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何價:日本捕鯨2012年11月,筆者正在計劃到京都拍攝紅葉美景,翻開衛星地圖,看到京都、奈京、熊野古道一遍染紅了紅葉景象,將地圖往下再推,一片藍綠的珊瑚礁—串本海,卻發現藍綠的海不遠處同樣有著染紅的海,這就是海豚灣 – 太地町。旅程計劃因此改變,旅程上段為京都下段為紀伊半島行,在驚嘆古都與紅葉之美,桂離宮傳統建築極致的同時,也領略到人性殘酷極至,剝奪動物生存的自由—捕鯨。 短短四天的觀鯨之程,看看在國際反捕鯨壓力下的當地情況,鎮上與鯨豚有關的娛樂活動、市場上售賣鯨豚肉的情況、捕獵鯨豚活動等。

殺鯨—議價
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是日本古式捕鯨發祥地,也是2010年奧斯卡最佳記錄片《血色海灣 The Cove》(按:港譯《海豚灣》)捕鯨現場。據有關歷史記載,自江戶時代1606年起,已開始在該地出現有組織的捕獵鯨豚活動,太地町漁民傳統的捕鯨方法及活動,一直世代相傳至今。捕獲的鯨豚,有的被用作食品或加工作商業用品,售賣至各地;有的則被售賣至世界各地的海洋館接受鯨豚表演訓練,每條售價為十五至二十萬美元。 因過往各地捕鯨活動盛行,以致鯨豚數目銳減,成為瀕危物種。

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 於1986年正式通過《全球禁止捕鯨公約》,禁止商業捕鯨,但日本、挪威與冰島等國家反對,現時還持續地有捕鯨活動,並且銷售鯨魚肉,每條售價為六百美元。 日本捕鯨協會堅持鯨魚在日本海數量太多,導致生物鏈不平衡,非殺不可,還以「科研」為借口,每年屠殺約23000隻海豚。小小一個海灣殺鯨數量之多,為日本人在南極地區殺鯨數量之三陪。

2009年紀錄片《血色海灣 The Cove》上映,轟動一時,紀錄片詳細記錄太地町漁民怎樣捕捉和屠殺海豚,內容令人心寒,更揭露當地漁民每年捕殺超過2000頭海豚,牽起國際反捕鯨熱潮。 無論多國政府包括澳洲在內,以外交政策遊説日本中止南冰洋捕鯨,也沒有減低日本對殺鯨的決心,2013年2月27日環球時報駐日本特約報導,日本農林水産大臣林芳正2月26日在東京依然強硬地表示:「日本決不會停止捕撈鯨的活動,日本是一個四面環海的國家,從海洋中獲取高品質的蛋白質對於食品安全非常重要。」這種殘酷捕殺,根本無人能制止。

賞鯨 – 無價
“Born Free Stay Free"[註1],這是2012年8月「香港不要海豚奴隸」集會之口號,當時海洋公園將海洋劇場次數由每日4場増至6場,幸好最後能妥協。但現存還約有60個國家共200圈養區餵養海豚作表演用途,海豚在大海壽命一般為45-50年,但過半數圈養的海豚,多在首兩年內死於壓力、疾病或水質污染。美國更有幾隻以表演用途的海豚,因不能面對自己身上受訓時留下的傷痕而自殺。 是次走訪太地町鯨豚博物館,館內詳述捕鯨歷史及程序,還展示大小不同部份鯨豚標本,每日有4場表演,看似在海中表演,實則有魚網圍著,魚餌也只是冰凍的海魚。

整座博物館標榜熱愛及保護海豚,但其實加促捕鯨業發展,每年會從漁民捕鯨豚中挑選優質做為博物館表演鯨,剩餘的用作食用,售價更低無可低。 而海豚灣為處於巿中心國家公園中央,在巿政廳及博物館旁,只在公路旁,日光下可見漁民圈網海豚,看似國家公園海洋館一樣,但漁民禁止過客拍攝,車駛過便算了,但到晩上即變行刑之地,只有海豚的哀鳴。 若想近距離觀鯨豚,可選擇在串本早上八點乘船出海,價錢還需一百美元,比菲律賓鯨鯊還好,因為不是在利誘下圈養,但也不能做到”Born Free Stay Free”。台灣國立中興大學有位教授,嘗試從經濟價值比較保育鯨魚與捕鯨經濟,如將全球捕鯨豚數目降至0.05%下,賞鯨的非市場價值,才高於捕鯨所獲之經濟價值。[註2]

太地町鯨豚博物館外貌
博物館內展示鯨豚標本

食鯨—賤價
根據日本捕鯨協會指出,鯨肉只售於本土,不向外銷。花上5小時從京都坐 JR 進入鄉村地方,來到紀伊半島四天,從和歌山,到串本,再過太地町及紀伊勝浦,果然只有太地町及紀伊勝浦才發現鯨豚肉。但恐怖之處是,除了在商店上可隨便買到新鮮鯨豚肉外,還有預先加工好,保鮮期一年的鯨豚罐頭。每間街頭食店也有鯨豚定食出售,大約一千日元,售價竟然低於大約一千四百日元的三文魚定食。

從太地町漁民和水族館的非法海豚貿易,未被水族館選中的海豚會遭受屠殺,並賣給食物供應商加進小學生的學校飯盒裏。這些在食物鏈頂層的海洋掠食者體內所含毒素,遠遠高於海洋中最底層的水藻達一百萬倍。所以,鯨豚肉用作食用時,只會中水銀毒。 當世界公民都認為不應再食用最頂層的大型海洋動物時,香港成了全球最大出售魚翅之地。在2013年3月在泰國舉行CoP16 高峰會,多國揚言會立法禁止市民食魚翅,在這大環境下,香港漁護署多年來對售買魚翅仍然坐視不理。

後記:從朋友得來補充資料,潛水勝地帛琉島上,有一個由日本公司SONY注資的海豚保育中心,據知當中 6 條雄性及 2 條雌性海豚聲稱是由日本太地町屠殺時救回來圈養的。愛海豚的,不應剝奪海豚的自由;護海豚的,不應遠征,橫越太平洋,老遠從日本領牠們到帛琉圈養。

海豚成為待售的鮮肉,定食和飯盒中的餸菜,甚至罐頭

註1:Richard O’Barry 曾經係世界最 Top 的海豚訓練員,辭去職位,用餘生時間(四十多年)去週遊列國游說他人海豚應該”Born Free, Stay Free!”

註2:研究簡述,捕鯨的市場價值估計是先透過建立鯨魚生物成長模型後去模擬未來鯨魚母體數及捕捉數去得知鯨魚肉及油的供給函數,之後再建立鯨魚肉及油之需求函數,將兩者結合後,去計算出未來若開放捕鯨後,鯨魚肉及油的經濟市場價值。保育鯨魚的非市場價值估計是透過Meta-analysis所建立之計量迴歸模型,若未來開放捕鯨,則其所造成的鯨魚數量減少會使得其在生態及賞鯨等價值的減少,因此可藉由此迴歸模型,去計算每年因開放捕鯨所造成之賞鯨減少價值。(保育鯨魚與捕鯨之經濟價值比較,顏雪如)

按: 附《海豚灣 The Cove》電影宣傳片

原文作者: Peg Li@TrailWatch徑.香港

更多:
極境行:搜尋看不見的污染(三之三)
[270度九龍全境] 那夜凌晨,我登上了獅子山賞月
[有片] 保護郊野的4小步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生活 Life > 動物何價: 日本捕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