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 Kelvin Yuen

航拍機讓我們可以用像鳥一樣,像雲一樣的高度看見香港如此壯麗的自然風光。在 YouTube binge 睇本地山友精心製作的航拍片,一幕幕震撼的驚人美景更迭而過,目眩神移之際,腦裡閃過吳念真導演在紀錄片《看見台灣》的一段讀白:「不要驚訝,這就是我們的家,香港! 如果你沒有看過,只是因為你站得不夠高!」

航拍 x Free Solo 第一人

圖: 越野狂人

我都是從「越野狂人」頻道知道在香港哪裡可以玩 free solo 的。越野狂人 channel 是由大S,Diaz Man 建立的。幾年前網上流傳一張徒手攀爬大潭水壩的照片,令30多歲的 Diaz Man (大S) 成為媒體追訪的對象。IT男大S身型健碩,擁有健康膚色。他為攀崖、攀澗圈內人所熟悉,是戶外活動愛好者群組「越野雄心」的成員。

他20幾年前已開始行山,擁有十多年攀石澗的經驗,曾在港攀過逾300條石澗,而他約10年前始涉足攀石,最近幾年更迷上街頭健身,現正追求極限運動。談到攀爬大潭水壩,大S明言知道自己的能力極限,去到甚麼位置便要停下來。他說當年僅爬得約12米高,絕不會攻頂。

圖: 越野狂人

「人生苦短,點都要做返一啲精采嘅嘢!」這是大S他在 Facebook 專頁「越野狂人」的介紹。三年前他與朋友展開11日挪威極限航拍之旅,走訪多個壯觀自然景點,包括背著30、40磅裝備,花了約8小時登上離地2,000呎的「惡魔之舌」做引體上升。

圖: 越野狂人

近年他愛上玩航拍,透過影片紀錄自己及朋友 free solo 的過程,展現不一樣的人和風景之間的互動。在垂直的峭壁上攀爬的畫面教人看得驚心動魄,手心冒汗。影片自然惹來不少「負皮」,大S對這些攻擊只是一笑置之,並淡然回應:「我們是經過多年訓練,清楚自己能力極限,是經過判斷才去做,並不鼓勵其他人模仿。」

準備,決定我們的高度

圖片來源

大S的回應,令我想起2019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Free Solo》裏傳遞的一個重要訊息 — 沒有紮實的訓練、審慎的態度和有條不紊的準備,就不能稱得上是「圓滿」。《Free Solo》是關於2017年6月,Alex Honnold 單獨徒手攀上 El Capitan 的事蹟。

Honnold 自五歲開始由父親在攀石場館中指導攀岩,十歲左右開始專注於這項活動,換句話說,在他寫下史詩般的篇章之前,他已經擁有約20年的攀登經驗。Honnold 花了快近10年時間去準備,Honnold 知道要達致「圓滿」,只有一個方法,每個環節,每個練習,都要做到最好,把風險減到最低。Honnold 曾在完成壯舉之前的幾個月作第一次嘗試時「淆底」。Roll 機後,Honnold 攀了一小段路便決定折返,因為他感到不安。

一次在飛鵝山自殺崖入口見到一班行街look 的男女,他問上自殺崖是不是這條路。見他們一身 causal wear 裝扮,我便建議他們等下次有合適裝備先好上,打卡都不急於一時。

Having said that,都係大內密探零零發解剖外星人入場時個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攀石 Climbing > 如你看不到香港的美麗,只是因為你站得不夠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