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帆船 Sailing > The Four Peaks Race 等待風的攀山賽 | 專訪登山跑手Laurence

32小時的賽事在星期日 (2月5日) 傍晚結束,星期二與 Laurence 通電話,他說:「星期日到今日早上,仍覺得世界在搖晃,踏出每一步都要專心去平衡。」好似有少少人生哲理咁。

「坐左10幾個鐘頭帆船,你由獨木舟登陸沙灘,跟住要跑上鳳頂,會唔會仲係一路頭暈暈咁?」

「一落陸地,原來腳踏實地的感覺好開心,會專心去跑,想盡快完成任務,其他的感覺都不重要了。」

親,Laurence。

遊走海和山的比賽

這是一場用風和腳完成的比賽,參賽者使用帆船和雙腳,遊走四座香港的山峰和海域,32小時內要克服的,除了暈船、嘔吐、無眠、寒冷、翻艇之外,最大的考驗是與上天玩一場等待的遊戲,當風沒有應約,船只能與海浪磨蹭,世界停頓,但時間一分一秒溜走,人可以做什麼? 原來 The Four Peak Race 真正的挑戰,是一局與風對玩的博奕遊戲。

The Four Peaks Race 在山界較少人認識,在帆船界是出名的賽事。是香港唯一結合帆船與攀山的比賽,1985開始由 Aberdeen Boat Club 舉辦。大概的玩法是參賽隊伍駕駛一艘帆船 (山界有幾多個會擁有條帆船?),由大潭灣出發,任務是依次序登上四座山峰:馬鞍山、紫羅蘭山、鳳凰山和南丫島的山地塘,帆船需要依循指定路線,靠近岸後,用獨木舟接駁登陸,由兩名跑手攀上山峰 check in,返回帆船再往下一站,最後在香港仔銀洲 (舂坎角對開一個小島) 乘風衝線,想像下個畫面都幾chill。

結合帆船與攀山的比賽,又係幾型幾吸like 圖: 2020大會照片

除鳳凰山外,其餘的埋岸地點和登山路線可自由發揮。因另設鬥快登上鳳頂比賽,故上鳳凰山需跟大會指定路線。cut off time 是33小時,通常負責登山的跑手由船主邀請,每名跑手可以登一座或以上的山峰,每次二人一隊 (每船都會有數名越野跑手候命),並必須攜帶指定裝備登山 (包括 first aid kit、哨子、850 cal食物、1L水、地圖等)。比賽期間規定不能開啟引擎,純靠風力推進,若遇上特別或緊急情況要發動引擎,需要報告及視乎情況有懲罰時間。因應帆船的大小分了 IRC (International Racing Club較輕便) 和 HKPN (Hong Kong Performance Number 較大型) Division A 和 B,航程路線略有不同,HKPN 會較 IRC 短,但兩者任務一致。今年共有12支隊伍參加。

精神奕奕,笑容滿面,當然是在香港仔出發前影的 圖: Walder IP

問越野跑手識唔識扒獨木舟

有一日,跑班大隻男神 Laurence (呢次冇浮誇,好寫實,見圖),收到跑班教練KFC (對,他是剛玩完外星人壯舉的四徑完成者,但冇進入休魚期) 的一個text:「Laurence,你識唔識扒獨木舟?」沒有前文和後理。

「識。」Laurence 一向說話精簡。呢個答案就令二人入局。

Laurence是跑班同學,答左一句識扒獨木舟,就係呢度出現
強勁的臂彎,結實的四頭,星期天的半馬跑 1:30:07,Laurence走實力與偶像兩線 圖: Sammy Chan

原來 KFC 是被船主的朋友邀請加入做跑手,他搵埋表面和實際都好打得的 Laurence 一齊加入。他們的帆船名稱是 Generations,被編入 HKPN Division A,由三人負責駕駛,6位攀山手負責跑四座山。

比賽前他們往大嶼山長沙操練,最易出事的一個環節是由帆船船尾落獨木舟,獨木舟會搖晃不定,好易翻艇。另外一個不穩定因素就是暈船浪,三十多小時的航程,如果不是熟練有經驗的,總會有暈眩感覺,若是嚴重,會周身乏力,噁心、出冷汗、無法站立,似足生意失敗徵狀,會冇力跑上山。Laurence 起初都有些擔心,因自己去澳門都會暈暈地,幸好操練時一切正常。

三位富經驗船員,六位攀山高手,組成Generations 的鋼鐵陣容 圖: Walder IP
2020年賽事的 Generations 圖: 2020大會照片

出師未捷艇先翻

2月4日上午10:35在大潭灣鳴鎗,Generations 迎風揚帆,跟指定航道朝西貢出發,準備登上第一座山峰 – 馬鞍山。團隊計劃在西貢水警基地旁的公眾碼頭登岸。起初風勢強烈,航行速度高。

「去西貢時速度好快,船身有時傾側到差不多掂到海面,好似睇電影果啲畫面。超「朗」同超凍,我著晒所有衫係身上,坐係船尾,在甲板外面,最唔暈,但好大風,佢地話係船尾係被風吹死,係船倉係焗到暈死。」Laurence 回憶時仲有少少口震震。

