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應該比較少玩中國大陸的山賽,若不是女王邀請,我也不知道廣州從化會有越野跑比賽。之前我只知道從化是浸温泉的地方。 今次也是我第一次跳出香港,參加境外的越野賽事,算是挑戰自己,也可以感受不同地方的野外風光 (i.e. 更困難的賽道)。

廣州從化50越野賽算是當地其中一個著名的比賽。

賽前準備

也許大陸市場夠大,賽事對外地跑手的支援不是太多:

  1. 交通運輸和領取跑手物資的資訊很晚才發放。大會都是在賽前個多星期才通知選手領取物資詳情
  2. 領取物資只是在賽事前的星期四、五,一天在廣州,一天在從化,更不設代領。我見有外地跑手都在官方微信查詢能否代領,官方回答也是不置可否。事後,我和女王討論過,箇中原因可能是大陸很多比賽都發生過代跑、虛假號碼布的情況,所以大會就用這招斬腳趾避沙蟲
  3. 若果要玩大陸的比賽,有兩樣是必須,第一是中國手機號碼,因為很多時報名都是用11位中國手機號碼驗證,二是跟蹤大會的微信官方帳號,因為主辦單位一般都用微信來發放賽事消息,電郵不是太流行

起步前

我們要在早上0700 抵達預定上車地點,從天河體育中心出發,全程高速公路也要將近一個半小時才能抵達起點。 我們組別在0930 起步,尚餘的時間就去取號碼布、換衣服、準備一下上山要用的物資。活動義工也熱情,有位大媽級的義工在物資站當值,她知道我從香港來,操著豪邁及濃濃捲舌音的普通話教我要貼好號碼布,綁好行李牌和指示寄行李的攤位。

不知道大會主辦單位是否很喜愛 Coldplay,在起步之前,大台不斷的循環播放他們的樂曲。這令我感到歡喜! 起步前五分鐘,我們一邊聽著澎湃音樂,一邊懷著興奮心情準備出發。

賽事途中


槍聲一起,跑手們應聲彈出,我們參加了30公里賽事,同行也有一大班17公里的選手。我和女王同行,女王的兩名女友人已一馬當先快放出去了。我心想,國內同胞真強勁,剛剛起步就是連續三公里的上山公路,幾乎個個人都是跑上去!我和女王靠右走,慢慢依著自己節奏快步行上山。我一直就把開頭三公里的上山路,當成逆走麥徑八段上大帽山頂一樣,只要一小時內能夠完成這路段,要在七小時內完賽應該不是大問題。

大約上升到600米高度,我們離開了馬路,轉上泥路。即使路徑是標名是「國家觀光自然步道」,也不是像香港麥徑般平整,大部分是碎石泥路,十分 raw。由600米至頂峰1100米左右,全部都是密林,加上道路狹少,只能容讓1-2個人穿過。有些泥坡的斜度達50度,需要手腳並用才能攀上,這等位置就會出現人龍。我們就趁著其他人行到無力、氣來氣喘時「扒頭」。不過要在泥路超前,對「股巨肌」要求相當高, 當我爬到上山頂時, 「股肌」已發酸發麻。

上山之路人頭湧湧,我們要在彎路才可以越過前人。
上山時大家都慢下來,我們就趁這時發力上前。

還好,高峰之後就是下坡, 而且是一條長長的天梯,足足一公里! 我們放柔雙腳,放鬆全身肌肉,慢慢的由地心吸力拉我們下山,順道也震鬆雙腳、腰部和雙肩的肌肉。由山頂1150米下降至600米的山腰,在半小時的路程中,肌肉酸麻感已經消去得七七八八。我再看看手錶, 首七公里,上升近一千米,用了約2.5小時,我很有信心可以在七小時內完成賽事。

回程時遇到掃尾隊的義工朋友,我們不會被你追到的。

CP1 設於旅程的第11公里,下山後,我們跑多4公里馬路,就可以去補補水,拿點食物。抵達公路時已經見到頭車選手回程,我們互相鼓勵後, 拍拍手,打打氣,又再上征途了。我們沒有在 CP 等留太久, 女王替我拿了一杯紫菜湯,而我拿了一塊麵包,夾著一大堆榨菜肉絲就立馬離開了。

