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糞加泥漿,想起都倒胃,跌倒在上面更是第一次,這是筆者剛完成 UTMB 系列賽 TDS (Sur les Traces des Ducs de Savoie) 的經歷之一。

原有路線圖

TDS 賽在義大利1220米高山小鎮 Courmayeur 馬約爾起步以順時針方向,走一條非 Tour Du Mont-Blanc 路線,全程122.4公里及累升7336米,以法國的 Chamonix 沙木尼為終點。可能因為無機會在賽道正面欣賞 Mont-Blanc,較多選擇由 Courmayeur 起步,逆時針走的 CCC 賽,所以 TDS 中簽比例較高,其實 TDS 經過多座高山,山中湖,景色不弱於 CCC 或 UTMB 的。 以2018年為例,TDS 中簽率約1/1.8UTMB,CCC 中簽比例約為1/3。筆者上年完成 UTMB,所以便選 TDS,除了路線新鮮,距離較短,亦因賽會定義它的技術難度為 Difficult (UTMB是 Quite Difficult),故準備挑戰一下,結果一抽即中。

改路後的高度圖

新裝備要求

可能因為近年的極端天氣,除原有的指定十幾種裝備及一些建議裝備外,賽會第一次引進 Hot Kit (可遮頸的帽,太陽眼鏡,太陽油,2公升水容器) 及 Cold Kit (太陽眼鏡,額外一件保暖衣,密頭越野鞋)賽前以 SMS 通知採用那款 Kit,要一併檢查。 此外,由於 HK100 的兩位賽事總監所倡導 (作為香港人,感到與有榮焉),今年要自帶食具,有熱食的檢查站不提供即棄餐具。

吸收上月敗走 TVSB X-Alpine 賽的經驗,筆者今次帶上3M工業手套 (非指定裝備),打算用來應付在 Passeur de Pralognan 下山的扶鋼索路段,同時預計水浸鞋,細心做好腳底貼膠布的防水泡功夫。 派號碼布的前一晚,收到 SMS,無須採用 Hot/Cold Kits,表示溫度不太極端,惟天氣預報起步日29/8下午有雷雨。28/8 傍晚再收到 SMS,Tough Weather 要改路,鋼索段沒有了,起步由早上6點延至8點,可以多睡兩小時,累升只有6791米,距離則加 1公里,時限縮0.5小時至33.5


跌交

筆者乘坐大會專車由 Chamonix 開出,穿過11公里的白朗峯隧道到達 Courmayeur。 起步氣氛的確給 UTMB 比下去,沒有起步樂曲 Vangerlis Conquest of Paradise,少了一點將士出征的意志高昂感,1799人起步,先跑入 Courmayeur 的大街,有點塞人,聯合國打氣語不絕,間中還能聽到日文及普通話打氣,兩公里後便踏上沙塵滾滾的沙石車路,不停之字上升,不停吸麈,雖然只4.8公里, 但在鬆散的沙石路上升767米, 太陽正在背上烘著,汗流不停,抵達1956米第一檢查站 Col Checrouit,竟要排隊輪水。然後繼續再上2417米 Arete du Mont-Favre。之後便不停之字路下山往1970米的第二站Lac Combal,這個同樣是 UTMB 的檢查站,大片草原加上一條冰川小河,景色依舊清新, 今次是第三次經過,於是勾起不少前兩次 UTMB 反方向上山的回憶,精神欠集中的代價立即便付出,在一個下坡彎位跌一交。 稍一定神,只有左手掌及手背擦損,立即清水沖傷口,再以紙巾止血,想起背包的3M手套夠彈性,正好用上,便用紙巾蓋傷口,再戴上手套,雖有點痛,但仍可握仗,幸有護膝保護了最重要的兩條腿。 約半小後進入 Lac Combal 救護站,又是第一次,消毒水加上膠布後又起行。

藍天白雲,天色清朗,中午到達2603米 Col Chavannes,眼前是一條約10度斜,望無盡頭的下山沙石車路,遇上幾個山地單車手正努力上山。天有不測風雲,真老套,才不到兩小時便應驗,前面山色漸濛,雨點迎面而來,穿上防水褸,氣溫十餘度,慢下來邊行邊欣賞著雲團飄動,才一小時太陽又再出現,照在一個半公里大的山中湖,右傍仍留有大片積冰,遠處山上傳來打氣聲, 攀上一座細山便見有一堆房屋,原來已經是第三站 Col du Petit St-Bernard,一個在意法國境交界的大滑雪場,各自的三色旗配一支歐盟旗,隨風飄揚。

