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從來跑步鍛鍊的不是體能而是意志。

運動不但改變你的身體,你的內心也變得強大。

從監躉到三項鐵人選手

圖片來源

John McAvoy 曾是英國O記要釘死的極度重犯,如果不是因為運動,他早就給警察射殺或老死獄中。在犯罪生涯期間,他坐了10年監,並在獄中打破了三項世界紀錄,目前是一名職業三項鐵人運動員,Nike贊助運動員和勵志演說家。

出生於罪犯世家

圖片來源

1983年,John McAvoy 出生於英國,在倫敦南部有組織械劫集團環境中長大。他的繼父 Billy Tobin 是英國惡名昭彰的持械行劫劫匪之一,21歲時就坐擁千萬家財。有其父必有其子,John McAvoy 很快便走上犯罪之路。

16歲時,他買了第一支槍。「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決定『食大茶飯』,要學足繼父和他所有朋友的作奸犯科行事手法。」兩年後,他因九項持械行劫而被判處五年監禁。

因持械行劫鋃鐺入獄

圖片來源

18歲時,John McAvoy 第一次入獄,因拒絕服從懲教員的命令,被安排單獨囚禁365天。在此期間他開始進行鍛煉。「當我在水飯房的時候,做了一個決定: 要學習和讀書。當時我甚至在學習寫自己的名字。」

但他的心態並沒有改變,更加堅定了要犯罪的決心。在監獄裡坐了兩年後,被釋放出來。24歲時,他再次因持械行劫被判無期徒刑,隨後被關進最高設防的 Belmarsh 監獄裡,與激進伊斯蘭教士 Abu Hamza 和倫敦721自殺式炸彈襲擊的恐怖份子關在一起。「那時我真的意識到,可能下半生都要在那裡渡過。」

在監獄裡遇上運動

圖片來源

第二次服刑期間,John McAvoy 得悉他最好的朋,友在一次持械行劫後逃走時死於車禍。他憶述,就在那一刻,決定改變自己的人生道路。「從那天晚上起,我就下定決心,告別犯罪生活。我想離開這個地方,我想在有限的生命裡做些別的事情。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知道我要做什麼,但我知道不想再這樣下去。」

為了逃避現實,他開始在監獄的健身室練習划艇機。就在那裡,一位懲教員 Darren Davis 發現了他能夠承受巨大痛楚的天賦能力。「我記得第一次操划艇機的時候,26歲。我划了2個小時,大概3萬米。我記得在划艇機上看到那些數字時,已經完全忘記了當時身處在監獄。」

「一開始,我想反抗。但我認為你必須接受這就是事實。它不會改變。所以,關鍵在於我如何才能充分利用這種情況。當我在單獨囚禁的整整一年裡,就不停在想我將在這個12呎 x 8呎的狹小空間裡度過我生命中的365天,精神上是無法承受的。所以我必須不讓自己發瘋,我想在那種情況下有所長。」

圖片來源

「我設計了一套 cell circuits ,通過做 burpees,press-ups,step-ups,sit-ups,每一個動作我都會做成千上萬次,因為那讓我覺得自己活著。當時並不瞭解運動和心理健康,但很明顯,它對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我每天都讀書,所以當我身處在這種情況下,經歷了成長的蛻變。我真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行出去。所以必須讓自己活在當下,否則會被迫瘋。」

作為一名囚犯,他打破了8項英國和3項世界室內划艇紀錄,其中包括有史以來最長的連續划艇,45小時 — 263,560米。他不再被金錢所迷惑,而是被成為一名運動員的意志所驅使。

運動是他的救贖

圖片來源

2012年出獄後,John McAvoy 將目光投向了划艇運動。「我曾經參加過2012年倫敦奧運划艇隊的訓練。但是我已經超齡,開始這項運動太遲,所以錯過了機會。」

夢想破滅後,John McAvoy 決定轉向三項鐵人。「如果你看看我這些年來的比賽成績,你會發現,一旦我從單車上下來,往往是跑得最快的人之一,我只通過8到9星期訓練便可以3小時內完成42.195公里。我真的很期待跑步,享受那一刻,享受考驗,把自己推向極限。」

圖片來源

除了日常職業運動員訓練和比賽外,他還開始另一個志願,協助問題青少年。「當我開始和監獄裡的少年犯一起時,我意識到你能用生命影響生命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這讓我感到快樂,也很有意義。如果我能讓別人的生活變得更好一點,這些年輕人的生活也因為與我的互動而變得更好一點,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財富。」

他補充道:「運動改變了我整個生活,身體健康起來,我開始學習新知識,愛惜自己。當我出獄時,還成為一名政府顧問,並在唐寧街10號工作,還成為 Nike 贊助運動員。」

在疫情下接受訪問,當被問及有什麼讓他心存感激時,他只是簡單地回答:「活著。」

資料來源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陳伯 Yiu Kwong Chan
愛跑步同港式抵死廣東潮語,sub-4是終身志業,希望以文章和跑步結識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