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運動回憶(二) 打到抽筋的籃球 2
昔日的籃球比賽

「不可以搶,再搶的話,就要出局,不可以玩。」10歲小助教慎重的對我說。

在教會的兒童崇拜裡,既定的環節都完成了: 唱歌、故事、手工。不知是誰弄來一個小籃球,我們10多人,包括3至4歲的幼童和成年導師,組成一個大圓圈,慢慢的傳起球來。我的鬥波癮發作,雙手作狀,想搶傳給10歲小助教的球,她便作出警告: 若然再搶,就必出局。

誰知下一秒鐘,我忍不住了,不單止意圖去搶,而且真的搶了她的球,她即時嚴正的說:「已經說了,不可以搶,你不可以玩。」有言為定,我唯有退出。心裡很佩服小助教,她那大義凜然的氣魄,我實在缺欠。

自離開長洲建道神學院,打籃球的機會實在太少。上次已是5年前,跟女同事在大嶼山營地半場3打3。打全場5打5,已是7年前的事。在神學院修煉時,同學占Sir本是籃球教練,開創了我們「建道女籃」,逢星期二晚上6:30,在山頂道籃球場開波。

我的運動回憶(二) 打到抽筋的籃球_03
占sir

每次占Sir都會給我們一些特訓,讓這隊雜牌軍像樣 一點。我們初學投籃時,是單用右手的; 在貼近籃球架的右下方,將球瞄準籃板的右上角,務求擦球而入,命中率挺高的。 我曾在神學院女籃比賽中,入了這樣的一球。當時賽事才剛開始,對手未趕得及佈防。所謂快人有快攻,更是傻人有傻福。

有次我們要在半場的半圓形內,只一個隊員控球,其他幾位就不斷要搶她的球。真的四面受敵,模擬賽事的陰險吧。練習完畢,有隊員說: 「剛才差點想嘔!」

兩年多內,我們鬥波的對手有: 正生女籃、長洲官立女籃、中神女籃、中宣女籃。戰場從神學院內的不標準籃球場,到山頂道籃球場,長洲官立中學,到南蛇塘室內運動場,北帝廟外邊的街場,到九龍區的一間中學。打街場令我印象最深刻,因為有各路現場觀眾,也感覺到大家狂野的一面吧。

跟正生女鬥波是我們第一次的賽事,在我們的主場進行—山頂道球場。她們當然很年輕,都很結實有力,訓練有數。最叫我難忘是對手的「埋身肉搏」。為著阻擋我的去路,或防備我阻礙她的攻勢,她們會以身體來戰鬥,不只是作狀,而是帶著力的,用背部或肩膀壓過來,真的「身貼身」,震撼我的心。賽後問教練,他說: 「可以是這樣的。」從此我也學會了,正生女教我的籃球課,畢生授用,那一份全心全人、全情投入。

背對鏡頭灰褲的是作者
背對鏡頭灰褲的是作者

我深知在團隊中自己的特技是防守,因為作為跑手,體能較好,鬥心也強。那次跟中神女比拚,那高妹對手不斷入球,我便「釘著她」,幫手「止血」。即使我方未能得分,起碼要減少對方得分。高妹被我弄得有些不耐煩呢,死纏爛打,不好意思!

跑賽時,小腿也曾抽筋。但情況不嚴重,整理一下又可以起步,跑去終點。真正的抽筋,反而是在籃球場上體會的。很痛苦的! 因為作賽時節奏很快,我的腳不時跟不上我的心,特別是打全場時,在兩邊場跑來跑去,結果小腿便以劇痛來投訴。那種帶力的抽搐、尖銳的痛,令我心驚膽跳,覺得腿部不再屬於自己,不能再站起來、走下去。教練教如何拉筋來舒緩,後來隊中有當過護士的,她立時幫我按摩,腿部的血液循環立刻加強,感到有一股暖流滲透其中,肌肉鬆弛,痛楚舒緩。

後來在照片中回望,原來其他隊員也在旁安慰我,這不就是團隊精神?

我的運動回憶(二) 打到抽筋的籃球 1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我的運動回憶(一) 字典上的乒乓球
Gym房有你一定更美
Florence [email protected]
Fitz Running 跑步

分享
Florence Leung
初相識的大都以為我讀Sports Science或Science,其實我主修英文。如今成為一名sports writer,妙哉妙哉。我手寫我腳的時候,我感受到上帝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