寄存寶物

往四號站 Bourg Saint-Maurice 是不停地下降1400米,小雨又再落下,經過兩三公里的小鎮外圍車路,便進入設在鎮上小廣場的補給站,遇到不少中國人面孔,互不認識,仍會加油加油。 改路後無須扶索落崖往第五站 Comet de Roselend,一次過上1900米路段被取消,改為先跑幾公里下山車路,才再上山,檢查站是一座大帳幕,帳內人氣與溫度皆旺,領回寄存包, 取出期待已久的合味道杯面及糖水,暖壺,施普健噴劑,環顧一下,真巧,原來不只我有合味道面,另有兩位國內跑手的長桌上也有,筆者對寄存的日清美味寶糖水,全無興趣,胃口真不能免強,喝上小瓶 5 Hour Energy,後備鞋原封不動放回,知道暖坐再起動會份外感覺冰冷,於是防水褸內添加一件薄風褸 (非指定裝備),這已是改路後的70公里位置,手上有兩小時安全空間,帶上一壺微暖紅茶,拉筋後再噴施普健,帶點興奮心情,零晨12時在1967米開始落山。

地雷陣

四週漆黑,除路標小旗外,還有大會掛上的標誌,包括留意牛隻及勿踏山徑外範圍,偶爾聽到一點牛鈴響聲,1020度左右的山坡斜度,若然是乾爽天氣,怎會放過起跑機會。 但雨中的黃泥徑積水,變成泥巴,經常把整隻鞋陷入其中,拔鞋真廢力,到處是團團深綠牛糞,只好集中精神避地雷,又怎可能全依循勿踏徑外範圍! 試著慢跑幾步便已經要靠雙仗煞停,改為踏著前人足印,收效!

不知過了多久,可能腿軟也可能腳步稍快,滑倒了,屁股先著地,不痛,3M的手套上,防水褸手袖盡是黃加綠的牛糞漿,看不到的背項一定更多,沒法子,已顧不得汙穢與否,爬起身便繼續落山,雨仍然時大時小地下著, 這段8公里足用了3小時,到達計時點 La Gittaz 的時候,比大會預計龜速所需的兩小時45分更蝸牛,看看身上, 原來糞蹟已被沖洗得八八九九。 抵達11公里後的第六站 Col du Joly 便找來清水澈底清潔雙手才敢取用食物。 泥漿路段前前後後超過25公里,尤其雪線以上的少樹路段十分要命,幸好其後只再一次跌在黃泥巴上。這時天色已亮,雨亦只是毛毛樣子,路過幾處農家,屋傍放著流動搾奶車,幾名奶農已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第七站在1170米的谷底小鎮 Les Contamines (也是UTMB的檢查站),感覺有點缺糖,站內朱古力自然是首選,看看時間表,又回復有兩小時安全空間,最後一座山不算高,要連續上至2120m Col de Tricot,最後一段目測是1公里直上400米,吃力也要撐著。 在計時點 Bellevue 之前三四公里位置,經過一條冰川河,吊橋是一米寛,長約20米,每次限兩人通過,筆者畏高膽小,於是讓一位比筆者稍後到達的跑手先行,自己目光集中在他背後, 腳步跟上便過了。 到達第八站的小鎮 Les Houches,英語廣播喊出筆者名字及國籍,筆者也就自然輕鬆地向路邊打氣者揮手,我一定可以完賽了! 最好8公里往 Chamonix,順走過兩次,今次逆走,但仍有印象那段高,那段低,回到沙木尼大街,參賽者大多跑進終點,筆者選擇快步行,細意接受人群的祝賀。

為何 TDS 定義 Difficult

相信是它的檢查站之間平均距離比 UTMB 為長,UTMB170公里內有17處有水及或食物,TDS 121公里內只有8處,最長一段相隔19公里,也可能由於 TDS 在義大利東北部的沙石路段多於 UTMB,跑起來較鞎辛。無論UTMB,TDS都吸引筆者朝聖,風景以外,是考驗應對多變天氣能力的好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