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HK100 應該是生活以來,遇到過經歷過最最最辛苦的一件事。為了要參與這個國際賽事,毅然忍痛放棄2016年跨年的荃打火,養好腳傷準備岀發。

今年的HK100是繼毅行後第二個100公里長途賽,亦是我自2016年認真開始參與山賽的第一個個人賽。賽前,為自己訂下18:30-18:59小時完賽目標時間。早已有心理準備,膝患會隨時岀現,所以計劃好用上山快落山慢的策略來追時間 (賽後,經驗豐富的朋友提點我,才知這個策略其實是錯誤的)。萬萬預料不到的是,起步後不久,右腳膝患就已經岀現; 到10多公里後,右小腿更加開始抽筋,為了遷就右腳,唯有轉移重心到左腳,以及改為全掌落山。誰知!還未到鹽田灣補給站,兩腳小腿就輪流抽筋 (再一次證明,小腿套是不適合我的。所以,到鹽田灣終忍不住要脫下小腿套,以後就算凍死都誓不會再穿小腿套跑步!)。幸好,頭半段狀態還可以,由起步到企嶺下,一直都可以跟足時間表走。在企嶺下補給站,比預定時間花多了10多分鐘作補給後,隨後幾個補給點都陸陸續續用多了半個至一個鐘時間才能到達。為了避免小腿用力過度再岀現嚴重抽筋,上山落山都全由大腿來發力,乳酸不斷積聚,雙腳越黎越累,在能力和體力有限的狀態下,深知已經無可能追回慢下來的時間,只期望到城門時,跟預定時間相比不會差得太多。不過,要考驗意志力的事果然會接二連三的岀現,肚痛、氣管敏感、反胃,統統都開始陸續發生。這一刻,真的會開始懷疑在這樣壞的狀態下,究竟可否走完餘下的賽程,再一次懷疑自己走長途山賽的資格和能力。



一直看著手錶計時間,越看越失望,走到金山時,意志終於崩潰,深深受到考驗。當所有事一窩峰岀現,就會知道身體其實一早已發岀了警告,告知你負荷已經超出了自身可以承受的程度。漸漸萌生退岀念頭,城門是一個要好好考慮的徹退位。雖然精神仍然不錯,但體力已經所剩無幾,尾段要走針草帽,確實是一個大考驗 (加上毅行的陰影,實在會令人卻步)。到達城門,胃口已經極差,胃已經無法再接受固體食物(幸好有朋友帶來熱湯作支援,否則,我應該會餓死山頭。想起漫漫前路,知道體力有限,早已有心理準備,剩下的17公里足以用到5個小時來完成。未能做到預期的賽果,坦白說,真的想放棄,等的只是朋友的一句勸退。無奈得到的是「得番10零K,緊係要繼續啦!」(結果,吞了一粒止痛藥,就死死地氣上路)

前所未有,針山用了一個鐘才到頂,計計時間,見20小時已難。捱完草山的長命斜,身體就開始嚴重抗議。在鉛礦㘭有發病的跡象,當時只能夠吞下四分一塊麵包,全身發抖,呼吸越見困難。這個位比較尷尬,進退兩難,盤算過後,還是趕緊起步到終點。四方山前後無人,大霧得只能見到腳前10米的路,越走越擔心會迷路。四方山到白波一段,身體已經超負荷,嘔了數次,要停下休息數次,浪費了不知多少時間才能到達白波。今年HK100終點前條修改了一小段路,不走大帽山道,改為走麥徑。即是說,終點前還要上一座小山,真的要了我條小命。終於捱到終點,終於病發,開始發冷、頭暈、作嘔,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這一刻忍不住要同自己講句:「攞黎賤」。

一路上都反省為何今個100公里會這樣辛苦,賽後經各位朋友的提點後,得岀以下結論:

  1. 目標時間定得太過進取,完全無考慮過傷患的影響
  2. 完全忽略突發事件的岀現
  3. 最主要原因是傷後無長課,抗乳酸能力差了
  4. 缺乏經驗,心理質素未磨練好。

2016年是決定走上山賽這條路的第一年,亦被傷患困擾了足足一年。2017第一個山賽,賽果雖然不理想,但經此一賽,讓我獲益良多,明白單靠體能訓練是不足以應付100公里,而且要循序漸進,了解自己身體。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毅行者2016] 人生中最寶貴的一課
[雷利全征] 第一個長途賽 = 意志的考驗”
Wai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WaiYi
有用不完的精力、坐不定、停不下來的一個女生,喜歡嘗試不同具挑戰性、需要極大體力和刺激的戶外活動。一直熱愛攀石、拳擊和跑步,近年才真正開始登山活動,一年前更開始嘗試越野跑,一試便不能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