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好久沒有大哭一場了嗎?

我一直認為,看著電影大哭一場是釋放情緒且不影響他人的最好方法,所以非常明白林海峰看完《沖天救兵》(Up) 卻根本哭不出來的失望心情。

我誠意向熱愛跑步的你推薦《Skid Row Marathon》,趁著這個週末假日,好好地 chill 下之餘,一個人跟著五位主角大哭一場,把所有抑壓的負面情緒徹底抒發出來吧!

一切由 Midnight Mission 露宿者之家開始

圖片來源

洛杉磯的 Skid Row 街頭髒亂,老鼠亂竄,成千上萬名無家可歸者露宿街頭,宛如第三世界。這裡有許多癮君子、無家可歸的露宿者,還有一些誤入歧途的人,估計超過一千五百人,其中三分之二有精神病,或是酗酒吸毒問題,或是兩者皆是。

居住於此的法官 Craig Mitchell 是一位跑者,出庭時會穿著黑色法官袍,配襯恤衫和領呔,但下身卻是一條跑步短褲跟跑鞋,這樣可以方便他除下長袍,趁中午時間來個 runch。

2012年,Roderick Brown,一位年輕時給 Mitchel l判刑的罪犯出獄後,約他在Midnight Mission 露宿者之家見面,Mitchell 見到志願人士如何幫助人們離開惡劣的街頭,如何使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好,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受此啟發,他決定成立 Skid Row Running Club,為洛杉磯 Skid Row 社區提供跑步訓練,並運用跑步社群力量協助「谷友」克服酒精、毒癮,並幫助他們展開新生活。

當 Mitchell 開始這個跑步谷時已經跑了15年。他跑的第一個比賽》是因為他的老闆要求他參加地區檢察官辦公室的接力賽。在他職業生涯初期,他是很難拒絕這樣的要求,所以他加入了長跑隊。原來這是一個祝福,他已經是徹徹底底的一個跑者,甚至他在法庭上的時候。

一開始只有五六個人參與,很快地就有越來越多人加入。Skid Row Running Clu b幫助數百名男性和女性改善了身心健康,並多年酒癮毒癮和監禁假釋後重新能再投入社會。

犯下「老謀」的 Rafael Cabrera

圖片來源

跑步谷其中一位成員是 Rafael Cabrera,多年前在假釋聽證會上遇見 Mitchell,他因為謀殺被判處36年監禁。

在超過28年的監禁,Cabrera 需要多次聽證會才能假釋。在服刑期間,他和 Mitchell 通信並建立友誼,假釋後便開始與他一起跑步。

54歲的 Cabrera 尋求被他槍殺家屬的寬恕,也呼籲年輕人不要成為街頭犧牲品。他現在在城市文化局工作,還擔任長者義工。

Cabrera:「我告訴法官說我會跑、會爬,也能做任何的事情,並且一定完成一場馬拉松」。

走過鬼門關的 Ben Shirley

圖片來源

另一位谷友是 Ben Shirley,Shirley 是一位重金屬結他手,經常在洛杉磯傳奇的 Viper Room 演出。Shirley 一度離死亡非常近:「每天我會飲四支伏特加、吸食大量的海洛因,體重300磅,肝臟與心臟都異常肥大,我無家可歸。」曾經是個知名搖滾音樂人的 Shirley,最近被三藩市音樂學院錄取,將會在那裡深造。他表示:「Mitchell 是一個知己、也是我的導師。他會對人們伸出援手,真正關心我們。在我的生命中,我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人。」

染上毒癮的單親媽媽 Rebecca Hayes

圖片來源

Rebecca Hayes 和她的3歲兒子,曾經住在西雅圖市區一條她稱之為家的後巷裡,旁邊有幾個垃圾收集箱。在因各種罪行被捕30多次之後,她搬到了洛杉磯,最終在 Midnight Mission 參與戒毒計劃。Midnight Mission 為她和兒子在居住和重返學校方面提供了幫助。

她加入了跑步谷,因為她暗戀其中一位成員。愛情故事沒有結果,但她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跑步。當她為自己設定一些目標時,跑步令她變得有紀律和條理。

在一次的清晨跑之後,Mitchell 宣佈他將把跑步谷的大約十二名成員,帶到義大利參加羅馬馬拉松。每個人都很興奮雀躍,對於某些人來說,這將是他們第一次離開加州。

馬拉松那天颳起大風,下著雨。 運動員給分派了一件很薄的黃色雨褸,根本擋不住風雨, 步行半英里到體育館的起跑線時,運動員早已全身濕透了。

在大約10英里處,臉色蒼白 Rebecca Hayes 跟攝影師說:「我覺得不舒服。 我不知道我能否完成」。

攝影師提議:「睇下可唔可以捱到20英里」。

她說:「我要吸一支煙。」

Hayes 深深抽了一口煙,然後回復過來,她又回到賽道上。攝影師說,這不是他第一次見到跑手在馬拉松比賽中抽煙。

雨最終被陽光所取代,當 Hayes 越過終點時,攝影師捕捉了衝線一刻。這是她第三次馬拉松,也是她最艱難的一次。

「我能夠參加這場馬拉松比賽,這並不容易。每一步,我都很痛苦,我在想,我只需要完成。我只需要完成。 」

當回到洛杉磯時,Hayes 開始認真尋找在西雅圖的工作。她接受了幾次不錯的電話面試,但是他們仍然需要她的指紋來進行背景調查,她很擔心。

她說:「我感到十分沮喪,我的過去一直纏繞著我,我要攀越這座高山。但是我知道,我只要將一隻腳放在彼此面前,那我就可以完成比賽。」

幾周後,她飛抵西雅圖,在醫院接受了最後階段面試。她的逮捕記錄出來了。她對自己的過去負責,並解釋說她現在已經改過自身,並準備證明自己。

回到洛杉磯,她等待電話。電話響起,她得到了這份工作,將在兩周內在產科病房開始工作,她欣喜若狂。

影片還有 David Askew 和 Mody Diop 的感人至深的故事,我不打算再劇透了。

你不感動,我不相信

圖片來源

「我在法庭中做的事都是懲罰,」Craig Mitchell 解釋:「而我在跑步團所做的是更生,具有建設性、鼓勵性質的事。」

Skid Row Running Club 的宗旨很簡單: 制定跑步計畫,讓參與者關注自己與夥伴的身心健康,當有人迷失時,會有其他人施予援手。安排拜訪慈善機構或義工服務,讓更多人彼此幫助。參加當地、國際的跑步活動,透過接觸新的環境、文化與當地人,提升個人成長與擴闊眼界。加入的成員必須回饋他人。如果谷友能夠戒除毒癮和酗酒惡習,並彰顯對跑團的奉獻精神,Craig Mitchell將帶他們參加國際馬拉松賽。

Craig Mitchell 法官說:「我希望帶他們找回尊嚴。」

他們前往義大利參加了羅馬馬拉松,前往加納、耶路撒冷與峴港參加馬拉松賽,這些經費全都是法官自己掏腰包的。法官的身分並不適宜眾籌,所以他的家人以及許多朋友紛紛慷慨解囊,挺身而出。

從這個激勵人心的影片中,我學會了……

圖片來源

世上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編按:《Skid Row Marathon》於Vimeo有得睇 (48小時任睇價: 美金$4.99)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這個法官罰人跑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