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跑者都有自己喜歡的賽前儀式,甚至像是迷信一般,做了不成功不會怎樣,但沒做,就是覺得怪怪的。

我習慣在賽前一晚把裝備陳列在床上或地板,一面細數著過去訓練的日子,也像是跟它們說:「明天就拜託你了。」

這次的裝備全部都是老朋友:

  • 帽子: Adidas climate Boston Marathon 2018
  • 上衣: Adidas tank top BURN edition
  • 褲子: The North Face Better Than Naked
  • 手錶: Garmin 235xt
  • 補給: GU Gel / Honey Stinger Gel, Waffle
  • 鞋子: Nike Vaporfly 4% (!)

唯一的例外就是鞋子。


這是一雙寄予了厚望的鞋子,在4%還很難搶、很稀有的年代,我特別看 Nike 的行銷模式不滿,所以即使有好幾次機會入手,也堅持不穿。

在芝加哥馬拉松賽後,跑團隊友看著我練得好辛苦,卻始終差一、兩分鐘PB,於是在不經我的同意下,集資買下了一雙4%塞給我。

「你不要因為這樣,就這麼委屈自己。」

我收下了鞋,跟他們說無論結果好壞,我會穿著你們的心意,跑一場全力以付的馬拉松。

你看到了鞋底上的黑色痕跡嗎? 那不是污垢或折痕,而是集資買下鞋給我的隊友們的親筆簽名,早在全新尚未落地以前,那些名字就在那裡。

所以我真的沒辦法對這雙鞋寫鞋評,未來也不可能寫。

因為你說,我怎麼可能客觀評論這雙鞋?

編按: Jay東馬跑出了2:38:58,成功PB

原文載於 Jay的跑步筆記 Facebook專頁,已獲作者授權。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4907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Jay的跑步筆記] 跑步是一種生活
[Jay的跑步筆記] 跑步令自己變得不一樣
Fitz Running 跑步

其他文章: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Jay的跑步筆記
Jay, 1988 年出生在台中,18 歲負笈北上。2011 年退伍開始接觸跑步、次年完成初半馬 (陽明山半馬 2 小時 12 分) 、2013 年於攻讀碩士期間完成初馬 (匹茲堡馬拉松 4 小時 49 分) 從此一頭栽進馬拉松的世界,迄今完成 20 餘場全馬。目前長居美國北加矽谷,正職為朝九晚六軟體工程師,業餘從事馬拉松訓練及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