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筆時「武漢肺炎」蔓延全球,不少本地及海外賽事都因為要避免跑手在起點及終點區有大量人群聚集連帶的飛沫傳播疾病風險而忍痛取消賽事 (香港「被攬炒」名錄可以參考適時更新的「攬炒活動時間表」)。

當跑友們打定輸數,預計2019-2020賽季全數報銷的同時,香港有中小型規模賽事主辦者扭盡六壬,希望在「武漢肺炎」令到全球「攬炒」時盡力提供一個比賽如常的喘息空間。「山野之王2020」大嶼山站 (2月9日) 及西貢站 (3月1日) 賽事是筆者信手拈來的兩個例子。除此以外,XTE 舉辦的越野跑及山地單車賽事就是在執事 Felix 先生的堅持下為數不多的選擇。

瘟疫蔓延前在自家後園最後一跑

Sea to Summit 2020 精英組賽事本來在不在我的賽季規劃中,由水浪窩出發,沿麥理浩徑第亖段 (至茅坪)、梅子林路、馬鞍山村路跑到泥涌燒烤場的走線對長居香港的越野跑沙場老將本來並沒有非要報名參加不可的理由。不過在「WAA香港東北45」決定如期舉行後不免因為2月初在自家後園最後一跑後為逃避知名山徑如瘟疫前週末鬧市一樣的人潮選擇休跑而緊張起來,有見 Sea to Summit 2020 的賽事日期剛好在「WAA香港東北45」起步前的週日,那麼我就有一個不得不出門上山重拾跑感的理由。

幸好,我還有單車

既然休跑已久,跑感不存,我已認命,放棄治療。那麼,心肺功能呢?

幸好,我還有單車。

與我共同進退的 gravel bike Merida Silex 700,本文付梓之日累積行車里數已經超過600公里


「武肺」疫情加上 work from home 安排令到我整個二月有大量時間與一月上旬收貨的2020年版本Merida Silex 700 gravel bike (權充長途耐力公路單車兼輕裝旅行車)「hole hole地相處」。既能逃避人群,又能刺激心肺,習得使用單車卡鞋的新技能後更有效刺激跑步時理應使用而未盡全力的股巨肌及大腿肌群。

非常時期非常手法

雖然 XTE 執事有古人重陽登高避險的智慧賜予勇氣堅持比賽如常,但是有見全球疫情惡化,為減低跑手及工作人員受感染的風險而不得不執行一大堆特別措施減低參賽者及工作人員受感染的風險:

Sea to Summit 2020防疫特別安排 (按圖放大)

特別措施解說文中英對照,剛好擠滿一頁A4文件的版面,為免跑友眯著眼閱讀圖上文字,容許我撮要如下:

  1. 在賽前14日往返中國大陸,或任何其他原因感到身體不適者不能以工作人員或參賽者身份在賽場出現。因以上理由未能參加 Sea to Summit 2020 的跑手可以轉戰2020年內舉行的其他 XTE 賽事 (天音: 可以免手續費轉名嗎?)
  2. 大會工作人員在賽事進行期間戴膠手套及口罩
  3. 參賽者在起步前及衝線後必須戴上口罩,大會有專用垃圾箱於起步前3分鐘收集舊口罩,參賽者需要在個人寄存行李中準備口罩供衝線後戴上
  4. 賽事糧水補給比以往簡潔: 起點不供應清水,檢查站只供應700毫升樽裝清水,終點只有700毫升樽裝清水及香蕉果腹
  5. 分段起步,每個時段不超過50人
  6. 在起點、檢查站及終點提供酒精搓手液

哪怕風霜雨露只信雙腿萬能

2020年三八婦女節的週日並不是一個休跑約一個月後復出的好日子。當我睜開那半睡半醒的雙眼,在企嶺下老圍巴士站下車時放眼所見盡是霧氣,想不到復出之日便要面對水戰 (不過起步後發現是 blessing in disguise-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文分解)。

仙氣

由於號碼布只在現場派發,習慣事前已打點一切武裝,到場後只需要寄存終點個人行李的我未免有點不安,幸好有兩名動作敏捷的大會工作人員負責派發號碼布,所以人龍迅速消化,我排隊不出3分鐘便領到號碼布。大會工作人員的幹練令我放下心頭大石,所以很快便沉浸在比賽的氣氛當中。領過號碼布後偶遇準備以「觀戰」名義沿賽道郊遊的山友 Richard,事後才發現我與 Richard 乘搭同一班次的299X巴士到場,在山上惜字如金的他竟然鬼馬地於巴士上層拍攝我在侯車人龍中的背影(圖定__!? 如此鬼馬的照片還是「自私睇」最好 XD)。

全副武裝的我與效遊look的Richard 攝:Richard Ng

寄存終點個人行李後便沿路前往起點拱門,在麥理浩徑第三段起點旁邊的紅色紅A有蓋膠桶吸引了我的目光: 對,這就是說好的為收集舊口罩而設的「專用垃圾箱」。當時我有衝動在此棄置口罩,不過身為一名自重有公德心的跑者,提早棄掉口罩是不對的,幸好在起點拱門旁有另外一個。我當然緊遵指示,在8時57分整才棄罩準備上路。

口罩「一桶專棄」? Checked。有蓋垃圾桶? Checked (註: 實情為「兩桶專棄」,圖中的一桶在麥理浩徑第三段起點旁,第二桶在起點拱門旁邊的涼亭)。個人認為「專用垃圾箱」第一桶的擺放位置會誤導參賽者提早棄罩,結果不幸言中--在起點拱門的跑者並不是全員戴罩,大會工作人員卻懷疑應接不暇而無視。起步前數分鐘的微雨令到參賽者果在小小的涼亭內,少不免會增加空氣及飛沫傳播疾病的風險,這一點唯有靠各參賽者「自肅」及自求多福,有病就不要到場吧!
跑在瘟疫蔓延時
剛起步時的笑臉 攝: DY 隨手影@run-pic

