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前夕@囉唆大叔
暴風雨前夕@囉唆大叔(按圖放大)

四月十日星期天,一萬名跑手帶著興奮心情,來到一般香港人都仍然感到陌生的郵輪碼頭準備上線;幸好,到目前為止,在這遍地方之上,廣東話仍然是主流語言。但無論說起那一種語言,大家還是認同跑步是一種國際身體語言,只要你或妳著上運動裝、穿上跑步鞋,目標就只有一個,就是出盡全力,返回終點。

素跑組@囉唆大叔
素跑組@囉唆大叔

各路英雄能夠精神飽滿到達會場,事關主辦單位是一群真·跑步人,將起步時間鐵定在早上八時半,大家終於不需要倒塔咁早起床、晚飯未消化就食早餐、慧眼都未開就上廁所。其實跑手可以睡多兩小時,真的對表現有莫大幫助;來到會場其實就是嘉年華會,將fun同run放在一起,對全民跑步運動確是有正面幫助。出發前,忙著裝扮與各方好跑友合照,差不多錯過了起步時間。眼見天色已漸沉,再過三十分鐘,似乎跑手們跟暴雨撕殺的場面一觸即發;而為了避免淋雨,唯一方法便是跑快一點。

起步笛聲一嚮,各路人馬都爭取有利位置,盡可能在左右路邊發力,既可加速、亦可上鏡,但始終路面寬度實在太窄,在以後多段的行人路亦是,相比預期有很大落差,不要忘記這次是比賽,不是一般街頭練習,真的沒有閒情欣賞本來是悅耳的音樂,路線太不像樣了。終於來到雙線行車路段,情況好了一點,不太需要急剎車、也不會左右互踫。

三公里之後,似乎上天都聽到跑手們的呼喚,天氣又濕又熱,所以來到觀塘繞道,甘露從天而降為大家消暑一番;鞋雖然也重起來,不過競賽是公平的,大家都是正在面對相同的環境,要分輸嬴,就要講求自己的實力、戰勝心態和平時的鍛練了。說明是fun run,旁邊總會有一兩位裝扮絕頂的參賽者在身邊擦過,也順道為對面線的相熟健兒high five打氣;如果沒有跑在跑道之中,塘邊鶴是不會明白箇中感受的。

半馬組扮嘢冠亞軍@Aston Law FB
半馬組扮嘢冠亞軍@Aston Law FB

來到回程最後五公里,雨更是愈下愈大,路面竟然出現水漥;大家都成為越野賽選手,不想成為超級落湯雞,就要跑得比快更加要快。可惜在衝線一刻,傾盆大雷雨都讓攝影師嚇怕走了、嘉年華拉倒了、行李區的鐵馬和banner都吹榻了。慢腳的跑手們就站在濕冷的空曠地方,至少等候十五鐘才可以拿取行李,而唯一大會能夠舒緩焦急的選手們的,就只有一個大黑色垃圾膠袋;當要比較「好凍」和「凍」的分別,無奈只好說聲有勝於無。

風雨下的香港街馬 4

完賽跑手急需人道援助@囉唆大叔
完賽跑手急需人道援助@囉唆大叔

似乎跑手的尊嚴仍然得不到一份正面的評價,難道一片有瓦遮頭、可以換衫、浸腳按摩的室內空間都找不到嗎?難道郵輪碼頭只可讓遊客進註而香港人便被拒諸門外呢?主辦單位的靈魂人物都是跑友,事實看在他們眼底裏,又會有痛心的感覺嗎?

天公不可能為香港永遠製造美好,只有香港人自強,才可以擺脫枷鎖。

原文載於網誌這是一遍融合人、大自然、生活態度與公義的樂土。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失眠前 我想記得在香港之巔的四十七件事
玩樂山澗遊
囉嗦大叔@Fitz.hk
Fitz Hiking 行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