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Eszter Csillag @UTMB 今夜星光燦爛
今次寫的不是含情默默的 Kilian 神,是第5名的 Eszter圖: 貝洛忠

她首次參加170K UTMB 皇者之戰,最終登上了 UTMB 的頒獎台,與站於冠軍位置的 Katie Schide 只相隔4個身位,獲得全場女子第5名,奠定她世界級跑手的地位。今次寫的是一顆剛開始在國際舞台閃耀的星星,Eszter Csillag。

有睇開 Fitz 我寫的文章,早已認識 Eszter (亦知我常常藉此抽少少光環),她與香港是這麼遠那麼近。匈牙利籍的 Eszter,因丈夫的工作關係長期在港定居,在麥徑、鳳徑、港島徑等山野,不難見到她飛快的身影,她參加很多本土賽事,經常與香港的跑手操練,港味濃。

星光閃亮

8月26日黃昏6時,法國的 Chamonix 聚集了數千位世界一級的跑手,即將開展170公里的神奇之旅。天氣簡直完美,氣溫和濕度不能再好,輕風送爽,在變幻多端的阿爾卑斯山脈來說,如此美好的天氣反而令人擔心會否是暴風雨前夕的陽光。

Eszter 去年落場跑100K的 CCC 拿下殿軍,令越野界和媒體開始把眼球轉向她,iRunFar.com 把她放入今年 UTMB 的觀察名單,大家都想知 Eszter 究竟只是一閃而過的煙花,還是會長掛天上綻放光芒的星星?

賽後訪問 Eszter Csillag

因要照顧兩個女兒,完賽後 Eszter 趕著返回家鄉布達佩斯,以下是透過通訊軟件與她的訪問:

比賽策略

「UTMB 確是我今年最重要的賽事,相信亦是越野賽的殿堂活動,我萬分期待。」

「我和教練 Ida Nilsson 作賽前部署,發現賽道很多路段適宜快跑,長途但不算十分 technical,不過亦因此每年都見到不少跑手在初段耗盡,後段乏力而被拋離。以此為鑑,我們定了一個相對低風險的策略,前段要有意識控速留力。」

Eszter 說賽前估計27小時完賽,結果用了26小時32分便衝線。「我覺得確可以再做好點,跑完我仍然好fresh。」不同於由我講,她說來絕不感到囂。

乘著風,走進畫中;滴著汗,跑出藍天 攝: 同行香港跑手 Wing Chiu

Eszter 在首15小時由第15位追至第8位 (女子組),去到 La Fouly 進佔第6位,緊緊守在 Emily Hawgood 後面。

「其實比賽期間我大部份時間都不知自己的排名,支援團隊只講正面說話,對我說我做得好,pacing 正確,直至去到 La Fouly 才由大會嗌咪中獲悉排第6位。」

留前鬥後策略成功 圖: 貝洛忠

「教練 Ida 十分滿意我的表現,她在 Col de Montets (距Chamonix不太遠) 為我打氣,那裡擠滿人,見到她我真的感到激勵。她鼓勵我最後部份可以加速,或者有機會追到排在第5位的 Emily Haghgood。」結果 Emily 和她都同時加快速度,超前了一位,在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中,分別以第4和5名衝線。

溫馨小插曲,Eszter跑 完後翌日,在終點等候頒獎,期間也等待同跑會由香港來參賽的同學 Rebecca 衝線,為她打氣。

操練與支援

為備戰UTMB,今年3月 Eszter 往大加那利島 (西班牙於大西洋屬島) 參加120K (升7000m) 的  TransGranCanaria 越野賽,頭40K因胃部出現狀況,4個多小時內沒有進食,排名徘徊於40-46之間,但80K後胃部好轉,最後也能跑進全場女子第五名。此役令 Eszter 憂喜參半,喜是自己有實力從後追上,擔心的是胃部狀況不穩定,成為最大隱憂。

