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這是一張在耐力運動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照片之一。

Julie Moss 是運動歷史上唯一一個最多人記得的第二名。

回帶到1982年夏威夷 Kona,來自美國加州的餐廳女侍應 Julia Moss 第一次站在鐵人世錦賽的舞台。她的另一個身份是 Cal Poly San Luis Obispo 大學運動科學研究生,她以運動生理學與體適能訓練為題寫畢業論文。要論文獲得合格,順利畢業,一定要完成比賽。

所以 Moss 只是志在參與,沒想過爭奪任何獎項,比賽開始前這位一頭紅髮臉上長滿雀斑的女生,甚至沒有為這場比賽做特殊的訓練準備,賽前都只是 hea 跑過好幾場全馬而已。

比賽的進程竟然比 Moss 預期中順利,游泳項目表現出色為她贏得了巨大的領先優勢,而在完成單車項目之後,其他女性參加者連 Moss 燈尾都見不到。誤打誤撞下 Moss 竟然冠軍在望。

圖片來源

可是因為之前體能消耗太多和當地的炎熱氣候,最終還是在馬拉松敗下來,領先的優勢越來越小。緊隨其後的 Kathleen McCartney Hearst 終於追上來。比賽的終點就在眼前,但已經嚴重脫水的 Julie Moss 連企也企不穩,不要說跑了。離終點只有10碼,體力不支的她癱倒了下來。這時身體已經全然放棄,但心沒有跟隨。Julie 拒絕了身邊觀眾試圖將她扶起的幫助,因為這會讓她最終失去比賽的資格。「站起來!」Julie Moss 憶述當時聽到一把聲音。Moss 堅持用匍匐前進的方式爬過了終點,雖然以29秒之差屈居亞軍,但這一瞬間卻永遠改變了鐵人世錦賽,成為歷史上最為標誌性的一刻。

這個比賽的畫面,後來通過美國國家廣播公司ABC的「體育世界」(Wide World of Sports) 在全美播出,Julie Moss「堅毅不屈」、「永不放棄」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二千萬美國觀眾的心中。這一年的 Kona 被視為現代 Ironman 比賽的里程碑,而第二年的夏威夷 Ironman 的報名人數也迅速從上屆的580位選手增加到900人。1982年,全球共有六萬人參加400場三項鐵人比賽,1983年時總參賽人數急升到廿五萬人。到1985年時,全球共有2,100場賽事,吸引了一百一十萬人參加。

更打動了未來老公

圖片來臨

Julie Moss 的事跡,激發了那些對挑戰肉體極限有興趣,或是某些希望在這種極限痛苦中,找到生命的救贖意義的人們來參與的決心與信念。在云云百萬被 Moss 影響了,而後來加入三項鐵人這項運動的人們中,其中也包括了 Moss 未來的丈夫 Mark Allen 。

「我第一次知道三項鐵人這種運動是在1982年在電視上看到的夏威夷鐵人賽,當 Julie Moss 在終點線前倒下,用匍伏前進的方式通過終點,成間屋都靜了下來。有人流淚,有人歡呼,我心裡想: 這真是太誇張了!」Mark Allen 訴說着他的鐵人啟蒙之路。

1989年對於 Mark Allen 來說無疑是人生中最為難忘的一年,這一年他與他的鐵人啟蒙者 Julie Moss 步入教堂;同樣在這一年,他終於在 Kona 中擊敗宿敵 Dave Scott 登上了 Ironman 的最高寶座。而  Mark Allen 與 Dave Scott 這場比賽,日後更被傳誦為鐵人之戰 (Iron War)。

爬入名人堂 (Crawl of Fame)

圖片來源

Ironman 在1978年誕生,但為大眾所熟識是因為1982年時 Julie Moss 的這一爬。這一事件被媒體廣泛報道,Moss 爬過終點這一舉動,彰顯了鐵人最不朽的意志力,鼓舞着越來越多的人參與 Ironman 比賽。

