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運動回憶(四) 遲學依然很幸福 游水教我的 2
黃竹坑公共游泳池

公共泳池,藏著我珍貴的回憶,我仍不時去尋找。

陪伴我成長的是位於黃竹坑的包玉剛泳池,即使在南港島線興起的爪牙裡,它仍然倖存。當然是玩水多過游水,通常戴著水袖或攬著水泡。跟同學在水底猜情尋,跟姊妹鬥快游,而終點是媽媽! 她會鼓勵我們: 「游來媽咪度!」我便會姐手姐腳游移過去。媽媽扮演了我的定點目標和啦啦隊長。

游水之後特別餓,每次亮點是泳池外的車仔小吃! 炒麵要加很多很多的甜醬,還有即製一絲絲甜絲絲的龍鬚糖,甜在心頭忘不了。

我的運動回憶(四) 遲學依然很幸福 游水教我的 1中一那年,上學期的PE 堂包括泳班,老師教我們一班40 個女孩自由式,當然學不懂。最慘淡是天氣愈來愈凍,大家在室外池掙扎。若果本身會游就好,可以狂游暖身,只是大部份如我,也是亂游一通,或呆著等下堂。有次某同學更怕到哭起來,唉!

直到初職時才上泳班,名符其實的遲學者( late beginner)。一直在陸上運動的我,決定要躍入水裡,一於學習掌握這求生技能吧。

8堂每星期一次的蛙泳班。課堂完結時,還游不成形。再苦練兩個多月後,才將呼吸、手腳動作,協調起來。那一晚,突然游畢了習泳池的直池距離。當時興奮莫名,我終於學會了。同時即時立志: 「我要學自由式!」我是個喜歡學習的人 ,很享受學習的過程和進展。後來真的上了自由式初班。

相對現今的小孩四五歲就會游四式,在游泳方面,我起跑真的晚了。雖游得不快,但很暢快。我總會夏季裡把握時機,在週末的早晨(約8時),泳客稀少之時,享受室外池的陽光。有時悠閒的浮沉在水中,有時倚在池邊良久,靜默、沉澱、禱告; 或仰望藍天白雲、灰天烏雲; 或觀察四周的高樓、海景、泳客。真箇偷得浮生的閒適。沖身後吃個早餐(10時前),覺得已過了一個回味無窮、充滿能量的週末。

其實我是個很遲開竅的人,小時候跟難跟外在世界接軌。有位幼稚園老師稱呼我「飯筒」,親友也認為我很蠢,我自己也這樣覺得。所以自我形象實在低落,自幼內心自怨自艾。

升上中學後,才開始確立自己的一點存在價值。發覺自己讀書挺得心應手,特別是令人欣羨的英文強項。漸漸的更認識自己,從老師和朋友眼中,看到自己的特點,學習接納和欣賞自己。 在課外活動也多作嘗試,如閱讀計劃、歌詠團、烹飪、演講。

大學一年級那年,終於認識了我生命的主–耶穌基督。深信主創造我是奇妙可畏的,獨一無二,舉世無雙! 衪更捨身十架救贖我,讓我脫離罪的枷鎖,引導我活出真我的色彩和自由,沿途反映出衪的美善。我喜歡自己是動靜皆宜的,在思想和身體上也滿有動感,送上在泳池中孕育的詩作結:

我的運動回憶(四) 遲學依然很幸福 游水教我的 3沉泳

我在水底游移時尋找陽光
俯視著金光閃閃的網絲
似乎墮落去時卻要載著我
肢體跟網絲纏在一起
有一度引力牽扯著眼睛
渾身依然輕盈地飄浮
雙手伸展時人也長高了
好像穿point-shoe的芭蕾舞者
有時只見到無盡的方格
量度著我游移的距離
在靜候陽光織好網絲之前
分散我的注意力
有時天起涼風
水流隨著風向滾動
我就循著波浪的軌跡
拉長這尋金之旅
突然手掌跟垂直的方格
卡住了
我立時把金網牢牢的
儲存在瞳孔裡
隨時再播放

(刊登於《聲韻詩刊》總29期 2016年4月)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我的運動回憶(三) 羽毛球令你想像起飛!
我的運動回憶(二) 打到抽筋的籃球
我的運動回憶(一) 字典上的乒乓球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