比賽後 Eszter 遇到營養師 Kylee,把問題告訴她。Kylee 說在 UTMB 之前可以整理到一份專為她而設的營養計劃,但需要 trial-an-error 逐步調較至最精準。其中加大了 sodium 的進量,因 Eszter 汗中的鹽份比例高,導致鹽和有關礦物質流失快。另外加進了不少澱粉質食物,包括飯、薯仔、waffle 等。Eszter 也轉飲 Tailwind,使每一份量加多了約200 calories,令補充水份的同時亦加大攝取熱能。此營養策略果然湊效,在 UTMB 的比賽中胃部運作良好,當前段慢速時進食較多,而後段是每20分鐘食較少量食物。

Eszter跟足營養師的建議,全程身體狀況良好,完賽仲話有好多貨 (我說的,佢冇咁囂) 圖: 貝洛忠

在夏季 Eszter 往了阿爾卑斯山脈3次作勘察和適應,基本的操練仍是在匈牙利。針對 UTMB 的長途賽和提升耐力,她經常在星期六、日作 back to back 連操兩長課,她以前是不會這做的。也寓賽於操,7月參加了 Eiger Ultra-Trail by UTMB (51K),獲全場女子亞軍。6月份參加匈牙利的 Hello Pilis Trail 越野賽 (46K),4小時19分完賽,即每小時約跑10K,勇奪全場總冠軍,即是跑贏晒男選手 (癲架)!

Eszter 的 support team 主要由她的朋友 Daniel Olvaszto 和太太 Emmeline Schelfhaut 組成,他們也參加了 TDS,完賽後留下來 support Eszter。Daniel 不是支援新手,但仍十分緊張,去法國之前翻看了大量 YouTube,參考如何做好支援工作。比賽期間 Emmeline 負責拍video,由於只容許一位supporter入 CP 的帳篷,她只能在外頭等候,由 Daniel 在內協助 Eszter。

「Daniel 是十分認真的人,由他打點我非常放心。但他在日常生活中卻超搞笑,常常令我笑翻。在Courmayeur CP 時我哀求他講個笑話給我聽減壓,他說要我去到 Champex-Lac (6個CP之後) 才會講,於是我唯有加快腳步。結果到了 Champex-Lac 時他把這件工作做得很出色。」唉,我竟然忘了追問E szter 他講了什麼笑話!

愛回家

細女 Noemi 開心到呢

每一次海外比賽,無論地點在那裡,於終點焦急地等待的,永遠是 Eszter 深愛的女兒,之前只有 Emma,現在有妹妹 Noemi 加入,鏡頭所見,Eszter 衝線後雖然又攰又濕,但她即用緊實的臂彎,抱起細女,而 Emma 緊緊捉著母親的衫尾,說她做到了。原來 Eszter 起步前要 Emma 應承,當媽媽起跑離開她時,不能哭,她凝視著母親,點著頭答應,還說:「我會幫手睇住妹妹。」當 Eszter 起步後,耳後傳那句振奮人心的叫聲:「Mama run, run, run, run fast!」

堅實的臂彎,盛載無盡的愛 圖: 貝洛忠

Eszter 還講了一件令她感到又有趣又溫馨的事情,是她的老爺 (father-in-law) 在賽後告訴她的。比賽進行到翌日,在家中的老爺問孫女 Emma:「你知唔知媽咪跑成點?」「知,第5名呀。」老爺獲悉後超級興奮,即刻在家庭的 chat group 宣布喜訊,仲加晒所有慶祝的 emoji。奶奶見到,即刻向他反白眼 (設計動作) 說:「喂呀,你唔好發放埋啲 fake news 啦,拉得架 (以上兩句係設計對白),家陣跑左100K咋!」 (大家可以想像到,老爺在正式完賽後,必會有說話給奶奶聽。)

>

明日戰記

Eszter 下一個目標是11月往泰國參加 World Mountain & Trail Running Championships Thailand,睇個名都好grand好打得下 (唉,香港連10K本土賽都要取消),希望她飲完冬蔭功湯再在山徑揚威。而她會在10月初回港居住,如果在麥徑遇見 Eszter 想追星 selfie 下,就要現在加緊操練了。

Eszter 的身影,會在10月後在香港的山徑如輕風飄過

iRunFar.com 在 UTMB 賽後亦訪問了Eszter Csillag,值得一看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