筆者所屬的壯年組與少年組、青年組及青進組參賽者於9時正出發。起步後心中慶幸賽事當日有霧加微雨,打散了不少人郊遊的興致 (尤其是當中抱著「趁墟」、「打咭」心態者),人流大減,還真正愛山之人一個寧靜山林,可以安心避疫,算是復出日就是水戰日的 blessing in disguise。雖然當日有霧,不過麥理浩徑第三徑段的景物早已印在心中,對每一個下斜及彎位位置瞭如指掌,當讀者諸君以為我早早通過賽道最高點 (麥理浩徑標距柱M078) 後就可以順順利利衝線「等收工」的話,那麼各位未免看輕潮濕天氣的影響,以及 XTE 執事 Felix 先生發掘密林路秘境招 (虐) 呼 (待) 參賽者的能耐。真相到底是什麼?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在昂平涼亭前迷惘 (?) 的樣子 圖: 動。攝@運動筆記hk

當我到達標距柱 M078 終於 find my feet,沿著大金鐘及昂平高原的山路緩步跑至茅坪才發現考驗才正式開始--由茅坪至梅子林村的石板路平日看來平平無奇,可是沾滿初春霧水及雨水的石板路卻破壞我前進的節奏,每走一步便會向前滑半步,讓我在大金鐘及昂平高原的山路緩步跑賺得的優勢損失殆盡,令我不得不放慢腳步,目送後來居上者在我身邊擦過,絕塵而去。

離開石板路後梅子林路水站就在不遠處,有見自己水頭仍然充足,於是對站內的一排排700毫升樽裝清水不屑一顧,一轉身便爬上鹿巢山往馬鞍山礦場的浮沙及密林路。這一段路對上一次拜訪已經是參加「沙田雙峰賽2019」賽事當日,不過經歷2020年2月的山火後面向富安花園的鹿巢山山壁滿目瘡痍,只剩下燒光後的植物灰燼,裸露在山壁上的一片片黃色剛好是沿著原有植被開墾的黃色浮沙路胚和沖蝕溝。氣味呢?花香草青味不見了,細心的話會感受到空氣中仍然有少許燒焦味從地面升上半空。

光禿禿的浮沙路盡頭就是「竹林隧道」,這代表馬鞍山村就在轉角,大會的安排很巧妙,不抄最快到達馬鞍山郊野公園燒烤場的車路,反而繞道穿過鞍山探索館。馬鞍山村水站的位置就在馬鞍山村山頂公廁附近的馬鞍山郊遊徑路邊,水站除了說好的一排排700毫升樽裝清水外還有一箱令我雙眼發光的 yellow object。「一條,thanks」,我從工作人員手中接過香蕉後便離開水站邊跑邊吃香蕉,向泥涌出發。

為逃避瘟疫而重門深鎖,暫停向公眾開放的鞍山探索館
自己垃圾,自己帶走 攝: 越野、路跑、貓星人影集 Trail & Road Running, Cats Photo Collection@運動筆記hk

可能是休跑期間瘋狂單車訓練導致的深層肌肉疲勞未消吧,這時侯已經難以維持初段在大金鐘及昂平高原的山路緩步跑的跑速,不過在翻越鹿巢山期間服用的兩包 Cramp Fix 補品加持下仍然可以堅持,可是我仍然小看 XTE 執事 Felix 先生發掘密林路秘境招 (虐) 呼 (待) 參賽者的能耐-當由錦英苑晨運小徑跑到西沙茶座時眼見茶座旁邊密林有粉紅色絲帶與大會指示牌,耳聞泥涌燒烤場的音樂聲時即時反白眼到天際。神啊!為什麼你要如此招 (虐) 呼 (待) 參賽者呢?

最後2公里-以為之後會繼續是康莊大道跑到泥涌燒烤場!? 少年你太年輕了,你以為是日賽道走線只有鹿巢山的穿林路嗎?實情是揮別「地獄爛相王」後還有更新奇刺激好玩的……攝: 路人。攝。地獄爛相王@運動筆記hk
What!?西沙茶座與泥涌燒烤場之間的西沙路並沒有行人路,Felix於是決定參賽者要翻過這座小山,踏著泥濘路衝線!

「口裡說fuck,身體卻很誠實」,最終還是抱著「袁崇煥精神」挻過去,以大會時間3小時8分41秒完成賽事。衝線後第一件事並不如以往,先解決吃飯的問題,而是洗手、洗手,再洗手(以及香汗淋漓的雙臂)。完成賽事後慶幸休跑已久後仍然懂得跑步 (笑),不過考慮到通過梅子林路水站後稍為下跌的狀態,不免會懷疑自己的耐力不足,難以享受「WAA香港東北45」的賽程-距離雙倍多一點,不過預計完賽時間肯定不止雙倍……

完賽後的補品
康復香港,時代抗疫!

圖片來源: 除特別註明外全部由筆者拍攝

Cores Athletic Union (CAU跑會) Facebook專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Rico@CoresAthletic Union (CAU跑會)
[email protected] Union (CAU跑會) -- 由閒遊遠足族轉型至跑山一族,於完成2013年HK100後在跑友推薦下加入由登上世界第八高峰Elton Ng創立的健衡訓練聯盟(CAU跑會)接受有系統訓練去改善跑姿。在魁梧的身形表面藏著一顆愛好雅樂的文青的心──沒有車牌,對BMW汽車並不感到心動,唯對同樣來自德語區的音樂界BMW(Bruckner、Mahler及Wagner)十分熱愛(尤其是當中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