我們沒有在CP1 停留,拿了食物就立神離開。

有關補給

30公里的山賽,天氣不算炎熱,間中有雨,故不用太依靠大會補給,我們在水站都是掃瞄一下號碼布,再補補水,捉緊時間就好離開。在我的背包之中,帶了一大包 Chips Ahoy 朱古力餅,兩樽維他檸檬茶、一包童星點心麵,一包二寶橡皮糖。 朱古力餅和點心麵熱量夠,又夠鹽份;檸檬茶有茶味,可以提神,也不像可樂般有氣,令到腸胃不適;橡皮糖就是甜品,當行到「發忟」時,食一粒包保「乜火都落曬」。越野跑太辛苦,在漫漫長路總要找點自己喜歡的食物來安慰自己。

行山飲檸檬茶好開心,我記得個時行毅行都係飲佢來提神。

城市小孩行樓梯,鄉村小孩爬慣山

回頭要重登天梯,由600直上1250米。女王一直講樓梯是她弱項,笑言我是城市人,行樓梯比她快。我見她行到面青青,我就更怕怕了,是故我讓她收慢腳步,當每行10級, 雙腳就要停一停頓, 拍一拍, 大呼大吸回好氣之後才前行。行樓梯是比心理,別人上前,就讓他們過好了, 跟著人反被拉爆就無謂。

這條天梯約長一公里,由600米爬升到1200米。爬上去相當費力。
其實大陸的標語告示牌,有時都幾風趣幽默。

我們用了一小時, 登上全段最高的天堂頂猴子額峰。想不到玩山賽,見到一群山羊,當我想跑去影相時, 牠們一哄而散,沒入茫茫樹林中。

第一次玩山賽看到山羊,真有趣。

山上風勢凜冽,夾著冷凍的雨粉,我們在路牌上影相後,便立馬離開。下山路才是真正挑戰,也是女王發揮下山好本領的絕佳機會,我看她雙腳輕盈靈活,在早已變成鬆軟泥濘上左穿右插。我一邊看路,一邊平衡身體,她就在看花看風景。不一會,她已經超前了我好幾個身位了。 這段下山路相當有挑戰性, 若果在香港的話,我認為就似由狗牙嶺下降至石澳一帶的路況。

我們在全段最高點: 天堂嶺猴子嶺峰合照。不過山頂太冷,我們沒有停太久。

競速八公里

由1200米下降至800米,我也有點腳震。跑了一會平路,就抵達 CP2。 CP2 的義工和我們說,這兒下降8公里就是終點,我記得路線圖, 最後一段路是馬路,難度一星。女王說她身上還有水,我的背包還有半樽檸檬茶,我們都一致同意不入 CP,直接衝線。 我看看手錶,我們用了4小時50分左右就完成了2/3行程,應該可以超額完成,6小時內衝線。

下山路並非柏油路,而是沙石路。汽車碾壓過的地方比較平坦,我就沿著車路順跑下山。沿路偶有起伏,也有泥坑,我和女王也不敢跑太快。後面一直有從後趕至的跑手, 耳後間中會聽到「嘭嘭嘭」的急速腳步,之後跑手就會在身旁閃過,沒入前方彎路之中。

即使無奬,都要有靚相。我們跑下山時見到攝影師,立馬擺姿勢影相。相片來源: 多吉

下山之際,看見有一攝影師慢慢下山,他背著重甸甸的攝影背包,身上帶著一部單反,排著一支長鏡。跑了數公里斜路,我右小腿有點作抽筋,女王停下來幫忙按了幾下, 就在這短短十秒之間, 攝影師就拍下這個珍貴一刻。

臨衝線時攝影師多吉拍下了按腳一刻。

離開泥石路,回到公路之時,距離終點約一公里,時間經過5小時30分鐘,篤定 sub-6 達成。我和女王就是緩跑至終點,貫徹「即使沒獎也要靚相」的精神。最後大會衝線時間為5小時46分,最後所有參加者都可得到終點餐券一張,可以去拿腳骨粟米湯和雞脾飯吃! 贏唔贏都有雞食!

無論30公里或是50公里,大家都順利在七小時內完成賽事。好叻!
衝線一刻,多謝大會攝影師卡卡。
跑完比賽後,有餐飯食,有碗湯飲都覺開心感動。
完賽有飯券,憑票可以有雞脾飯食。

相片來源

大會攝影相片。比賽相片由攝影師所拍,筆者已盡力引用圖片來源,若有相片版權問題,請告之,定會立刻處理。

WL 網誌 Wing Leung’s Outdoor Blog
WL’s Instagram @chtwlaa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6313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樂施毅行者2018] 人人都是毅行者 成績總結
毅行慢腳 被遺下的靈魂
Fitz 行山 Hiking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