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每個人都會有他的過去,就算你是一個殺手,你都會有小學同學。」

在電影《墮落天使》戲裡,剛完成殺人任務的黎明,登上一輛紅 van,遇到了一位小學同學阿海。如果大家有細心留意,黎明所飾演的殺手是有名字的。該同學直接叫出他十分平凡的名字 — 黃志明。

連冧兩個大佬的Hitman

圖片來源

38歲的 Mark Fellows,”The Iceman” (冰人) 係佢個朶,在2015年7月持槍啪了 Salford 一個幫派的重要成員55歲的 Paul Massey,人稱「大哥大」,三年後又隊冧了這個幫派的另一位大佬,53歲的 John Kinsella。

據《Daily Mail》報導,Massey 和 Kinsella 都是 Salford 幫派 The A-Team 的重要人物,是「臭名昭著」的罪犯,而 Mark Fellows 屬於敵對幫派的成員,受人指派殺死這兩人。

審理這宗案件的利物浦刑事法庭的法官表示:「無論 Massey 和 Kinsella 的背景是什麼,他們被謀殺給他們的家人帶來的影響是巨大的。這完全是處決。」

法官說:「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像你這樣的僱用殺手,沒有幾個法官遇到過。你因此而受到的懲處罰是,你餘生都要在監獄中渡過。」

在法庭上,檢方披露,Fellows 向 Massey 開了18槍,五粒子彈打中了他,他死在家門前。

2018年5月,Kinsella 和女友放狗時,Fellows 踏單車到他們前面,用左輪手槍射殺 Kinsella,他的背脊中了兩槍。然後 Fellows 向已經倒地的 Kinsella 後腦近距離開多兩槍。

是Garmin出賣了他

圖片來源

警方在調查 Massey 謀殺案時遇到極大困難。在謀殺案後,警方收到了來自112個人的「煙幕彈」,聲稱他們為這次事件負責。警方根據5萬份情報鎖定了幾位嫌疑犯,其中便有真正的兇手 Mark Fellows。

警方還根據現場痕跡大致模擬出了槍手的逃走路線。

但其中一塊重要的拼圖一直都找不到,周圍的 CCTV 都影不到 Fellows 的影蹤,警方再沒有更多的證據來將其定罪。

就這樣三年過去了,期間 Fellows 似乎過着一種平靜的生活,在一家小店的廚房中做幫廚,專門製作醬汁。直到 John Kinsella 被殺害。

警方在調查 Kinsella 謀殺案的時候得到了新的線索,這才能將 Fellows 繩之於法。

在警方調查 Fellows 的案件時,他們發現了一張嫌疑犯在2015年曼徹斯特10K比賽中佩戴 Garmin 手錶的照片 (當時的比賽 Fellows 以47分17秒完成),這場比賽是在同年7月 Massey 被謀殺前兩個月。

Fellows 小時候身體並不好,經歷過一場結腸造口術的手術,所以其對於清潔和個人健康有着很高的要求。他曾參加過許多場長跑比賽,而手上的 Forerunner 10 便是用來記錄其健康以及運動狀況的。

左邊為F ellows,右邊為 Kinsella 圖片來源

警方沒收了 Fellows 的 Garmin Forerunner 10,上面有GPS定位功能,通過上載到手機的定位紀錄,他們發現這名跑者像日常運動一樣,記錄了他在謀殺案前的一舉一動,發現 Massey 被謀殺前幾個月,Fellows 曾經去過後來伏擊 Massey 的地點,因此認定當時 Fellows 是在進行「踏線」。

在 Massey 被殺前的兩個月,Garmin 手錶中記錄了一個35分鐘的活動軌跡,正是從 Fellows 家開始到 Massey 家附近的田野。

Fellows 最初以12英里一小時的速度前行,這表明其正在踏單車。當他到達Massey家附近時,速度下降到3英里一小時,與步行的速度一致。然後他們停下來約7分鐘,似乎是在偵查周圍的地形。而這一路線正是警方模擬出的逃跑路線。

警方對這宗黑幫仇殺案非常重視。據報導,2015年,The A-Team 和敵對幫派之間爆發了火拚,導致七人中槍,包括一名七歲的男孩和他的媽媽。Fellows 本人在謀殺了 Massey 也曾經被人追殺,臀部中槍。
Fellows 受僱殺人得到的報酬似乎並不多,有說只得五萬英鎊。因為他被拘捕的時候是住在租住單位,仍要返份正職搵食。

資料來源

This Runner Is a Hitman. His GPS Watch Tied Him to a Mob Boss Murder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陳伯 Yiu Kwong Chan
愛跑步同港式抵死廣東潮語,sub-4是終身志業,希望以文章和跑步結識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