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上篇《[野獸山徑] 密林中穿梭 (WaiYi篇—上集)

「野獸山徑」包含大量越野技巧﹕穿越原始森林、攀爬、游繩及溯澗。到達 cpB,已走了25公里賽程,嘗試過穿梭於原始叢林、爬過石牆、以及游繩上落,但仍然未見溯澗路段,心中不禁質疑﹕「究竟溯澗未? 條澗去左邊呢?」


與朋友分道揚鑣後,跟隨絲帶指示,沿著山邊的叢林小路走,深入森林中,橫過一小段乾涸的碎石路後,終於柳暗花明又一村,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的濕石和水流出現了。溪河的下游水流比較平緩,水深亦只有鞋面的深度﹔越向山上走,水流越湍急,某些位置的水深能達小腿或以上,有時亦需要跨過/爬過一堆又一堆的大石。賽後有朋友分享,能堅持以滴水不沾的方法完成這段溯澗﹔相反,我極愛涉水而走,那種讓溪水流過雙腳的冰涼快感,實在是一種享受和樂趣。


走過了溪澗後,再次回到森林繼續上山。這段枝繁葉茂的森林路,簡直有如仙境一樣,極鍾情於觀摩大樹的我,不惜放慢一下腳步,稍稍駐足欣賞這幅大自然的美景。上逐鹿山中途,又下起雨來,鬆軟的泥路開始變成濕滑的泥濘路。人生至今走過最高的山就只有大帽山,而大帽山高度不足1000米,賽前確實擔心是否能應付高1414米的逐鹿山。逐鹿山頂前,有幾個介乎高750米至900米的上上落落,雖然感覺上距離走得比較長,但這種山勢地形卻有助我適應從未走過的高度,因此當日走起來比想像中的容易。

過了逐鹿山頂,雨開始越下越大,越下越密,整條賽道都變成泥漿路,是非一般的泥漿路! 泥漿深至我所不能預計或目測的厚度,超過一半路段的泥漿路都是厚得能包裹整對鞋,是完完全全能將整對鞋由頭到尾、由面至底深深埋在泥漿裡的厚度。由逐鹿山頂到 cpC,又是另一段長得更嚇人的下坡路。長5公里、闊至3人、斜度比例為24%的泥漿下坡路,號稱防滑能力最強的 Megagrip 鞋底,在這種地形上都形同虛設。要安全地走過這段泥漿路,大部分跑手只有靠抓著兩旁疏落的大樹,用滑行的方法由一棵滑落到另一棵,更有些跑手一股氣坐在泥漿上,索性「瀡滑梯」到底。這段路實在太精彩,中途還加插了2幅垂直游繩落崖的路段,可惜在這種天氣、這種路況下,根本無暇空出雙手留影,快快到達 cp 才是上策。

每次到達檢查點,最興奮的莫過於見到同行朋友,互相討論走過的路段,分享狼狽的經過,確實是心靈精神上的補給。經過滂沱大雨的洗禮,越覺寒冷,幸好大會準備周到,於 cpC 提供熱食,有芋頭米粉、綠豆眉豆湯、粟米等等,食物豐富得不得不逗留多點時間,吃多幾碗填飽肚皮。根據大會地圖,到達 cpC 距離為36.5公里 (手錶顯示為40公里),當時累計時間為接近10個半鐘,賽事只餘下大約15公里,心中盤算著﹕若繼續以目前比賽速度走的話,應可在3小時內完成餘下路段,入黑前就可以回到終點。當大家都以為走過最難的逐鹿山後,可順利輕鬆走完往後的15公里路時,才明白賽事的精髓在於「好戲在後頭」。


離開 cpC,立即接上一條斜度超過45度的小路,拐一個彎再次轉入密林。就在這一瞬間,眼前的山路讓我頓時目瞪口呆,真的有一種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為了「野獸山徑」這個比賽,賽前確實進行了多種山野技巧的練習,自以為準備充足,卻忽略了「泥漿」這重要一環。斜度達22% (即接近1:45)的泥漿路,左右兩旁沒多少樹幹可以握住,有時甚至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抓著一堆草根或泥漿裡的樹根,才能勉強向上移動。

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做「走一步退兩步」的狼狽,泥漿濕滑得完全不能挺起身行走,每當嘗試用力向上一踏,總會向後退,要花力抓著樹幹才能稍為向上移動,有時更會狼狽得整個人都趴在泥漿上,要用雙手按在泥漿上,奮力向上爬。到達972米熊空山前,就是這樣在泥漿裡掙扎著爬行,確實消耗不少前段預留的體力。毫不容易走過熊空山和幾個大大小小的上上落落後,又再一次面對能吞沒整對鞋的泥漿下坡路。一場大雨,讓這段下坡路變成小泥漿流,只怪自己技術還未到家,多次嘗試行走,不消幾秒就會跌坐在泥漿上。放棄這無謂的堅持,決定跟其他參加者一樣,索性坐在泥漿上滑下去,確實比用走的更快(有時更快得差點控制不住方向,有跑手更因此而撞上樹幹,受傷了)。

由cpC到cpE,短短10公里的賽程,就花了差不多5小時,實是預料之外。到達 cpE,以為快要望見終點之際,工作人員突然鼓勵我,只要走多個400多米高的小山後,就完成賽事。媽呀! 你以為你說成是一座小山,它就是一座小山嗎? 賽事餘下5公里,已走了十多個小時,加上一路上不停與泥漿搏鬥,確實花光了大部份體力,眼前再出現一條比大帽山道還要斜、比先前的泥漿路更要平滑得多、沒有任何樹叢的泥漿上斜,足已叫人崩潰。當時跟4至5個參加者一起走,大家都變得默默無聲,只顧垂頭奮力向上爬。看看手錶,望著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心越急切,落山時已經抱著大無畏精神,忘記有可能會滑落山邊的可能及危險,一個勁兒衝回終點。最終敗在零經驗的泥漿路上,始終未能趕及在限時內回到終點,心情確實有點失落。

這一場的失敗,反映了賽前準備的不足,對路線的研究仍然不完全,以致比賽中過份樂觀,反而對不熟識的路況束手無策。「野獸山徑」,縱然未能成功挑戰,卻是至今表現最為滿意的一場賽事﹔過往比賽會出現的退賽心態,在這場賽事從未出現過,即使路況惡劣,跌倒過無數次,要完成賽事的心態從未動搖過。第一場海外賽,感受不一樣的山徑,增加越野跑的經驗,讓人從中成長,成為重要的一課。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野獸山徑] 密林中穿梭 (WaiYi篇—上集)
[野獸山徑] 寓比賽於練習
「野獸山徑」第一回練習
Wai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