1982至1991年,三項鐵人賽對 Moss 來說是一份工作,個人事業。她每年都會參加夏威夷 Ironman,有很多贊助商找她去全球各地比賽、演講。Julie Moss 回憶道:「但我並不是一個有天賦的選手,很多人覺得我配不上這些榮譽,尤其是憑藉當年的爬過終點獲得終身成就獎,和 Mark Allen 站在同一個標準下壓力太大了。」Julie Moss 和6屆Kona鐵人世錦賽冠軍傳奇鐵人 Mark Allen 在1989年共結連理,卻也在2002年分手。

圖片來源

Julie Moss 希望大家不要只將記憶停留在1982年。於是她開始一個新的挑戰 – 出一本書,把自己的人生故事記下來。希望透過自己的故事激發更多人。她找到了 Robert Yehling 為她代為執筆, 並想好了書名Crawl of Fame。她做了不少事,從三項鐵人運動員到身為一個女性。但作家 Robert Yehling 認為,她還需要一個最終章。Moss 和 Yehling 討論後,決定讓她的書來一個戲劇性的結局。而這個結局一定要由 Julie Moss 自己去創造。

2017年,離 Julie Moss 爬過終點已經過去35年,如今她不僅要再次站上 Kona 的舞台,而且還要贏得她這輩子最值得驕傲的榮譽 — 站上分齡組的頒獎台。這是一個目標,也是一項使命必達任務。「這是我期待的,也是想要的。我最後的一場 Ironman,我故事的結局。」Moss 如是說。

圖片來源

雖然 Julie Moss 可以直接參加 Kona,但她覺得通過資格賽晉級才更有意義。為此,她參加了韓國Ironman 70.3、Oceanside Ironman 70.3 (年齡組第6名)、Texas Ironman 北美錦標賽。58歲的 Julie Moss 在2017年4月22日的 Ironman 北美錦標賽上,以10:46:51奪得年齡組冠軍 (游泳: 01:05; 單車: 05:38; 馬拉松: 03:53),時間快過23歲時的 11:10:19 足足25分鐘,重新站上 Kona鐵人世錦賽的舞台!

當獲得Kona資格後,Julie Moss 開始全身心投入訓練,制定訓練計劃,Julie Moss 不僅將再次回到 Kona 鐵人世錦賽賽場,而且她的目標是站上分齡組頒獎台,作為給自己59歲的生日禮物。「現在是我生命中作為運動員最美好的一段時光!」Julie Moss 說。

Julie Moss 在2018年 Kona 鐵人世錦賽中,以12:08:04 (游泳: 01:03:29; 單車: 06:03:01; 馬拉松: 04:51:12) 奪得年齡組別季軍,為自己的鐵人故事畫上完美句號。其實 Julie Moss 的職業生涯也有不少亮點,例如1989年在黃金海岸鐵人世界盃上,戰勝了8屆 Kona 世錦賽女子冠軍 Paula Newby-Fraser。

It’s Not about Winning, it’s about Finishing.

圖片來源

請不要再恥笑我跑得慢,快得到的話,我一定快畀你睇,你估我唔想快架? 請包容像我一樣的極少數「唔死都無用,練極都無用」跑者。我從沒打算攞獎,但求有相。比賽時,我會自己識做死埋一邊,為免阻到了不起的快腳們爭自己都分不清的什麼組別第一。同時,你都唔使恥笑得咁大聲,慢腳都有感覺的。

對我來說,it is not about winning, it’s about finishing.

資料來源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9808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倫馬,我抽了十年,他跑了三十九屆。公平咩?
背著無盡哀傷完走的鐵人
Pease兄弟: 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由肥人到鐵人
茹素鐵人跪低鳥
青春無限期
明年今日,仍在跑步嗎?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
陳伯 Yiu Kwong Chan
愛跑步同港式抵死廣東潮語,sub-4是終身志業,希望以文章和跑步結識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