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阿歹,生命中的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 | 謝覺偉細訴人生的轉彎位
睇見眼火爆,成大抽葡萄,怪獸你就好

男人的浪漫,除了豆腐火腩飯和自彈自唱李香蘭 (夜雨凍,雨點透射…..,OKOK唔唱) 之外,還可以是與競爭對手衝線後來個深情擁抱、為累極躺下來的隊友溫柔地餵水、等了良久為向衝線的香港代表遞上枝區旗、對亡母的思念和虧欠流下男兒淚…..,再加上粗獷的外型,浪漫x 3。

阿歹與KC,衝線後情深的擁抱,唔臭嘅咩

粗獷外型的佬是34歲阿歹,謝覺偉,一個黑黑實實,剷個平頭裝,留有小鬍子的中佬。我同阿歹係深水埗運動場,一齊回望這個佬34年來由傑志足球隊跑到上山的路,仲係愈走愈快。

佢有幾快?

「係廣州跑左一隻馬,2:40:12。」
「嘩好快。」我例湯例水俾反應。
「跑完之後我睇番時間,跟住我攞左條大毛巾,包住個頭係度喊。就係爭個12秒破唔到2:40」好明顯我俾錯左反應。

不過去年渣馬阿歹終於跑2:39:18,攞左一千元番屋企俾老婆,好開心。相信今年謝太應該有10倍咁開心。

阿歹近年冒起,山界年資唔算長,第一場山賽是2019年 Salomon TTTHK Challenge 40km,以04:20完賽,力克烏克蘭和法國選手奪全場冠軍。他在今年的紫崗挑戰賽 (28K) 和逆之男 (18K)都得全場總冠軍。

第一場山賽,已經To The Top

最令人津津樂道自然是今年9月的「香港山路錦標賽2022」50K,爭奪代表香港出戰泰國的越野世錦賽,他與 KC 和怪獸一齊衝線 (見KC的路 – Follow Your Heart),分不出高下,猜猜誰是第三名在 FB 洗板數天。最終他能夠代表香港參加世錦賽40K,以3:58衝線,全場第49位,亞洲最快,前面全是歐美及澳洲的跑手。

KC、怪獸、阿歹一齊衝向終點,必入香港越野跑的歷史檔案

少年迷路,轉左好多彎都未到

阿歹條路由足球開始,他是學界足球精英,16歲加入傑志青年軍,一年後上到甲組,wow,傑志喎,不過成年坐係冷冰冰的後備席,齋睇,冇得落場。

「我覺得自己冇乜價值,有點灰,加上好少錢,大個啦,唔可以仲要屋企人負擔。」其實當時他只不過18歲。

少年阿歹,連扭幾個,間條衫果個呀

「身邊好多朋友都做晒嘢,你每個月只得果幾千蚊,有時佢地叫我出去玩,我話唔啦,聽朝要練波,唯有咁講。」

「好失意,由18歲到26歲我都冇做運動。讀書唔叻,條路好窄。做下運輸、sales、後來做裝修。反而做左三行至開始番跑步。」

「點解? 照計冇乜關係,係唔係你之前踢波都操開跑步?」
「其實踢開波啲人都唔鍾意跑步。」我又自作聰明多一次。
「咁點解你會有動力keep住跑?」

阿歹開始細訴他生命中遇上的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

母親 – 一生的牽掛 永遠的力量

「媽咪在我29歲時去世,果時我跑馬的時間已經做到2:40,我諗我而家有嘅野、稍稍有一樣嘢會比部份人強一點的,其實都係佢俾我。

媽咪患有病毒性腦炎,懷住我的時候,醫生說如果繼續懷孕到BB出世,會對身體極不利,而且當時家庭已有兩個家姐和一個阿哥,四周圍的人,包括阿爸阿婆親戚都極力勸媽咪落左去,況且媽咪果時35、36歲,屬高齡產婦,高風險,但佢一意孤行,堅持帶我嚟呢個世界。

阿歹生命中的兩個女人,是牽掛也是力量

結果由我讀幼稚園開始,媽咪一直要卧床,不能行動,直至佢離世那天。後期更神智不清,連我都唔認得,叫唔出我個名。佢為左生我至會承受呢啲痛苦同折磨,呢條刺一世都在我心中。每當跑步看著天空,見到夕陽,我都諗起媽咪………」阿歹開始聲音顫抖,雙手掩眼。

「我係泰國跑緊世錦賽期間,我喊左3次,想起媽咪如果見到我穿起香港隊的跑衣,代表香港參加比賽會係點…….」阿歹已說不下去。

阿歹在地上力拚,母親在天上微笑

「我係屋企好少講呢啲事情同感受,講起我一定喊,但我唔想俾佢地見到我喊。」
「雖然媽咪冇機會見到,但我用心去做,因為佢永遠係我裡面。」

母親,是阿歹一生的牽掛,永遠的力量!

