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辭差不多是90/00後的專用詞,有些是為了去次尼泊爾 EBC、有些為治療情傷、有些是難捱工作太辛苦/同事唔夾,更有些是冇原因。Tony (歐陽梓雋) 在29歲裸辭人工不俗的專業工作,為的是追尋一個夢,而夢的名字是跑樓梯,像極了愛情!

大嬸因為參加樓梯賽,認識了 Tony。講到跑樓梯,大家的反應都是:「會唔會好傷膝頭架?」跑樓梯屬於冷門賽事,但 Tony 熱度爆錶,竟然成為他要追的夢,同大嬸一樣,好逆流!

大嬸與 Tony 參加 Vertical World Circuit 馬尼拉站樓梯賽

回到少年的Tony

Tony 自小已高逾同年紀的同學許多,瘦削,腳長,樣子似跑得勁快,其實……

「我小學跑得好慢,次次都係最尾果幾名。不過我好鍾意跑。」

跑得慢,又會鍾意跑? 都說愛情是盲目的,Don’t try to understand it, feel it.

Tony 小學的跑步生涯基本上以失敗作結,陸運會次次都係路人甲志在參與。升上中學後,體育課有1000米限時測試,Tony 當時未跑過這麼長距離,但竟成為少數達標之一,覺得日後可以試跑較長距離,結果中二在陸運會800米和400米都得第二,初嘗勝滋味,相信自己有少少骨格精奇。

Tony 每日自發去操2400米,中三加入健青跑會,中四借跑步書閱讀,無可否認是很熱血,不過這是一條孤獨的路,那有中學同學放假會去跑步? 更遑論睇跑步書。

但上天總愛磨練人們的意志、打沉你的夢想。中三跑田總的分齡賽,包尾。整個中學學界以及大專賽生涯都未曾取過任何獎牌,即使是中學陸運會,大部份時間都是二奶,最後中七那年才如願以償奪金。

中學年代唯一奪金的比賽 圖: Tony 提供

去到大學,Year 1 參加過一次大專越野賽,未能再入選大學校隊參賽,讀書生涯最威那次是中七時參加「聯合國兒童基金慈善跑」在廸士尼舉行的10K賽,得到分組冠軍,獲得2000元酒店自助餐飲卷,應該好高興吧,但聽到有人說:「咁嘅時間都第一?」

冷嘲沒有減退Tony的熱度,大學畢業後繼續參加公開賽,遇上一班志同道合的巴打,間中會組隊參加比賽,2014年 Tony 發起組織「男兒當自強」組 (顧名思義沒有女成員),還做了個FB專頁。他們不是用來自 high 呃 like,卻很認真的計劃去參加每場比賽。隊中沒有香港最頂級的跑手,以有限的人腳實力,發揮最好的成績,最佳例子係2016圖騰跑,當時列強環伺,竟然可以爆冷奪得男子隊冠軍 (16K)。

「男兒當自強」奪圖騰16K隊際冠軍 圖: Tony提供

屈景朗的影響

2015年有一名新成員加入「男兒當自強」,對 Tony 發揮很重要的影響,他是比 Tony 年輕四年的屈景朗。屈一開始並不是耀眼的外星人,速度與 Tony 只在伯仲之間。Tony 說屈經歷了一個夏季,卻由柴油火車兌變成一列磁浮列車,10K時間比之前推快了超過兩分鐘,跑進34, 35間,由寂寂無名的小子,成為巨人殺手,盡攬大小賽事的獎項。

與屈景朗一起出戰田徑賽 圖: Tony 提供

目擊屈景朗演活了逆轉的可能性,對 Tony 有很大的鼓舞。他特別欣賞屈的心態。Tony 是理科男,相信大數據,會分析對手的往績實力,以評估自己勝出機會,若同場有比自己強的選手,會感到很大的壓力,甚至打定輸數。但屈卻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無論對手如何高不可攀,每場賽事都拼盡。Tony 在屈身上看到比賽的深層意義。

裸辭為追夢

2016年 Tony 和部份男兒當自強兄弟機緣巧合下參加了 Sporting Republic 的一個 training workshop,由國際跑樓梯 (又名垂直跑) 高手 Cindy Reid 做導師。知道原來有跑樓梯的賽事,翌年參加了匡智會在中環廣場舉辦的樓梯賽,在沒有什麼操練的情況下,以11分25秒拿下全幢75層組的亞軍,終於發現可供自己手長腳長盡情發揮的地方,亦從此深深愛上了垂直跑。