往西貢時風勢強烈,船傾側至海面

約兩個多小時後已到了西貢海域,但此時風好像個淘氣小孩,突然躲藏起來,完全不見蹤影,等了一輪,船仍無法前進。距離水警基地有約3K之遙,他們決定不等呢個百厭小朋友,用獨木舟扒去碼頭。上馬鞍山是由 KFC 和 Laurence 負責,隊員 Walder 是獨木舟教練,提出由他協助扒艇,可能較快埋岸,於是三人相繼由船尾落獨木舟,怎知就翻艇出事,三人倒入海中,全身盡濕,還要花時間反轉隻艇,擾攘一輪,向水警基地搶灘 (要講到懶緊張咁)。

船頭是 Laurence,船尾是 Walder,由他們撐艇,KFC 坐中間,雖然不用扒,但其實沒有坐位,他全程要屈著身,用腹肌支撐,佢話好辛苦 (其實四徑完成者仲可唔可以呻辛苦?) 因為路途遙遠,扒了30多分鐘才到達碼頭。

Video credit: Jacky ig@ hkfalcons

KFC屈蛇般坐係中間,呢位四徑完成者話好辛苦,你信唔信? 圖: Morrissey

登岸後 KFC 和 Laurence 經波蘿輋上昂坪,直奔馬鞍山山頂,早有工作人員在那裡等候,參賽者到達要講出船名和隊員名字,跟著 check gear才 可回程,此時遇上了 Eszter 和 KC,他們是 IRC 組別,同樣到了西貢海域沒有風不能前進,估計他們選擇到較遠的白沙灣靠岸,那裡雖然距離登山位較遠幾公里,但只需扒很短的獨木舟航程,他們用腳去追回時間,是聰明和有效率的做法,特別這是兩雙超級摩打腳。

>

KFC 和 Laurence 也是越野跑高手,用了約個半小時完成任務,獨木舟扒回帆船時,發現帆船再漂遠些,這程獨木舟要用40分鐘才上返船,跟住全速趕往下一站,紫羅蘭山。

影住,要交好味戲 圖: Elco

「Laurence 你過澳門都話暈船浪,你開始暈未?」

「又OK喎,我全程都冇暈,我成日同自己講,千奇唔好嘔千奇唔好嘔千奇唔好嘔 (重要野講3次是有效的),我食了一粒暈浪丸,但主要用意志去克服,因為唔想跑唔到累街坊。」我同 Laurence 合作過做 Translantau 的 support,他是個極有責任心的大隻暖男,我可以好放心 hea 做都不用擔心出事,超想識多幾個呢啲 Friend。

不過有些隊員雖然也吃了暈浪丸,仍感到天旋地轉,腳步浮浮,嘔過不停,一些衝向船尾,一些與馬桶傾吐心事,十分折磨。KFC 更帶唔夠衫,要躲在船倉避寒風,不知他的意志經過四徑後還剩下多少貨。

唔知點解近排影 KFC 比賽,都會有呢個畫面出現嘅?

Generations 約黃昏5點啟航離開西貢,準備登紫羅蘭山。此程風勢微弱,行下又要等風,到晚上11時許才到淺水灣,幸好近岸,只需扒5分鐘獨木舟登陸。此程由隊員 Morrissey 和 Jacky 負責跑夜路攀上羅蘭山,他們十分迅速,個多小時已返回。

夜闖紫羅蘭山,Jacky整裝待發,亮點當然是四頭的肌肉紋理 圖: Elco

大隻男與鳳凰有約

零晨船離開淺水灣,在元宵的良夜向大嶼山的長沙進發,但海面紋風不動,船緩慢前行,甚至停頓了兩個多小時等風。花了差不多6小時才到達長沙,天已亮。此程原定由 KFC 與 Laurence 登鳳,但KFC的足底筋膜炎發作,痛得厲害,無奈要換隊員,由 Jacky 頂上,Jacky 和 Laurence 都是大隻佬,重量級合作,令人想起 Physical 100 的畫面。

Elco的廚藝有資勢有實際,通粉好有早餐feel 圖: Walder Ip

由於登鳳是獨立的計時賽,須依指定路線,由舊東涌道口開始 mark 時間,上伯公坳再登鳳頂。 Laurence 是跑班爆肺型快腳,但都被 Jacky chur 爆,迫近鳳頂前, Laurence 要把背包俾 Jacky 攞埋才可以追近一些。期間他們見到有其他兩隊由鳳頂回程,即是大家的時間差距不是太遠。

到頂後,好大風,見到有些人在看日出,不過太陽沒有現身。Laurence 和 Jacky 大叫了幾聲自己的船名 Generations,才見到有工作人員從一個營幕中走出來 check in,可能因為凍和大風,他們都要躲起來。兩位筋肉人只用了1小時27分便由海平線來回鳳頂,速度奇高。如果他們做外賣仔步兵團隊,肯定客人收到的是熱騰騰的湯和脆皮薯條。不過 Laurence 在落山時不慎跌倒,咀角也淌血,受了傷的大隻男會唔會更型更sexy? (知嘅,每個人總有些黑暗角落)

