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當見得太多家族爭產、兄弟鬩牆、情侶背叛、夫妻出軌新聞報導時,Pease 兄弟的鐵人故事猶如一股清泉。

讀到對 Brent 對 Kyle 的不離不棄時,我感到十分羞愧,因為我曾經離棄患精神病的家人。

就算甩轆,我都會推你到終點

圖片來源

弟弟 Kyle 食字 gag (where there’s a will) 以《Where There’s a Wheel,There’s a Way》為題出了一本兒童圖書,這本書就是寫兄弟情濃於血的鐵人故事。

Kyle Pease 出生時罹患腦麻痺,導致他痙攣性的四肢癱瘓問題,而他的兄弟 Brent、雙胞胎 Evan 則與一般人無異。儘管如此,三兄弟的感情仍然非常好。每逢假日,總是要等到媽媽醒來才能搬動 Kyle 到樓下一起睇電視。某一個周六,Brent、Evan 跟 Kyle 決定不要等媽媽起身,三個人想方法、半拖半拉把 Kyle 帶到樓下到客廳一齊睇卡通片。

十多年過去,哥哥 Brent 有著美好的工作並且成為爸爸。而細兩歲患腦麻痺的 Kyle 則在雜貨店工作,並在亞特蘭大皮埃蒙特醫院兼職接待員。不同的是,Brent 告別劈酒、爛玩、夜蒲生活而投入三項鐵人運動,2010年他參加肯德基州舉行的路易斯維爾鐵人賽時,家人包括 Kyle 都有到場打氣。

圖片來源

Kyle 看著選手們盡力地回到終點,深深地被打動。在比賽結束時,Kyle 問 Brent:「坐輪椅的人可以參加三項鐵人賽嗎?」Brent 二話不說便答: 「當然,你可以!」Brent 說:「我們家裡的鐵人其實是Kyle,因為他每天都要堅強面對和勇敢克服種種困難。」「Kyle 用我的腿,我用 Kyle 的鐵人的精神,兩人一起完成鐵人賽。」Kyle說:「我內心深處一直都想成為一名運動員並與我的兄弟一起參加比賽。」

不久之後,Kyle 和 Brent 於2011年在佛羅里達州聖安東尼奧運距離三項鐵人賽中完成了他們的第一次三項鐵人賽,此後陸陸續續完成不同比賽。跟 Team Hoyt 一樣,他們用上橡皮艇、雙人單車以及輪椅推車完成鐵人賽。同年六月,兩兄弟創辦了 Kyle Pease基金會,為腦麻痺及其他傷殘人士研發適應性運動 (adaptive athlete) 設備計劃進行慈善籌款。

圖片來源

他們的第一個三項鐵人賽事70.3是2012年的新奧爾良三項鐵人賽。Brent 曾經有一次被分齡組名列前茅的女鐵人問到:「我見到你跟另外一位 Kyle 完成的時間非常相近? 你們是彼此競爭或是一起完賽?」最後的跑步項目,被推著輪椅上的 Kyle 總是先跨過終點,險勝 Brent 幾秒。

不久後,2013年他們挑戰了人生第一場鐵人賽 ,在威斯康辛州的麥迪遜舉行的 Ironman Wisconsin,兄弟二人組以15小時09分24秒完成比賽;一年後他們挑戰 Ironman Florida 而成績更進一步,後來再次參賽了 Ironman Boulder 競賽。

從兩人一同參賽以來,每年都會申請前往 Kona 鐵人世錦賽,但往往因為時間未能達標而被拒絕。

直到2018年6月3日在雷利三項鐵人賽70.3中,他們在終點線上得到一個驚喜的消息,他們成為 Kona 40周年鐵人世錦賽大使,獲邀參加在夏威夷舉行的終極鐵人賽。「我即時爆喊,因為我們從沒想過放棄。」Brent回憶說。「是五年的等待,這五年感覺像是永恆。 」

Kyle 說:「這個消息就像夢想成真。我們已經準備了很長時間。我們意識到這終將會發生時,這是美好的一天。」

圖片來源

當夏威夷 Kona 的太陽升起時,這一天是 Kyle 實現夢想的一天。參加 Kona 鐵人賽殊不簡單,Pease 兄弟需要精良和特別競賽裝備去節省兩個人的體力。裝備以外,訓練同樣重要,Brent 每週訓練20到30個小時,其中包括 Kyle 的6到10個小時,通常安排在週末。

鐵人兄弟透過橡皮艇以1小時07分完成3.8公里的游泳項目,這比 Brent 當初預期好得多。過了T1轉換區,單車項目才是挑戰的開始。單車項目對兩人來說都是極之辛苦的,須知道海島熔岩床散發的熱力有多要命。兩人一車的重量約莫為167.8公斤,而且是由 Brent 一人騎行,最終他們以8小時22分完成180公里的單車項目。典型的鐵人賽180公里單車騎行需要3000-3500千焦耳,而當天他們耗費了5400千焦耳。為了保證可以完成接下的馬拉松,他們在T2轉換區休息了一會兒。開始跑步後的每一個水站都會入站作調整,除了擔任跑者的 Brent 要補充外,坐在輪椅上的 Kyle 也沒有被遺忘。他們以4小時45分54秒完成馬拉松項目。

圖片來源

經過14小時23分59秒,比男子冠軍落後6個多小時後,Kyle Pease 和 Brent Pease在鐵人世錦賽中衝過終點,成為歷史以來第二支以手推方式完成比賽的隊伍。這場競賽不只讓 Pease 兄弟實現了夢想,也提高了世人們對腦麻痺和 Kyle 基金會的認識。

圖片來源

當 Kyle 和 Brent 到達終點的一刻,一切付出都變得值得。成千上萬的支持者,觀眾和鐵人之聲 Mike Reilly 大聲宣佈:「Kyle Pease. You are an Iron man, Brent Pease, You are an Iron man.」

這是鐵人世錦賽另一個激盪人心的故事。兩兄弟第三次完成226公里三項鐵人賽,並在 Ironman 世錦賽上寫下歷史一頁。兄弟們一如既往證明了只要全力以赴你可以做任何事情。我他們希望在夏威夷的挑戰能夠為其他人帶來啟發。因為,正如 Ironman 的口號 Anything Is Possible。

資料來源

編按: 想更深入了解傷健運動員點樣參與三鐵運動,可以睇睇電影《The Finishers》(港譯: 鐵人父子),故事講消防員爸爸幫患有脊膸問題嘅囝囝完成三鐵夢。有線電視電影台間中重播,不妨留意。

Fitz連結: https://fitz.hk/?p=118147

更多:
Fitz Facebook專頁
由肥人到鐵人
茹素鐵人跪低鳥
青春無限期
明年今日,仍在跑步嗎?
Yiu Kwong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s://fitz.hk/contribut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