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不覺,參加逢星期三晚的海港團跑快一年了。走過春、夏、秋,現來到訓練量最高的冬季,我的目標是每星期跑到八十至九十公里。這一年下來,Spotify shuffle play播放得最多是Enya 的Only Time。911之後,很多美國人就是聽這首旋律中充滿了無限哀愁的歌曲來療傷。

And who can say if your love grows

As your heart chose

Only time…

這個跑季報了很多比賽,每個星期日一個,有十公里﹑十五公里﹑半馬同全馬,打算寓訓練於比賽當中。海外賽事方面,幸運地可以返鄉下跑馬仔。我同部份香港人一樣,文化上認同的鄉下是日本東京。係呀,我 – 是 – 漢 – 奸,吹咩!

%e8%bf%bd%e4%b8%8d%e5%88%b0%e7%9a%84%e8%b7%91%e6%ad%a5%e5%a5%b3%e5%ad%a9-4-3當你不能再擁有的時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

我已沒在意Gwen有否accepted 我的friend request,但我始終沒法忘記她。我亦沒打算透過Audrey聯絡上她,我怕被拒絕。況且已沒見Audrey一段時間。

金城茉奈 永田レイナ 大杉亞依里
金城茉奈 永田レイナ 大杉亞依里

這令我想起張曼玉在「東邪西毒」裡的一幕。聽說拍這一場戲時,其實梁家輝是不用在場的,因為鏡頭拍不到他,對白可以之後配上,現場是但找個人讀對白便可以。但梁家輝堅持要親身同張曼玉做對手戲,讓她更入戲。所以才有這場經典情傷獨白。

張愛玲話「成名要趁早」,其實戀愛都一樣。若然在你最好的時侯,你最鍾意的人都不在身邊,這是一種最叫人揪心的遺憾。時間是不可以倒帶再來的。錯過了,便懊悔一生。

快到聖誕%e8%bf%bd%e4%b8%8d%e5%88%b0%e7%9a%84%e8%b7%91%e6%ad%a5%e5%a5%b3%e5%ad%a9-4-1

還有數星期便是聖誕。聖誕,普天同慶的日子,街上的一對對,單身的我總覺被歧視。聖誕這日子是朋友聚首的好日子,我也愛跟一班朋友聚首,重拾十幾歲年輕時踎『老廟』街邊打甂爐﹑夜深踏街車(依家踏fixie)的輕狂。但有時身處熱鬧當中,冷不預防寂寞來襲,靜下來時,倍感孤獨,腦裡還是想著她。

今晚天氣突然轉冷,里數加碼,跑了足足10K。返回貨van取回bag drop,人人都趕著取回寄存行李,穿回外套以免著涼,我一轉身便撞到後面的人,是條四眼妹。

永田レイナ 大杉亞依里 金城茉奈
永田レイナ 大杉亞依里 金城茉奈

「乜咁啱嘅!?

我頓時愣住了,原來是阿Gwen,她戴了一個厚典典的黑色粗框眼鏡,鏡片厚如威士忌杯底。

「妳戴了眼鏡,我真係認妳唔到?

Audrey提過妳去了第二度做嘢,妳幾時返咗來?

「個Assignment十一月頭完咗,之後係歐洲玩了幾個禮拜,上星期返來。你係阿七呀嗎?

Gwen竟然記得我,我是打從心底裹笑出來,開心到好似日本卡通,後面燒哂煙花個隻。

「上次我放假返來香港同屋企人過年,第一次跟Audrey維港跑。Audrey無比我contact你嗎?

「好唔耐先見到,可能佢唔記得咗啦。」心諗原來係佢玩嘢。

「索完10K,有啲餓,唔趕時間的話,不如搵個地方食嘢catch up?」今次我鼓起勇氣。

Gwen:「好呀,我都未食嘢。」

:「食咩好呀?

Gwen:「無所謂啦,我咩都得。」

: 咁不如搵間cafe。」

Gwen:「我好肚餓,想食啲熱嘢。」

:「食日本嘢,拉麵呀?」

Gwen:「拉麵好多油,勁高卡路里。」

:「咁食糖朝。」

Gwen:「晏晝先食過何洪記。」

:「我咩都食架,不如你話啦。」

Gwen:「乜你咁無主見架!

: 「我想試Jamie’s Italian。」

Gwen:「我唔想排隊呀。」

:「要排都係我排啫。」

Gwen:「我唔想嘥時間。」

: 「食韓燒好唔好?」

Gwen:「我想食個間要行好遠。我忽然想食burger。」

: Burger同薯條唔高卡路里咩?」

Gwen:「你依家吋我呀? 女仔係咁架啦。」

Gwen吋嘴都這麼可愛,我復無言。

奇怪地,Gwen的嫌三嫌四,我沒有發忟憎。可能鍾意一個人時,什麼也照單全收。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追不到的跑步女孩 (三)
追不到的跑步女孩 (二)
追不到的跑步女孩 (一)
Yiu Kwong Chan@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本文屬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