Retire 與 DNF的傷感抉擇

早上八時許Generations再啟航開往最後一站南丫島,目的地是在洪聖爺灣登陸,跑上山地塘,航程同樣是缺風龜速,中午約一時到南丫島發電廠附近海域,估計離岸約有5K。但風靜船停,Generations 陷入虛空無助境況,等待是唯一的選擇,時間又被歲月神偷一分一秒地淘空。

看著天上的飛鳥拍翼傲翔朝沙灘飛往,他們開始討論繼續等下去,抑或放下獨木舟扒5K埋岸,比起扒去西貢水警基遠接近一倍,估計要一小時,而且會消耗更多體力。等或不等,都會擔心有「早知等」和「早知唔等」的後悔。而負責做決定的人會有「英雄」和「罪人」兩個截然不同的下場。

與風博奕,無路可捉

「其實果時有冇一個 captain 或 team leader 嘅人去做決定?」我問 Laurence。
「冇架,大家都只係討論,冇一個做最後決定的人。」
「咁你自己會點揀?」
「我一定唔會等,我寧願自力更生去扒艇,我冇耐性等。」Laurence對等待的抗拒和我一樣。
「咁最後點?」
「傾左約30分鐘,風仍然缺席,大家都覺得不如自己扒去。」

這程是由 Walder 和唯一的女跑手 Elco 負責登山,這位獨木舟教練會有信心較快埋岸,不過想回起程也要扒5K確是磨人。而 Laurence 也穿上了救生衣,準備幫手扒,正當大家落艇之際,忽然感覺髮絲在飛舞,帆微微鼓動,風似浪子般回家了! 大家十分興奮,迅即收起獨木舟,開船靠近洪聖爺灣。船離岸很近,只需幾分鐘時間便扒了上沙灘,Walder 和 Elco 也十分快捷完成來回山地塘。

Walder和Elco輕鬆登上山地塘 圖: Walder Ip

Video credit: Jacky ig@ hkfalcons

他們登船後,將會是回香港仔衝線的最後一程,那時是下午二時多,要在1700 cut off time 之前到達香港仔銀洲,大家計計時間,加上考慮當日的風勢,其實能夠趕及回去的機會十分微。大家開始有點意興闌珊,拼命了接近三十小時,最後都是白嘔、白跑、白捱夜。有人提議不如開引擎早點回去沖涼休息,不過一旦啟動引擎就會被視作 retire,亦即棄賽。另一處理是仍然靠風駛回終點,過了 cut off time 到會被分類為 DNF。

究竟 Retire 與 DNF 之間有什麼分別? 一時間沒有人答得出,只知實際兩者都是不會計入名次,而 retire卻可以早兩小時回家瞓覺 (因用引擎推進)。不過 KFC 覺得除非受傷,否則要盡力完賽是一種要堅持的精神,應該繼續跟大會規則去衝線。另一考慮是他們登鳳頂的時間做得好,或者有機會取得該計時賽的獎項,但 retire 了會否連登鳳頂的成績也 DQ 埋? 大家都沒有定論,所以為了保存這一點點希望和榮耀,一致同意全速駛向香港仔。

風再起時,默默地這心不再計較與奔馳

船戴著滿滿的失落、無奈、疲累,緩緩駛離洪聖爺灣後,踏上 DNF 的航程。Walder 再 check check cut off time,突然發現原來之前睇錯了,把1900看作是1700,其實晚上7時才是死線,亦即航程多了兩小時,此時全人類都 high 起上來,完賽的希望回來了,腎上腺素回來了,負責駕船的隊員立即進入作戰狀態。

1900看成了1700,險些功敗垂成

可能上天被這班人的熱誠感動,此程風回來了,而且一直守護著Generations,帆被風餵得飽飽,步大力雄直取香港仔,最後1800在銀州衝線,Yeah! 雖然不會是獲獎隊伍,但能夠限時內憑著團隊的合作、血汗和堅持,戰勝了無風、翻艇、暈浪、受傷的折騰,完成了用風和腳登上四峰的任務,一切都值得,興奮和士氣蓋過了疲憊和睡意。

都係果句,唔係見到希望至堅持,係啲風見到你堅持至會出現!

後記

2月10日(星期五),Generations 的隊員著得靚靚,在香港仔遊艇會出現,原來他們在登鳳的計時賽中奪得冠軍。雖然隊際在其 Division 四隊中只排第三  (第四名 retired),沒有獎項。但其實最珍貴的,Generations 所有隊員沒有放棄,沒有retire,沒有DNF,更沒有任何penalty,完成任務就是最大的榮耀!

其實整個神奇旅程,除了上述的六位跑手要合作登上四座山峰之外,最艱辛的應是駕駛 Generations 的三位隊員,他們33小時內都要不眠不休,風起時要揚帆掌舵,爭分奪秒;風停時則觀察天氣,作出應變,Laurence 特別提我要向他們致謝:

Eddy (船長)
偉雄
勝哥

致敬!

Laurence沒有出席頒獎,由Jacky與KFC領獎 圖: Morrisey
完成任務就是最大的榮耀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