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不能穩操勝券的人總愛説:「我享受過程,不問結果。」那麼由60+的婆婆和50+的嬸嬸,「享受」完九日內爬升18600m和跑70K的過程,會得到什麼的結果? 她們異口同聲說:「玩大左!」

揭開玩大左的序幕

今次「三嬸一叔」(由三位嬸嬸和一位叔叔跑手組成的團隊) 中的May姐和C大嬸兩位長老,勇闖這個奇妙之旅, 她們參加了 Asia Trail Girls(ATG) 舉辦的 Wonders of Asia: 分喜馬拉雅山組 Himalaya Challenge 和 高山組 Alpine Challenge,聽個名都知前者具霸氣一點,無錯,在一連九日 (6/2 – 14/2) 挑戰中,Himalaya Challenge 每天都有幾甘的任務要完成,兩人一隊 (必須至少有一位是女性)合力完成,隊員可自由分配負責比例。此組總爬升是18600m,高過兩座聖母峰,路跑總距離是70K。

比賽是以最快完成每項挑戰計算,分開總活動時間、路跑時間和爬升時間三項。鬥快? 兩位長老明顯是弱勢社群。

人不瘋狂枉老年

Alpine Challenge 是喜馬拉雅山組的細碼版,只有5個任務,隔天進行,總爬升6000m,路跑距離也是70K。ATG 的朋友鼓勵C大嬸參加,素來穩陣的C大嬸一睇兩幅圖,二話不說,決定參加 Alpine Challenge。但已貴為婆婆級的May姐,在 whatsapp 中向C大嬸拋下一句:「敢唔敢去癲Himalaya?」,大嬸秒回:「可以 crazy 下,人不瘋狂枉老年! 唔駛包尾當贏,最緊要享受過程。」於是她們組成了 Crazy Running Masters,揭開了送鼠迎牛玩大左的序幕!

由於攀升是這次 challenge 的主打項目,精打細算的C大嬸第一件事要做的,是搵一條爬升效率高的路線,經歷了以前爬升比賽 (Race for Elevation) 的實戰經驗,她鎖定了去爬孖崗山,那裡來回淺水灣坳至北崗頂一轉,雖然有近千級樓梯,但跑1.2K可升218m,性價比超高。

第二,因要以最短時間完成任務,要計算二人如何分配爬升/路跑數量,不能簡單均分。C大嬸較May姐年輕數年,覺得應該跑多一點,但實際的比例,要第一日在現場觀察兩人的差別。

唉,又話享受過程,不問結果?

6/2第一天二人到孖崗山展開任務,目標是取得3000m爬升,即走約14轉北崗。起初兩位長老都好fit,May姐跑了6轉,C大嬸跑8轉,大家差不多同時完結,確立了二人爬樓梯的速度比。

爬升5000m確認玩大左

第一天二人尚算順利完成,時間不錯,更獲得第5名。其實18支隊伍中,大部分都是男女混合組,婆婆和嬸嬸全女班能擠身第五位,非常風光,十分滿意。但第二天是爬升5000m,約走23轉,對於兩位年齡總歲數愈110的長老,絕對是玩命。去到第19、20轉,二人已跑了超過4小時,力已盡,每上一級都是一次掙扎,開始有些微抽筋徵狀,但她們仍奮戰到底,來回地獄又折返紫崗橋 (起點)。

這天May姐負責跑10轉共2200m,比大嬸少800m,希望5小時內完成,但去到最後一轉GPS出現問題,10轉後手錶只顯示有2100m,May姐話佢癲咗咁跑上跑落都追唔番呢100m,大嬸見她焦急徬徨的樣子,就問:「May 姐,你爭幾多?我幫你頂埋佢!」此刻擦出了團隊精神的火花,看見人性光輝的一刻,誇啲講!

當她們腳震震返回淺水灣時,感到小腿和四頭結實如鐵,雙腳不再受指揮。二人同時向對方說:「我地係唔係玩大左呢?」May姐說她誤以為每天的目標可以分開幾次累積達成,若早知只限於一次活動中完成,當天便不會挑機C大嬸玩 Himalaya。現在不自量力開大左個頭,還有7天的數要跑,大家都不敢想像餘下的日子如何度過?

不過當知道那天的排名竟然升高至第四位,大家又變得雀躍、心又紅起上來,即係理智的比例相對降低。

第三天是跑10K,二人平分5K。雖然是細數,但大家還未從5000m的創傷陰霾中走出來。May姐和C大嬸分別在居所和工作地點附近跑,想不到她們的時間也不錯,仍維持到平日的水平,沒有大幅跌速,而且當日排名仍可守住第四位,帶來了一點驚喜。

大嬸夜走5K

特別是C大嬸雙腳神奇地已康復得七七八八,只有少許結實酸痛。 (據知C大嬸使用了幾種協助康復雙腳的「秘方」,佢話十分有效,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在「三嬸一叔」的 Facebook page 查詢,佢樂於與大家分享交流。)

