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運動回憶一-字典上的乒乓球f
我和二姊擺好陣勢,兩張圓形的木摺枱,一大一細,一高一低; 在兩枱重疊之處,在較低的枱那邊,放上兩本厚厚的字典,朗文或牛津的漢英字典。它們很紮實的站住,書瘠朝天,在小圓球的波光劍影下屹立不倒。

如此我倆在家大戰乒乓球。

我家玩具不多,勝在玩伴多,四姊妹啊,總有好玩的時候。兩個乒乓球拍加一個球,也沒有受過甚麼訓練,直板的打法吧。從一下一下的「滴滴仔」,進化至不規則的快速球,已樂在心頭。甚麼下旋上旋,後來才跟人學回來,下旋尚搓得似模似樣,上旋就掌握得很皮毛,不大會削球。。最初發球是將球拋落自己的陣地再擊過去,後來就將球稍為拋起,然後擊過去,感覺像樣一點呢。姊姊不時極速的把球殺到我左側或右側的死角位,我真招架不住,當然順道有樣學樣,增強自身功力。

很多年後,大家都出來工作了,二姊才透露,原來當年小學時,她曾經被選入乒乓球校隊。只是她逃跑了,不想花時間在練習和比賽上。年紀小小的她,已醉心學業,名列前茅。她個子雖小,但很是靈活,手腳眼協調得很好; 從小攀爬無難度,公園中的馬騮架,絕對是她的樂園。若然她沒有退出校隊,她的人生故事會是怎樣發展呢?會是如何的不同?但能力歸能力,心中的熱情始終更重要。

那麼她的對手—我呢?我現時擁有兩個乒乓球拍和一盒乒乓球,但甚少拿出來作戰。無他的,我鍾情的運動不是它。反而當年充當球枱之「網」的字典,如今成為了我旅途的良伴。

當時要過網為先,球過了網,落在對方陣地,心中拍一下手掌。現在也要過網為上,一個字,不肯定其用法,要先查字典; 通過此「網」,心就安了,文章也寫得成。最終可以跟人分嚐,情意得以傳開,像球順利的傳過去了,心滿意足。有些時候球會回來,讀者難得的給予回應,或是共鳴,或是疑問,又驚又喜,就看身為作者的我如何招架。

「超級無敵乒乓波」,不單在電視上出現,在我參與的英文系迎新營也有。每次接球也說出同類的詞語,未必是考驗你的急才,實情是評估一下你裡面的詞庫,到底有多少斤兩。人栽種的是甚麼,收取的也是甚麼。

乒乓球,最爽是離枱的打。人要退後兩步,接球時感受到那度強力,順勢將球擊過去,球帶力的落在對岸。雖說戰場只是飯枱一張,戰士的動力是超越的,迸發出來的能量充滿整個起居室、整個兵兵球室、整個公園。戰士舞動著身軀,全情投入,渾身是勁,你感受到自己是一個整體,身心合一。你的心想往哪裡,你的身也跟著去,配合得天衣無縫。想起”runner’s high”–跑者的亢奮,一定也有”ping pong player’s high”– 乒乓球手的癲狂。我這乒乓低手也感受過,不用專業,只要專注。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Gym房有你一定更美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