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z > 運動 Sports > 越野跑 Trail Running > 飛越大嶼 Translantau 2022 | 賽道上的天使

「飛越大嶼」由實變虛,令參加者突然好空虛,因為要張羅 support,有跑會有後台的容易安排,那些一人之境落場跑的,就要盡碌人情咭。大嬸剛剛跑完 Translantau 50,幸得跑班同學 support 才能順利完賽,跟住又 support 參加 Translantau 100 的同學,期間觀察到不同級數的 support,更發現兩位天使在賽道發熱發光,為跑手補給食物和戰鬥力!

越野跑界的 Support 大概可分為以下級別:

  1. 大會級
  2. 放閃級
  3. 跑會級
  4. 天使級

「大會級」由主辦單位提供基本野 (即只有水)。最近皇恩浩蕩,政府放寬了防疫措施,容許提供香蕉和個別包裝食物 (真係萬分感激!) 水和蕉,簡簡單單,可以滿足維生基本要求。

「放閃級」由跑手的男/女朋友或老公/老婆為跑手在不同 check points 提供窩心補給。願意日曬雨淋或天寒地凍在荒山野嶺照顧你的需要,仲要唔知等幾耐,係愛呀!對跑手而言,知道有人在等緊自己,定會跑快兩步,check point 達到。不過,對於只有「大會級」support 的單身跑手就只有葡萄,唯有加快腳步,費事眼盲。

「攰唔攰呀BB?」

「跑會級」由跑會召集同學仔組成龐大 support 團隊,提供多元化飲品、食品及個人化升級需要 (例如熱粥、紅牛、絲滑咖啡、柑),是展現團隊精神和晒馬的機會。例如大嬸的跑會派出19名同學出戰Translantau 100,支援人數多達20人,跑手和支援人數比例超過 1:1。其中分工細緻,有車手、入貨、當值補給站、陪跑、按摩、救傷、拍照、拍片、終點接放學等等。更提供物流服務送跑手個別物資包到指定check points ,甚至預訂渡假屋讓跑手入住、drop bag、沖涼。集團式經營,全方位服務,條件是要成為組織成員和準時交學費。

跑會級 support,冇得輸

天使級 – 偶遇聰sir

其實天使並不離地,都會在我們的身邊出現,大嬸今次在 Translantau 100 做支援時有幸遇上了兩位。話說大嬸認識水口補給站的 Mink姐 (不是正式士多,沒有鋪頭名,只是賣飲品俾行山/跑山友),於是順理成章負責在那裡支援跑班同學仔,正當大嬸在水口補給站整理支援物資,抬頭望見一張熟悉的面孔站在大閘前。

「你咪係聰sir (黃浩聰)? 你玩 Translantau 呀?」

原來聰sir 是來送外賣補給和陪跑的。他向Mink姐買了些飲品,然後就小心翼翼地為跑手們分配好補給品,他帶來了飯團、熱湯,沖調好 Hammer 粉。

每當跑手到達,除了幫手加水,他還會好像球賽暫停時的教練,向跑手提供即時教路和鼓勵。最後,他們食剩兩個飯團,聰sir 二話不說將它放入背包。「等我揹啦! 我掉埋垃圾,你地走先啦,我後追。」聰sir說得又man又有膊頭,型呀!

難以想像傳説中的外星人、香港男一,紆尊降貴降落地球化身成外賣仔,親身提供五星星級 support,跑手必定盡博。

天使級 – 水口有Mink姐

水口是大嶼山長途越野跑賽道時常經過的地方,Mink姐的水口補給站也成為跑手的重要support。由於Translantau 100 大會沒有提供補給,大嬸於是聯絡Mink 姐,她說可以開至凌晨12點,盡量支援跑手。

夜深了,Mink姐和特意從市區回來幫手的大家姐,守候著跑手的到臨
「半夜01:47到Mink姐的家,除了有飲品杯麵,還有打氣和激勵」 (Savio Chan)

5/11晚上突然下雨,天氣轉冷,Mink姐本來想收鋪,但又擔心跑手飢寒交迫,於是用自己的私伙薑茶、朱古力奶和咖啡招呼跑手,捱到差不多凌晨三點才睡。臨睡前,還放了熱飲在前園招待有需要的跑手。Mink姐同跑手非親非故,何解要咁辛苦呢?

Mink姐話:「因為我欣賞越野跑的人,他們給我正氣、勇敢、堅毅的感覺。有些跑手未必找到朋友支援,跑了十幾小時來到水口,又累又餓,所以我盡量提供他們需要的食物和飲品,好讓他們夠氣力堅持完成賽事,達到目標,令人生又多個美好的印記。我的支援微不足道,但可能對一些跑手相當重要。」有3個洋蔥呀!

典型的小故事,大意義。完賽後,有些跑友Whatsapp Mink姐表示感激:

「比賽安全完成。感激支持跑友。下次經過水口村再探你。」

「唔該晒你呀,今朝嗰三杯咖啡好緊要…同埋啲熱水」

「係呀完成到啊! 認真,好彩有你呢杯咖啡! 同埋可以喺你嗰度飲到啲熱水休息咗一陣,真係好好多。」

Mink姐知道聰sir是香港男一,即刻小粉上身

賽道上的天使

香港山界不乏天使,大帽山的蓮姐、水口的Mink姐、白芒的容伯伯、素未謀面的行山人士和路人甲,一杯薑茶、一罐可樂、一聲加油,一句小心啲,在人生賽道拼搏中嘅跑手,我們絕不孤單!

>

後記: Mink姐小檔案

陳鳳明 (Mink) 是香港原居民,第十代生於大嶼山的水口村。 童年在水口渡過。數年前決定搬回老家陪孤母,再投入水口的懷抱。開始攝影、種植、學習園藝治療 ,當上園藝治療師和農夫。

大嬸認識Mink姐源於大家同是某大情緒支援機構的熱線義工,為受情緒困擾的求助者抒緩情緒。Mink姐是資深義工。她認為熱線工作好特別,要用自己的熱去暖求助者的心,方法有好多,但首先條件係自己夠溫度。這些年靠著自己的歷練、求助者的故事、反思、求證,覺得做得愈來愈有效果,效果是不單接聽個案,對自身的人生都有很大的得益。這份義工其實並非單單付出去幫人,而係一起成長。

聰sir 小檔案

唔係嘛?黃浩聰都唔識? 男一聰sir 得獎無數,他的檔案一啲都唔小,自己問下Google大神啦。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