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跑齡有番咁上下,都遇過一些不能解釋的靈異事件,就讓我分享兩單親身經歷的怪事,信不信由你。

瀑布灣瀨嘢

圖片來源

十幾年前我是 1QRC 倫敦金融才俊,為了方便返工,從雞寮搬到薄扶林花園,這裡有全港最美麗的海景跑步路線。我通常會從家出發,繞過大圈去到堅尼地城折返,再沿數碼港衝斜路回家。有一次我在黑色暴雨警告下照跑,正所謂「落雨之嘛,使L驚咩!」

跑下﹑跑下,神推鬼㧬,兜了去華富邨的瀑布灣公園。我是從未來過這裡的,好奇心驅使下,想見識下黑雨之下有「鼇洋飛瀑」和「扶林飛瀑」美譽的瀑布有幾勁。

圖片來源

沿著石級行落去時,梯級已經好似急流一樣,稍一不慎,都會碌到落底。跨過圍欄便可走到沙灘,這裡風景豁然開朗,是無敵大海景。瀑布對出已經是茫茫大海,被沖走的話一定搵唔返。天朗氣清時來,相信可以從瀑布入口處,遠眺東博寮海峽及南丫島的景色,美哉。身後的瀑布氣勢磅礡,站得很遠,都感到水流的震撼性。

雨越下越大,遠方黑漆漆的雨雲正在飄過來,同時潮水漲得很快,開始見到海面有湧浪。在公園正門往左走,便會走到邨民稱為「滿天神佛」的山坡。這裏有數以千計的神像, 可能天色昏暗,望落去總有毛骨悚然感覺。

圖片來源

正打算離開時,從石灘傳來一些聲音,追尋之下,聲音好像是從一座被棄置的碉堡傳來。因為潮漲,是走不到過去的。細心聽之下,原來是一把小朋友的聲音,他不斷地重複說「救我呀,救我呀」。雨很密,我隱約見到一個小朋友在碉堡跟我揮手。

圖片來源

DKLM,一睇就知係邋遢嘢,我即時成個人寒一寒。連跑帶跳衝回入口,我還在梯級跌倒,擦傷了膝頭,滲著血我都發足狂奔,因為我感覺到後面有嘢追緊我。我一直跑到消防局先停下來,即時嘔吐大作。嘔吐完,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踱步回家。看更見到我時,即刻問我有無事,因為我臉青嘴唇白。返到屋企照鏡,應該是臉如死灰至真。之後,我足足病了成年,連醫生找不到原因。

雷利長征

圖片來源

另一次,是發生在晴朗的一天,當日酷熱警告生效。事緣我經常陪我的大狀好友操雷利,我算是他的pacer。他的跑山腳我都認識,大家一起操練都操了年幾兩年,他的朋友全是專業人仕,有 CFA,CPA,律師,醫生和經濟師。第一次見面時,我介紹自己剛轉行,一睇我「黑黑柒柒」,就知道係做地盤的,之前做開倫敦金。

大狀因為舊年剪帶,唔忿巢,話「邊度跌倒,邊度起身」,誓要復仇。所以,我們操得很密,酷熱警告的日子都不例外。起步時打趣說有什麼好擔心,我們有醫生同行。醫生即刻話如果你出事,我都係打999咋。

當天我們一早從油塘出發,打算行到 CP7 (元墩下)。由於季初我們已經開操,狀態非常好。途中遇到一班裝備L,一望就知係有姿勢無實際,睇『鳩假期』而來的新手。在井欄樹休息時,已見到他們部份隊員『唔多掂』。我跟醫生說「你睇呢啲柒頭,不自量力,死幾件就知驚嘞。」醫生「你把口唔好咁臭啦。」

行到九龍水塘時,太陽兜頭劈,要找陰間透一透,我都感到胸口有點翳悶,找了棵樹挨一挨,休息一會。很快我便給人聲吵醒,起身見到一班裝備L圍著一個躺在地上的隊友,而醫生正在進行急救,我聽到有人話傷者脈搏好微弱。我心諗呢啲咁嘅『鳩假期』讀者唔死都無L用。

醫生看來非常緊張。「你快啲同我醒返呀,無人係我救唔返架。」

醫生開始做 CPR,當我再走近時,看到躺在地上的竟然是自己,醫生正在搶救的人係我。

「我仲有嘢未同你講呀,你唔可以死呀。」接下來,醫生便出盡全力揼我的心口。

斯時,我立刻醒過來,睜開眼睛,看見醫生滿瞼都是汗水定淚水呢?

「我好似聽到你話有嘢想同我講,你想講乜嘢?」

醫生緊緊擁著我在我耳邊說:「我都鍾意你。」

我有無同你講個醫生叫張小嫻,佢靚到不是人類,舉手投足很有張曼玉的神態和氣質,索唔索就不太清楚,因為熱到40度她都係包到冚。年幾前,我曾經跟她表白,她當時說「出年結婚」,之後我一直守候在她身旁。

聽到她這句話,死多次,我都願意。

對不起,我呃你,以上故事是作出來的。其實我想說的是「沒有話練少邊課唔得」,黑雨和酷熱警告就俾自己休息一天。真的要跑的話,一定要結伴同行,同時確保體能應付得來,要量力而為並選擇合適路線及裝備。

我都是「無得跑會死」的人,但命就得一條,長跑長友。

圖片來源

編按:張小嫻,香港「高檔次」愛情小說作家 (相對鄺俊宇而言),是當年少有以外表做賣點的女性作家。至於其樣貌能否與張曼玉相提並論,留待各位自己評價了。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阻人tempo run 死咗會俾人燒XX
跑步音樂兩生花 Liz Anjos
如果跑馬拉松跑到像鄭中基同阿Sa結婚一樣
跑步聽歌危險,要禁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