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傳

上回說到大嬸獲三位美少女之邀,組隊參加圖騰16K,被委以重任,大嬸既喜且憂,擔心累街坊,令大嬸想起習主席說:「功成不必在我」 – 在大嬸身上究竟是自左讀起,還是由右讀過去呢? (註)

其實三位美少女都是長跑腳,起錶是50K,她們原屬意參加狂獅族的56K,但對大嬸來說,25K已是人類極限,怕被 chur 爆,雖然她們諸多鼓勵和力勸,但缺乏利誘之下,大嬸企硬16K,眾人為求成軍,只得張就大嬸一次。

當天

賽事11點45分在城門水塘主霸起步,大嬸通常穩陣 (其實騰雞),10點3已去到荃灣的士站排定隊等齊隊員,的士站已擠了數十人在等的士。期間有幾位也是參賽的小鮮肉,見大嬸落單,竟然主動邀請我一起乘的士,令大嬸芳心暗喜,對自己的信心返晒嚟。明白的,是大嬸諗多左,其實是小鮮肉環保 (或善心)。

會合了美少女後,大家討論一下今次的策略。大嬸自首認慢腳,不如押後隊尾。但隊友們卻認為她們跑開長途,不慣起步爆, 16K 屬短途賽,不容太勒住勒住。她們讀過大嬸 Fitz 的帖文,說近排跟名師苦練路跑,又 hill repeat 又盛,不如放大嬸做電兔跑前,帶快隊員。


做電兔? 大嬸嚇了一跳。若果跑得慢會累街坊,跑得快又驚爆左冇命賠,好大壓力啫! 正想抗議之際,眾人已不顧大嬸感受,上線去了。

一起跑,頭6、7K都是石屎路。大嬸雖然不擅長路跑,仍緊守電兔崗位,開快一點走在前頭,帶住三個後生女,頓時覺得有點 high,效果好過啪 gel,愈走愈順。約一小時去到鉛礦坳,7.02K,第一個 CP。

大會準備了頗多食物,除了例湯例水的香蕉、能量棒、寶礦力之外,還有冰凍雪梨和人參果。隊員說人參果異常清甜。但大嬸咁大個女未食過人參果,跑山吃生冷野不知會否肚痛。素來謹慎 (其實騰雞) 的大嬸面對人生交义點,大嬸決定抗拒誘惑,不去冒險嘗試 (其實騰雞)。

離開鉛礦坳,亦離開了石屎路段,向四方亭邁進。終於重回山徑與石級,大嬸尋回越野feel,感覺步履輕盈,渾身上力,證明大嬸是山系,不是石屎系! 大嬸一馬當先到達 CP2,10.18K,回望不見隊友蹤影,能夠把後生女拋離,大嬸的咀角偷偷在笑。

大嬸不想停低等人,於是 whatsapp 隊友說先走在波波會合吧,其實想保持領先優勢,證明大嬸還可以。上波波素來是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的磨練,大嬸對上坡蠻有信心,眼見波波在望,而隊友仍渺無音訊,於是拿出手機 selfie,以波波做背景,準備 send 俾三位後生隊員放閃,耀武揚威一次。

當手機對著列咀而笑的自己時,突然有人拍大嬸膊頭說:「唔使selfie咁辛苦,我幫你影咪得囉!」原來是一位隊員已經殺到,吓,咁快! 塵世間最大的騙案往往是自己騙自己!

由波波到扶輪公園蓮姐處是最後的5K,大部份選手都踩行油喪跑而下。當大嬸正在無限輪迴跑那條大帽山道之際,見到前面有四個男女選手,穿起整齊的 Columbia tee,應是 mixed team,軍容威猛。大嬸仇富的心態又湧起,很想趕過他們,雖然不是與大嬸是同一組別,但能夠越過一些穿著跑會衫或看來好 pro的選手,心中暢快無比,你不要說你沒有這心態!

大嬸竟然與他們的距離越來越拉近,拼盡最後一口氣,終於超越了他們,真心爽! 但後來知道其實他們是狂獅族的56K參賽者,人地已經走了接近40K,而大嬸只跑了十多K!

衝終點前,我們等齊人,一起攜手越過那條黑色界線,we made it!

大會照片

看看成績,料不到我們離上台只有一步之遙,雖然一點點可惜,但絕大部份是喜悅!

一Team人,大家的年齡、能力、速度、狀態、性格都不同,但能夠同心完成一項任務,達致一個目標,大嬸感到「成功不必在我,功成其中有我」,已經十分滿足!

小編註: 左讀右讀問題,源於下圖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04809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逆流大嬸] 備戰圖騰16K 大嬸的挑戰和態度
[逆流大嬸] 尋回感覺 漫天煙花下的山賽
逆流大嬸UTMB的奇幻旅程
逆流大嬸@Fitz
Fitz Running 跑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