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根據娛樂新聞報導,無綫藝人姚子羚最近被指捲入四角關係,雖然負面新聞纏身,但冇阻幕前事業發展,她將與老拍檔陳山聰齊齊開拍以跑步為題材的新劇,二人同是 Crazy Runner 成員,今次角色可謂為二人度身訂造,而其他演員還有跑開馬拉松的跑友胡諾言、蔣志光及劉穎鏇等。

這令我想起在『跑場』曾經發生的多角關係八卦嘢。

跑步跑到連頭家都散了

圖片來源

跑者哲人蔡東豪曾經在2014年8月24日的蘋果日報寫過《跑步想的五十件事》,第44件事是跑步偷情,高招也。有一部芬蘭電影《Levottomat 3》便講一位有兩個小朋友的C9朝朝跑步,跑吓跑吓跑同人搞起嘢上來。

專欄作家素黑都曾經寫過《當伴侶迷上跑步後》,文中提到身邊好像愈來愈多情侶或夫妻,因為其中一方迷上了跑步,結果跑出了姻緣,也跑散了關係。她分享了兩個例子,一個是朋友的丈夫最初只是 hea 跑,後來愈跑愈認真。她以為男人為健康做運動很正常,還慶幸跑步代替了藥物醫好了他的糖尿病,誰知某天線人報料看到他和其中一個「跑友」出軌了。她翻看丈夫的手機,看到他們的情慾對話,才明白為何他一直堅持自私跑。

另一個案是他自從送了跑步錶給女友後,她便愛上了跑步,正確一點應該說是愛上了在 Facebook 刷存在感,然後愈跑愈勤力,日跑夜跑。本以為是和同事一起跑,結果確實是同事,不過是男同事 (可能是一位精壯和愛10度時仍露點的大波男),還和他一起比賽,由本地馬到海外馬,由去幾天演變成一去便是兩星期,說是為訓練,其實是偷情。


我自己亦親眼在海外馬拉松旅行團見過。話說我同 ex 一起跟團參加亞洲某地馬拉松旅行團,團友中有一對男女。男的第一天便冒昧上前跟我提出一個很奇怪的幫忙請求,他想我跟他的女朋友講,我就是跟他一起跑櫻花馬的跑友。另外,又想我的 ex 跟他的女朋友的男朋友講,我的 ex 就是她這次馬拉松的跑伴。唔明! 我都係。

What if 我講得白啲,條仔同條女是背著自己的另一半出來假比賽,真偷食。他想我和 ex 來替他們掩飾。我同條仔講要問過 ex 先,同時我說 ex 多數會說不,因為她是道德喜瑪拉雅山高人,最L憎人偷食。我照直同 ex 講話打算推佢,ex 即時話「唔好! 正呀喂,睇人偷食最開心,應承佢。」

於是全程我就同條仔坐車食飯行街都一齊,ex 就同佢條女一起。因為條仔成L日要視像報到。

Facebook live,好L煩。ex 就好投入,扮得好高興,晚上還入房扮條女的閨密攤喺張床度敷 mask,等條女喺香港的男朋友放心。

我奇怪地問 ex 為什麼要幫他們呃人時,她答:「如果愛一個人是錯的話,我不需要對。」

別問點解,要問點樣

圖片來源

近日一個跑步谷便爆出另一單「安心跑步」事件,男的是有兩個小朋友的 superhero landing 跑友,而女的則是微波老少女。男的是在 Facebook 裡出哂名的愛妻號,早前在谷內透過朋友出 post 說暫時放下跑步,全心全意照顧屋企。大家都祝福他,為他鼓掌。

怎知大婆上星期在谷內出post,貼出愛妻號跟老少女跑友親暱照片,說排了期六月辦離婚。 一眾谷友力勸大婆要考慮到小朋友仍細,不要衝動。而且一張照片並不代表什麼,事情未必如她想像中壞。只是行為較親密而已,應該沒有其他。可是帖子很快便給封鎖留言,接著還給刪 post。

