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6日,Eliud Kipchoge 在意大利蒙扎進行了 Breaking2 馬拉松以兩小時完成的速度挑戰,最終他以2小時25秒的成績衝破終點線,向人類極限發出挑戰。這一舉動向全世界的跑者證明: 追求偉大的目標不僅僅出於個人理想,更是本著推動整體運動發展的精神。

Breaking2 挑戰讓 Kipchoge 被受世人關注,而這位肯尼亞長跑冠軍(同時也是世界馬拉松紀錄的保持者),早在21世紀之初就與 Nike 保持著緊密的合作。那時,Kipchoge 是一名年輕的越野跑者,剛剛斬獲自己的首個世界冠軍 (2003年世界越野錦標賽洛桑站),在隨後的職業生涯中,他以所向披靡的表現為自己贏得了當之無愧的稱號——史上最偉大的馬拉松跑者之一。

2013年,Kipchoge 獲得了自己的首個馬拉松冠軍。他在隨後的11場比賽中接連獲得了10個冠軍,創造了馬拉松領域無人能及的輝煌戰績。在即將到來的跑進兩小時挑戰中,他將帶著堅定的信念向兩小時大關再次發起挑戰。


Kipchoge 評價自己是一個「熱愛挑戰,擁抱科技創新的人」。一直以來,他致力於推動馬拉松運動的發展。而 Kipchoge 本人,正是實現突破的關鍵。

對突破的渴望不斷推動著 Kipchoge 進行更加刻苦地訓練,與此同時,他也在推動跑步科技工程方面發揮著重要的影響力。過去5年來,Kipchoge 為 Nike 跑鞋產品提供了重要反饋意見——包括 Free 系列跑鞋、Epic React 跑鞋、Pegasus 跑鞋和 Vomero 跑鞋。不僅如此,他更是 Nike 重新定義馬拉松跑鞋的重要合作夥伴。

Kipchoge 最先測試的產品,也就是後來在2016年1月推出的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跑鞋。測試過程中,他立刻愛上了跑鞋的推進力和落地腳感。幾個月後,Kipchoge 先後在倫敦和里約的比賽中再次穿著了當時尚未正式發布的 Nike 跑鞋。當他在巴西摘得金牌沒多久後,他向 Nike 設計師提出了挑戰:「在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跑鞋後,對於跑步還有什麼新的想法嗎? 是否有新的計劃打造具備更加先進功能的跑鞋產品?」

從那時起,針對 NEXT% 跑鞋的每一次升級,他都提供了關鍵性的反饋。

Kipchoge在 Breaking2 挑戰中穿著的Nike Zoom Vaporfly Elite跑鞋上寫下了「突破極限」幾個字,這也是推動他不斷進步的座右銘。

KipchogeBreaking2挑戰之後的比賽跑鞋:

Breaking2挑戰: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跑鞋
2017柏林馬拉松: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跑鞋
2018倫敦馬拉松: 採用 Nike Flyprint 鞋面,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中底科技
2018柏林馬拉松: 採用 Vaporfly Elite 鞋面,Nike ZoomX Vaporfly NEXT% 中底科技
2019倫敦馬拉松: Nike ZoomX Vaporfly NEXT% 跑鞋

2016年,Kipchoge 首次造訪 Nike 運動研究實驗室 (NSRL),這也是 Breaking2 之旅的一部分。這段經歷鞏固了他與 Nike 的友誼——自2013年起,Kipchoge 就常常向 Nike 提供與馬拉松跑鞋相關的反饋建議,而這也同時開啟了他職業生涯的新階段。

Kipchoge 和 Nike 運動研究實驗室之間的緊密合作於他在蒙扎賽道上的出色表現中得到了體現,隨後,他在2018年柏林馬拉鬆比賽中創造了新的世界紀錄。這也激起了 Kipchoge 不斷突破極限的渴望——體現於他如何照顧自己的身體,如何為比賽做準備以及如何調整狀態迎接新的挑戰。相應地,Kipchoge 的激情也促使 Nike 運動研究實驗室不斷追求以科學為導向的創新,從而突破運動表現。

Kipchoge穿著一雙升級版本的NEXT%跑鞋、2019 Nike Aeroswift Singlet 跑步背心、運動員專屬款Nike Aeroswift Half Tight 緊身褲,及他在Breaking2挑戰中穿著過的護臂和2019 Nike精英跑步襪。

10月12日,Kipchoge 穿著 Nike 升級版本的 NEXT% 跑鞋,再次挑戰馬拉松跑進兩小時。無論挑戰的結果如何,這一獨特經歷都將帶來更多的反饋和問題,而這些都將推動馬拉松運動取得進一步的發展。

最後他成功了。

資料由 Nike Hong Kong 提供

其他文章:

廣告
Fitz
我哋坐唔定、無時停,唔做運動唔舒服! 只要係有用知識、重要資訊,以至好玩話題,Fitz都會全力搜羅,同時鼓勵「郁民」齊齊參與,打造一個開放嘅運動生活資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