>

太太 – 唔反對當支持

「你唔做三行,走去做教練,花咁多時間跑步,老老實實,你知唔知太太心底點睇你,係人生中轉左個咁大嘅彎?」

「我係IG都分享過,其實我冇聽過太太對我嘅支持,但至少佢冇反對!」
「人地唔反對,你就當支持,咁鬼正面?」

「其實佢開頭係有啲擔心,佢問,有冇錢架? 你搞唔搞得掂呀? 夠唔夠呀你? 做男人緊係答話掂呀,OK呀,唔洗擔心。」

「最重要係佢見到我開心過以前好多,以前我成日黑口黑面,唔出聲,殺死人咁。佢而家見到我日間去練跑同教班,返到屋企係笑嘅,開心嘅。」

你睇見痛苦?我睇見幸福囉

「佢知我冇乜朋友,但而家好多跑班學生變左我嘅朋友,係跑界越野界將我嘅世界擴闊左好多,同以前真係好唔同,所以佢都開心。」

「我同佢講趁而家我有能力嘅時候就要去做,如果到我40歲時,想做時已經做唔到,佢就話你想做咪去做囉!」

唔好覺得老婆說來雲淡風輕,阿歹,呢啲堅係百分百嘅支持!

Sammy 幫我自閉解鎖

「我係一次私房賽認識左 Sammy (Kolor主音歌手),佢想搞個跑會玩下,踫啱我剛剛考左個美國田徑教練證書,我覺得係一個機會試下做教練,另闖一條未試過嘅路。而且裝修的工作也不太穩定。我問過太太,佢話你咪去試下。

於是我地係今年5月成立了「頑張」跑會 (日文有加油的意思,根據維基辭典,「頑張」也有堅持己見、堅持渴望的意思,可能好反映到 Sammy 同阿歹的性格),不收費用,歡迎想接觸跑步的朋友嘗試一班人跑步的樂趣。最多時候有八十多位,active的也有三、四十個,算唔錯的發展。有些同學一開始行快少少都覺得辛苦,到完成10K、半馬、全馬,見證佢地成長、進步、奮鬥,好開心同好有成功感。」

頑張跑班,唔係個個都有紋身,絕大部份個樣都好善良

「Sammy 對你有乜野改變?」

「唔係識到 Sammy,唔會有而家嘅阿歹。我當 Sammy 係我阿哥,佢同我阿哥一樣年紀。我係一個好孤癖的人,朋友聚會的邀請我都會say no,冇乜朋友,收收埋埋,同人傾偈一句起兩句止。」在我前面的阿歹絕對不是。

Sammy 把阿歹帶進一個遼闊的世界

「我同 Sammy 講頭幾堂我唔講野,所以佢向啲同學講,你地有嘢就要問教練,佢唔係好講嘢。同學真係問,我開始同佢地溝通,完左一齊食飯,吹水,成個人開朗左。其實開頭我仍然有啲唔自在,唔係咁享受,諗起又要食飯又要見到佢地要諗嘢講,但到後來大家已經無所不談,包括失戀、個人感受等等。我學識對人要敏感,要主動關心人,都係一個教練必須具備的條件。」

Sammy 幫阿歹打開左一道閘,解鎖左一個叫自我封鎖,帶他進入一個遼闊的人際世界。

阿歹 – 重新裝修生命

「26歲我結婚,我食左十幾年煙,覺得自己好肥,開始諗起要戒煙。我去度蜜月時帶左3條煙,同老婆講,我食埋呢3條煙,我從此唔再食。」
「佢信?」
「我用結果遊說左佢,我真係冇再食」
「你係意志力好強的人?」
「係,我係一個唔服輸的人,我第一次跑半馬,1小時50幾分,喘晒氣,撞晒牆,唔掂,同自己講唔可以再食落下。」
阿歹的戒煙之路說來輕描淡寫,其實背後是一份上天的禮物 – 意志。

阿歹未來的目標是路跑同越野雙線並行,明年3月有渣馬和東馬,也想有機會參加國際性的越野跑,例如 UTMB 和 CCC 等,他說目前最有優勢的距離都是70K或以下,但會嘗試去到100K以上的賽事。

他最近成立了屬於他自己的跑班 (叫「無名」),目前人數雖然唔算多,但這是他希望做和喜歡做的事情,長路漫漫,生活迫人,但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喜歡哭的阿歹,絕對是個多情的人。

「我相信只要肯擺時間俾同動力去做一件事,一定唔會差,點解見唔到成績? 只因為你未夠想做。」

阿歹努力呀,轉個彎就到

阿歹條路絕不平坦,好 technical,彎彎曲曲,唔係 runnable,但憑藉遺傳自父母親的一份優質意志,加上遇到幾位天使,雖然要上山落坡,阿歹展現了他細膩的腳法和堅強的鬥心,盤扭越過難關,朝著龍門衝去,希望他最終取得 score,看見一位慈祥的女人在天上的微笑!

彩蛋

「你點解叫阿歹? 個名點嚟?」
「原本啲 friend 因為我跑得快,叫我做大大,簡單啲就咁叫阿大。後來遇上 Sammy 同跑班同學,成日話我迫害佢地跑,於是改左叫我做阿歹,表示我唔係好人嚟,仲好鬼惡死。咁我又覺得呢個名OK型。」

「咁跟我學跑步的,都會叫歹徒!」

PS

原來這是我第60篇在 Fitz 寫的稿,像跑手回頭看 Strava 才知自己已跑了那麼多里數,咀角或多或少有啲啲微微向上。最近睇林日曦一篇文章,他說電台流傳一個笑話:好多人應徵 DJ 時被問到投考原因? 他們都說因為好鍾意講野,其實電台唔會因為你鍾意說話而請你,喜歡做節目主持人因為有好多意念和感覺想講俾人聽。我真係咁多嘢想講咩? 會唔會係腦霧?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