隨後的三天是爬升2600m、跑20K、爬升1000m,不再是什麼驚嚇的數字了,只見兩位長老愈戰愈勇,去到第六天,仍能穩佔第四位,她們已明確定下要取得五強的目標 (因大會每天會在fb張貼頭五位的名單),於是開始留意其他隊伍的情況,和計算與他們的距離,準碓分配每次爬升的比例。她們已不是當天「只要唔包尾當贏」的婆婆和嬸嬸了。

乳酸累積,就有奇蹟

最後的三天: 跑40K、升4000m和3000m,是真正的考驗。她們與前後兩隊相差只約個多小時,路跑速度不是她們的強項,40K可以被拋離很多時間。對C大嬸而言,要負責跑20K路覺得是人間慘事,她主打3K、5K短途賽,從未參加過10K或半馬比賽。於是她邀請了D大叔做她的 pacer,在科學園跑去大埔來回兩轉。目標是兩小時內完成。

C大嬸頭10K狀態不俗,正常發揮,在D大叔帶領之下,keep 到5分半披,但去第15K明顯跌速,險些跌出6分,D大叔叫她盡量放鬆,試下吸兩啖呼一啖氣。並會響警號:嗱,跌破6分就做唔到兩小時的目標。到最後幾K,C大嬸乏力開始慢下來,D大叔在前面會回頭望她,俾一個關心和鼓勵的眼神,C大嬸即刻叫自己不能沉淪,提力再去。

每當大嬸跌速,D大叔就會送上激勵的眼神

最後C大嬸竟然以5分半披的速度完成,不單D大叔十分滿意,大嬸也嚇了自己一跳,想不到經6日戰爭後,仍做到20K的PB。「原來乳酸累積,就有奇蹟」,C大嬸有此心得。

40K當天遇上大年初一,另一邊廂的May姐原已忙到不可開交。但她不肯放慢腳步,大清早7點半,沒有穿上紅璫璫的新年服飾,而是短褲跑鞋,在路上飛奔,直至手錶跳出20K的數字才停下來。當天成績雖然被後面的一隊趕上來,Masters隊跌落第五位,但她們的40K時間已極有交代。

在第8第9天剩下7000m的爬升,兩位長老狀態超佳,無需用pole,爬升速度與第一天落場相差無幾,May姐在最後一天更造出一轉的PB,難以置信。

Wonder Women of Asia

跑班教練KFC和外籍同學 Eszter 組隊參加了 Alpine Challenge,在最後一天他們也來孖崗山跑數,順道撐場。Eszter 是懷孕八個月的大肚婆,但仍 keep 到精英選手的速度,10K跑43分,大家都不知腹大便便的她是如何做到。當天60+的婆婆、50+的大嬸,和8個月身孕的大肚婆,在千級樓梯的北崗不停的來來回回,交出3000m的爬升。其間遇上參加同一賽事的外籍跑手,他們都不約而同叫出三個字: OMG! 她們三位簡直是 Wonder Women of Asia。

左起教練KFC、婆婆、嬸嬸、大肚婆Eszter

九天的挑戰終於落幕,兩位長老沒有拖著疲乏的身軀回家,反而有點high,焦急地等待其他隊伍上戴成績。最終 Crazy Running Masters 守得住第五位,她們高興得要晨早約定待限聚令放寬後出來慶功。可能她們忘記了第五名是冇獎品的,只會贏得大會公佈頭五位排名的最末位置。

我作為她們的 Support Team Manager (幸未被解僱),目擊整個案發經過,和兩位長老在過程中艱苦作戰的不屈精神,漫長的煎熬沒有拖垮她們,反而令她們變得逆齡強大! 婆婆和嬸嬸慶祝的,是過程中她們超出了極限、達成一項玩大左的任務,克服了不自量力的挑戰!

這令 Support Team Manager 又陷入一個迷思 (人類真係好多迷思),究竟是量力而為,穩中才求勝好? 抑或不自量力,挑戰極限啱? 大偉能夠擊倒巨人哥利亞的故事,是否像山界經典慌言「轉過彎就到」般虛假但又俾到力量?相信好定唔相信好?弱弱的我,要用一個牛年好好思考一下。

Support Team Manager 小記

為了爭取曝光機會,Support Team Manager 要硬生生加插段小記:

1. 在淺水灣做 support 等兩位長老跑樓梯,送上補充飲料,往往要等上3至5小時,悶易解決,帶備了書。但有幾天寒風亂吹,扮man帶唔夠衫,又冇地方避風,要在引水道不停 jog 住暖身。有兩天都看見同一位女義工,孤獨一人,不畏寒風,拿著鐵鉗和膠袋,清理山徑上的垃圾,希望大家遇見這些義工時,停下來為她們打氣和表達感激,並要記住自己垃圾自己帶走。

遇見時,請為她們打氣和表達感激

2. May姐覺得常常要C大嬸爬升更多樓梯,除了感激,更感到不好意思。在跑10K的那天,她提出不如由她跑8K,大嬸只走2K,好讓大嬸多些時間休息,不過大嬸堅持各走5K,她常說:「唔好講呢啲,我地一team嘛!」這兩位60+和50+,雖然都好勝,但一直都互相支持、體諒、鼓勵。

3. 美麗,不是靠P圖的!

Support Team Manager在寒風中思考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跑步 Running > [Wonders of Asia Challenge] 送鼠迎牛玩大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