匡智會75層中環廣場是首個樓梯賽,奪得亞軍 (匡智會)

Cindy 經常以 Elite 身份到世界各地參加由 Vertical World Circuit (VWC) 舉辦的國際排名的計分賽 (香港站是跑ICC環球貿易廣場),她推薦 Tony 參加2017年的大阪賽,第一次擠身於世界頂級高手行列,雖然成績近尾,但 Tony 也掩不著那份興奮和滿足感。並立下爭取世界前列排名的決心。

VWC大阪站有幸與世界頂級選手一起競技 圖: Sporting Republic

大嬸自2015年起每年都參加澳門樂施會舉辦「樂施競跑旅遊塔」,跑上1,298級 (61層) 的澳門旅遊塔, 2018年 Tony 也開始購船票過大海參賽,成本不菲。結果他連取全塔 (8分24秒) 及半塔 (4分)冠軍,奪走了四張噴射飛航「尊豪位」來回船票及兩隻精工錶。

樂施競跑旅遊塔奪全塔及半塔冠軍 (Oxfam)

要爭取排名要攞分,就要勤力參賽,這是不二法門。於是一年中 Tony 要去上海、北京、馬尼拉、大阪、新加坡、台北、檳城、胡志明市…..參賽 (不能去歐美站因要很長的假期和高成本),加上要操練,他把所有90後最珍惜的年假都花光在賽事中,很多時還要安排最遲到達、最早離開賽場城市,為的是省下假期,這樣心身俱疲。

2018年6月,Tony深呼吸了一口氣,決定為一份心頭愛,裸辭去參賽,你可以說是不顧後果的衝動,大嬸卻看見男人的浪漫!

2018及2019兩年,Tony都在 VWC的排名榜 中緊緊跟著世界精英之後,有個別賽事的名次更在 Elite team 的中游位置。垂直跑也有其他國際組織的排名榜,包括 Towerrunning World Association (TWA),Tony 在 TWA 由開始排百名以外,一路憑著進步和勤力參賽,今已跳升至34 (直至2020年1月),可算為港增光,可惜在港知道的人廖廖可數。

樓梯賽是冷門運動,沒有太多掌聲 圖: Tony 提供

Tony 其後轉到公營機構工作,離開了他的建築工程專業,入息也少了一截,為的是一份24小時輪班的工作崗位,可以較靈活與同事調動當值時間,方便出外參賽。Tony 的人生以跑樓梯為軸心,其他的所有事情只是為配合軸心而旋轉。

「Tony 你為自己定下什麼的目標?」
「我現時排34,希望能打入世界十大。」

「你為跑樓梯作出很大的犧牲,為的只是沒有太多人認識的排名榜上一個位置,值得嗎?」大嬸早已由愛情回歸現實。

「其實除了希望爭取到獎項,跑樓梯帶給我很多很多,我睇到精英那份堅毅和投入,為追一個夢,要一級一級踏上去,不能停下來。」Tony 配以一個堅定的眼神。

大嬸也參加了幾年的樓梯賽,絕對認同垂直跑只要一停下來,你會感到有無窮的地心吸力 (和乳酸),舉步為艱。

「外出比賽也擴闊了我的視野,去大阪比賽是我第一次單獨出國,要學習解決很多的問題,包括如何買到最平的機票。而且認識到一班不同國藉的高手,有很不同的文化,大家交流溝通,感到世界好大。」

海外賽事令Tony認識來自不同國家的選手,擴闊視野 圖: Tony 提供

大嬸看著這位年青人,也看見他未來的無限可能!

大嬸在《為別人生存而跑》一文中提及在10月18日要為別人生存而跑一次,十登畢拿山的天梯,Tony 知道後話要支持大嬸一齊跑。你會支持我們嗎? 這是大嬸和Tony的眾籌網頁

樂施競跑旅遊塔眾籌網頁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逆流大嬸
大嬸喜愛跑山,攀峰下坡,挑戰自己,有逆流大叔的堅持。跑齡雖短,積極鼓勵一眾大嬸踏出行山的第一步,共享大自然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