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周星馳的說法,「媾女來計兩個字嘅喞。」

Angus Chung。Angus Chung基本上是靚仔代名詞。他是『長跑長友』個谷裡面起哂朵的男神,又名七細佬(唔係柒細佬),就算他的post出半邊面,谷友都話仍然係咁好J。

咁唔靚仔又係窮L可以點? 投其所好。所以she runs, you run。來到星期三晚,我懷著興奮心情去中環碼頭。港島區的團跑一般較少人,我好快就找到羅太,不過佢單拖,見不到阿Gwen。

我好怕(但不是驚)同佢傾計,她把口好臭,有時禮貌地廢噏,都要句句頂到行一行,窒L著哂。日頭返工全職同各大部門互片,收工時已經十分疲累鳥,只想跑步鬆一鬆,畀我透透得唔得。

可是,這種「從希望到失望再回到希望又再失望」的永劫無限loop攪到人都癲,開始出現bipolar disorder,情緒時高時低,睇來好快要食藥。差不多一個月後,有一次跑到中山公園時, 羅太放慢腳步主動同我打招呼。追不到的跑步女孩 (三) 3

「阿Gwen唔會嚟架嘞。」 還從未開口問之際。

「佢返番去Frankfurt,公司派佢去做嘢。」我好很後悔當時沒有死纏難打攞contact。

「咁去幾耐呀?」我輕描淡寫地問。

「一年啩?專心跑步咪好囉。」言下之意是叫我死心罷啦。

「嗯。」我裝作若無其事。一個當頭棒喝的答案,死心吧。一世人流流長,總會遇上這種事情。這絕對不會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我頂得著。

往後都常見到羅太。好矛盾,一方面好怕見到她。另一方面,我又想從她口中得悉阿Gwen的近況。很多時侯,我跟她都是講廢話多。一次取回bag drop時,佢突然同我講熟佢嘅人叫她做Audrey Yu,FB得佢一個係呢個名,好易搵,叫我send friend request。梗係即send啦! 她confirmed之後,在她的FB終於找到阿Gwen,我立刻add她。

金城茉奈 大杉亞依里 永田レイナ
金城茉奈 大杉亞依里 永田レイナ
傳說中超美馬尾跑女 (邊個話跑步會甲組腳?)
傳說中超美馬尾跑女 (邊個話跑步會甲組腳?)

是另一個磨人經驗開始,每幾分鐘就check一次。我開始討厭自己,做咩唧? 工作上再多不如意,我都可以應付得到。唯獨是女,真係畀佢攪到魂魄唔歸體,成個人戇鳩鳩咁。

WhatsApp個FD

佢即覆:

人生,邊有咁多如願事呀!? 無「得」何來「失」? 不要煩我你個啲無結果的事情。無女,咪幾好! 自己搵錢自己洗,又自由又自主。『有女』就好似一座被圍困的城堡,外面的人想要進去,裏面的人想要出來。利申: 有條女同有個女的監躉。

專心跑步吧。好L忙,除非係自殺,WhatsApp我,不會即覆。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追不到的跑步女孩 (二)
追不到的跑步女孩 (一)
一個「廢青」跑出全世界的故事
我的十大外國名人跑步女神
Yiu Kwong Chan@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本文屬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