消,又嬲又失望,跟住渣馬我原本報左半馬,又cancel,好大打擊。

後來教練攞到名額比我哋玩11月的「保協生命傳愛慈善跑」,在西九繞圈跑10K。賽道真係搞唔掂,彎彎曲曲,迫人迫過巴士,但我唔理咁多去盡,一心想年尾前做到sub 40。一路都十分順利,衝完線,我發現我坐係草地,我連忙撳停隻錶。怎知附近的工作人員告訴我,我根本冇衝過線,原來我在臨衝線前約300米突然斷片,係有跑手見我唔對路扶咗我埋一邊休息,我仲不停同人講我無事。

但我對此片段一點記憶也沒有,百分百斷片,只記得見到就快到終點,但諗唔番衝線前的畫面。後來睇番時間,去到最後300米我的時間是38分之間,如果唔出事就會穿4,諗嚟諗去都唔明到底發生咗咩事,同時有啲擔心自己嘅狀態。」Shirley 之前未試過這狀況,估計佢嘅太 chur 去得太盡,個腦 carry 唔到,被迫關大掣即時停止,否則可能有更嚴重後果。反映她爭勝達標之心有幾強大。

「半馬是我另一個 target,前一年渣馬我跑1:33,想試做1:30。12月報左新加坡渣馬,但只能跑到1:31,個個都話PB咪得囉,或者話「差少少咋嘛」,但對我嚟講差一秒就係一秒,做唔到 target 就係 fail。其實狀態係OK,成日諗點解跑唔到。10K和半馬都做唔到target,有點嬲自己。

新加坡渣馬做唔到1:30,令Shirley成日諗點解

同自己講,唔得,一定要係年尾前做到半馬個 target。於是邀請了一位三鐵教練,幫我係跑馬地做一個半馬TT,對他說只要他有空,任何時間都可以。他在 boxing day 帶了兩個朋友來一起跑,結果跑到1:29,超開心,有番少少信心,是最佳的聖誕禮物。」

在跑馬地的光明頂,半馬走進了1:29

決戰天水圍

拿下半馬,下一個要攻破的是10K target。戰場是2023年1月8日田總復辦的天水圍10K,是全城熱爆的路賽,星光熠熠,路跑明星、江湖高手盡出,家豪、余顯華、黃卓寧、屈旨盈均參賽。Shirley 的目標清晰,劍指sub 40。她做過 VO2max 測試,讀數是60,屬於女子 elite 級別。客觀條件好正面,關鍵是心態。

「經過新加坡渣馬同保協10K,我知道唔可以咁緊張,去到咁盡。我在跑馬地做半馬TT,心情輕鬆下來,反而可以達標。

我好相信自己是有能力做到,不過聖誕時媽咪中左 Covid 19,要照顧她,但又要隔離自己,超擔心自己都中。媽咪好番,但到了比賽前前幾日,突然有一晚她好唔舒服,要call白車入院,我在醫院陪了她一晚通宵,跟住直接去返工,星期三、四我覺得自己都好唔妥,有點頭暈身㷫,唉,仲有幾日就要落場,不如你俾我中埋算把啦,等我有藉口跑唔到,入左本 pair mode。」

「比賽當日,我企起跑線等槍聲,望望隻錶,未起跑心跳已經120,不過我比賽時的心跳常常都去到200。我提自己要冷靜,我上網已經睇左好多10K嘅 pacing 策略,心中有個想法。

不過一起步頭兩K都係快左,到了最後兩K就要還,慢了。最後1K左右,有位女跑手從後趕上來,同佢拉鋸左一陣,但已經我冇力,守唔到,算。點知差不多臨衝線,突然又有一位女跑手出現,我真係反應唔到,俾佢鎅埋,我淨係提自己唔好斷片,唔好斷片,因為目標是sub 40,而個刻已經知道只要我過到終點就可以達標。最後我係女子第10名衝線,時間39:34 (組別第二)。」 終於圓夢!

由5x走到39,10K之路是甜是苦似夢迷離
呢一級,好大級

Shirley,經歷了幾段人生神奇之旅,由轉行去做大狀,跟住追撃10K的40、半馬的1:30、游水由500米到3K的關口,有些關口會纏擾好一段日子,甚至令人心灰意冷,想call uber返沙田,但最終都給她一一跨過。我們看見一段由外而內,再由內去返外的轉化過程。起初由外間的刺激或羨慕 (嘩,好型啫、我又想做到、我應該都得),化為內在一股超強大的達標動力,有紀律的操練、堅持,自己迫害自己。並有系統的研究,找出最有效的方法達致。

「讀大學時我係追分數的,畢業想攞distinction,於是就計下邊科要考到幾多分,條路係點走。媽咪有日見我洗洗下碗係度喊,因為我俾自己讀書的壓力真係好大。所以佢成日都叫我唔洗咁勤力,唔好讀,要放鬆啲。2018年我有些情緒困擾,幸好遇上運動,令我有目標,俾到好大嘅力量我走過。」

高風險,高回報,這是一張 achiever 或人生勝利組的入場門券,幾錢張? 好難估計,但一定貴過BLACKPINK 演唱會,唔係人人買得起,而且一定冇黃牛,真係好想買? call Shirley,熊小姐傾下!

彩蛋

Shirley 記得有次半夜被 call 有 case,要去新界一條圍村,因有位社團大佬俾人拉左,需要法律服務,去到見到一班細嘅,有紋身的,有金毛的,有戴粗金鍊的,有浩南,有傻強,佢地見一位身形嬌小,斯斯文文的後生女行出嚟 (又唔洗慢鏡嘅),大家不約而同向 Shirley 投以奇異眼光,Shirley 聽到佢地竊竊私語話:「呢個邊個嚟? 大狀? X,得唔得架?」

得唔得? 我諗如果突然有敵對社團出現劈友,大家都要一齊狂奔逃命的話,Shirley一定係「最後武士」果個!

美麗,因為努力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