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許耀斌Law少與他中學時的老師李啟恩老師,互有書信來往。此文為李老師寫給許耀斌的信。文章標題為許耀斌所定。)

斌:

有一段時間,每天都會花45分鐘去游水,無論平日還是假期,風雨不改,久而久之,變成了習慣。首15分鐘通常用來集中精神,後30分鐘才真正進入狀態。當然仍是輕輕鬆鬆的練,並無甚麼壓力可言。不過,這短短的30分鐘,除了體魄上的得著外,智慧也有所增益。平日忙碌的工作佔據了整個人,儘管課後腦海仍是圍繞著課業的安排、學生的輔導等……思想就是自由不得。而這半小時的游泳時間,卻可以讓我無拘無束地胡思亂想,間或會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念應運而生,也試過一些棘手的問題竟靈機一觸地找到答案,愚者千慮,必有一得,此之謂也,因此每天游水後,儘管是經過一日工作的辛勞,但仍像注滿精神,所以這30分鐘於我卻十分珍貴。在此以前,其實也有練跑的習慣,情況大抵相似,效果也同樣神奇。孔子說「內省不咎」,孟子則說「自反而縮」,其實無非在有意無意間道出了反思的必要,正正因為我們會反思,才可以做到「不二過」,不重蹈覆轍,才可以「無憂無懼」,才可以肯定自己,「雖千萬人吾往矣」。其實在小學時代老師已經教我「吾日三省吾身」,當時對自省的概念甚見模糊,集中力卻放於每天三次之數,倒似服藥的概念無疑,雖然未盡得其意,但種子卻播了下去,待中學階段,始逐漸萌芽。

自問是個不甚喜歡計劃的人,世事如股市,牛熊上下變幻莫測,如何一一預料,當然又未至於甚麼都不幹,所謂「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如果我否認這點看法,只怕會被學生反駁。不過我總覺得依乎天理,率性而為較符合本心,也貼近現世。做事如此,思考也如此。最近,因教學的緣故,把東坡詞又重溫了一遍,當中一首《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正道盡年來的感受,「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更是當中警句。第一次讀到是中學時期,當時所謂感慨,多少有點「為賦新詞」的矯情和濫情;當大學修讀蘇詞,再遇上這篇作品,即時想到卻是不盡長江滾滾來的莊務;初執教鞭,萬事從頭開始,有多少理想化的宏圖渴望實踐,但又囿於客觀環境未必如願,愈感此身非我有之恨;如今更不消說了,在公每年背負著畢業班的升學問題,在私更是纏繞一生的兒女債,做每件事都不得不思前想後,「瀟灑」一詞,離我遠甚。因此,每天的24小時,屬於自己的已經少之又少了,也可以預視這情況將會持續一段不短的日子吧﹗雖則時間許可的話,我仍是樂於做運動的,但每天45分鐘的習慣,恐怕不能達到。

雖然如此,但與做運動息息相關的思考時間卻不能因此而被消失的。現在採取了化整為零的方式:隨想隨念,但披沙揀金,往往見寶。多少想法此刻未必成事,即便如此,可說自己仍是一匹伏櫪老驥,等待時機去完成那些突如其來如風起雲蒸的夙願。禪宗佛教有云:「坐亦禪,臥亦禪,靜亦禪,動亦禪,吃飯拉屎,莫非妙道。」把修道融注於生活中,可說是當中的最高境界,有人問我,從前和現在的思考方式哪個較好?我則以為從前有從前的佳妙,現在有現在的優勢,畢竟人是需要按時而變的,「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斌,你認為如何?

李啟恩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馬拉松的啟示] 每天屬於自己的兩小時
有撻瘌先照鏡?
[Fitz出戰毅行] 喜歡,就是單純去完成一件事
Law少@Fitz.hk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