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你有沒有吃過葡式蛋撻?

葡式蛋撻是我們六、七年級生的共同記憶,一度風靡大街小巷,從專門的烘培坊、肯德基、到任何的麵包店都能買到葡式蛋撻。這是太久以前的事,你還沒出生呢!? 那親愛的,你有沒有聽過 Krispy Kreme、一蘭拉麵、蜂蜜檸檬,還沒有共鳴嗎?

How about Vaporfly 4%? (居然開大絕,我準備好了)

這些東西都很像,就是一個東西因為天時地利人和以及新鮮感,突然間就火紅了起來。可能是嘗鮮或者趕流行,一下子要排隊三四個小時,甚至很多時候紅得連店家本身都不明所以。

我覺得我就有點像顆葡式蛋撻。


蛋撻的本質並不差,它本身是好吃的。但是因為觀眾對於產品的期待,往往會超過產品本身的價值。我這麼說好了,如果你花 20 塊走進店裡買個蛋撻、結帳只要一分鐘,那你大概會覺得它好吃。相對來說,如果你已經排了三四個小時……

那下場往往是:「不值得排這麼久!」「不知道在排什麼?」「很普通啊。」

因為不知不覺中,你已經把排隊的成本算了進去,期望在此時會無限制地竄高。相對的,葡式蛋撻很無辜,它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在這三四個小時的等待,蛋撻一批批出爐,它們沒有變得比較好吃、當然也沒有更難吃,蛋撻就是蛋撻。

改變的不是它,是你。

人畢竟是群居動物,很容易陷入一種群體活動的幻覺,那就是:大家排隊我也要排、人多的一定好,更重要的是要跟上xx,不跟上我就落後一波。

可我認為這樣並不好,因為此時你在乎的已不是產品的價值和適合度,而是「有沒有跟上」這件事,很多排著隊的人,搞不好根本討厭吃蛋撻好嗎?

我私底下的樣子,就跟網路上差不多。甚至我放上跑步筆記的文章也沒有藏私,為了閱讀方便可能還梳理得特別整齊。

如果你期待在分享會聽到什麼「絕招密技」、「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那都不會發生的。你會看到的,就是一個表裡如一的傢伙,一個對於跑步有熱情的市民跑者,說著大部份是自己的故事。

長得不算帥、跑得也很普通,但很有可能會講一些爛笑話,因為他很怕場面太尷尬。

所以,與其說是葡式蛋撻,更像是每個夜市都有的車輪餅。而且不是連鎖店,就是你家巷口的那一攤,品項還不能是松露巧克力、香草冰淇淋這種高級口味,只能是一顆十元的鹹菜圃車輪餅,調味就是鹽跟黑胡椒。

花個十塊吃個車輪餅,墊墊肚子覺得料好實在,好吃! 那就好了。車輪餅不是用來打卡炫耀的東西,沒吃到也不難過。

希望那天,可以跟大家一起簡單吃個車輪餅,不會聽到「不值得搶成這樣」、「不知道在搶什麼」。

因為車輪餅本人也不知道在你們搶什麼,而且他因此變得很緊張。

Jay的東京馬拉松裝備,他當天所穿的4%是跑友集資給他的禮物。

原文載於 Jay的跑步筆記 Facebook專頁,已獲作者授權。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6596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Jay的跑步筆記] 我對長跑訓練的理解
Jay的跑步筆記] 直到最後一刻,我都沒有放棄 (東京馬拉松2019)
[Jay的跑步筆記] 如果再也進步不了,我還願意繼續跑嗎?
[Jay的跑步筆記] 跑東京馬的裝備
[Jay的跑步筆記] 跑步是一種生活
[Jay的跑步筆記] 跑步令自己變得不一樣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Jay的跑步筆記
Jay, 1988 年出生在台中,18 歲負笈北上。2011 年退伍開始接觸跑步、次年完成初半馬 (陽明山半馬 2 小時 12 分) 、2013 年於攻讀碩士期間完成初馬 (匹茲堡馬拉松 4 小時 49 分) 從此一頭栽進馬拉松的世界,迄今完成 20 餘場全馬。目前長居美國北加矽谷,正職為朝九晚六軟體工程師,業餘從事馬拉松訓練及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