大學研究院時,我打算做恐怖份子的心理研究,當時師傅說了一句到現在我仍銘記在心的說話。一個好問題勝過一個好答案。你問錯了問題,你不應該問「為什麼」(why),你要問的是「怎樣」(how)。當你問「為什麼」時,你會得到一千個答案,而「怎樣」(how) 通常只有一個。婚外情可以是因為證明自己仍有魅力、一時衝動、擺脫枯燥、逃避壓力、厭惡伴侶、喜歡俾女圍,不一而足。而怎樣發生就萬變不離其宗。

跑步 + Facebook + Instagram 會上癮

圖片來源

素黑寫到:「她便愛上了跑步,正確一點應該說是愛上了在「面書」晒跑步路線和成績的感覺,然後愈跑愈勤力,愈跑愈夜。」

圖片來源

簡單來說,就是刷存在感,自我肯定很有吸引力。在跑步谷內,只要你自信心爆棚加上不太醜,車頭相加 #我空虛#我寂寞#我凍 造型 post 呃三五七千 Likes 是閒事,還會引來大批男跑友留言。我開始時都不相信,直到一次一位塊臉脹到好似浮屍咁的運動女神 (人稱),話剛開了IG account,希望有一千 followers。我當時想以她的尊容應該沒問題,可能只需要多一點點時間。怎知一個晏晝便有三千 followers,還出 post 多謝大家,話成日喺街度被人認出要求 selfie,如果曾經拒絕過你的話,不要介意。

另一位常常強調『河蟹』和正能量,最憎人投訴的 C9,因為減肥而開始跑步,一跑即瘦30磅,後生了20年,人又靚咗又索咗! 隨即引來大批男跑友 PM 約私跑。C9 嚇到要出 post 重申有老公有仔女,最後仲退了谷。

另一位女跑友仲無辜,如果沒記錯叫做阿姐,她好似把一男跑友 PM 她約跑的私訊,放上谷度定自己個Wall度,男的辯稱只是搭錯線,鬼得閒約她咁話,責怪她不應將私訊公開。之後便有大量新開 accounts 向她作人身攻擊,bully 到最後要退谷和 close account。

刷存在感是會上癮的。同時,追女神 posts 的漸漸會有遐想。

跑步 = 好人

圖片來源

有個日本人說人有三張臉:

第一張臉是你對眾人展示的。
第二張臉只會對親近的朋友和家人顯露。
第三張臉沒有人會看的到。
而它代表的是最真實的自已。

而我就話第一張臉是你在 Facebook 向其他人展示的。
第二張臉是你身邊的同事,朋友和家人見到的。
第三張臉是你在 Facebook 開個鬼 account,沒有人會看的到。
而它代表的正是最真實的自已。

我不大相信什麼跑步 KOL 在 Facebook 上展示的形象,曾經得罪過一位極具影響力的 KOL,之後給圍攻。後來有跑友告訴我,KOL 原來只會接受讚賞留言,負皮是會給刪除的。記得 KOL 剛開始出 post 時是十分受歡迎的,好自然引來海量狂蜂浪蝶。更曾經在網絡上受到滋擾,要報警云云。KOL 話自己跑步前後的分別很大,跑步之後多了很多朋友,性格也改變了。

其實跑步是不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的,因為性格本身是很難改變的,改變只是在 Facebook 上塑造出來的形象。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自己瀨過不止一次嘢。所以,跑步同為人沒有必然正向關係。查實所謂跑步女神,都已經貶值到跟茶記掃地阿嬸叫你一聲:「靚仔,縮腳」一樣,還是不要心存任何幻想好了,啲相執到同真人都差好遠吓。

愛得太易

圖片來源

究竟跑步為何會跑到像地鐵一樣出軌? Superhero landing 和微波可能早於在網絡上已經相互傾慕,flirt 來 flirt 去。當由網絡 virtual 世界去到大家約出來聖誕節團跑時,感覺大家好像認識了對方很久,越難越愛。佳節氣氛浪漫,更加令人容易放下警戒,一撻即著。雖然年近半百,但跑起上來時,仍是血氣方剛『霍霍聲』的年輕人。乾柴烈火之下,好容易出嘢,寫錯,係出事 。

面前跟他一起跑步的她,他看成為志趣相投「對」的人,只是在「不對」的時間遇上。情愛難說對錯,天註定的緣份是在「對」的時間碰上「對」的人。完。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20523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