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上篇)

第三站 | 格雷興 >> 格雷興 | 71公里 | 爬升2750米

Perskindol Swiss Epic 的第三站早今年賽事的「皇后賽段」,也是將在 2019年舉辦世界山地車馬拉松錦標賽的路線,是整場比賽的高潮,無論上坡比例及下坡的難度都是各山地車選手的終極測試。開賽不久後,我們便要爬上一座 3.5公里,400米爬升的短坡。很多選手都以較快的節奏去開始,希望可以爭取較前的位置進入單線下坡路段。我們則保持在中遊位置,以中等強度開始,以免出現後勁不繼而大幅拖慢總時間的情況。

可能是作為世錦賽賽道的原故,該站賽道的路寛,無論上/下坡都比前兩站更寛敞,意味著選手都可以更安心地高速騎行,不怕有「塞車」情況,整個比賽的節奏也變得更為激烈。首個下坡的路段,長達6公里,下降逾1000米。崎嶇及技術部分都令我們的手臂及背部累得發麻,長時間專注令我們的精神集中力下降得很快,因此我們都盡可能保持較穩定的速度及選擇較低風險的路線,以免稍有差池而導致時間損失。

安全下坡後,我們沿著馬特河谷上山,當中包含3段泥石路和柏油上坡,分別為4公里爬升500米; 12公里爬升1100米; 8公里爬升800米。很多選手此幾段爬坡中都開始出現疲憊,幸好我們在開段維持著較平穩的輸出,反而在這幾段長坡有機會反超前同組及鄰組前 2天都比我們快的選手。在這總共24公里的上坡,除了控制輸出外,我們更要準確地補給,大概每半小時進食一包能量啫哩或蛋白能量棒,以維持供給肌肉所需的能源。

到達坡頂後,便是長達7公里下降1400米的單線下坡段。雖則不用再上坡,看見其斜度及難度,我們的心情仍然不能放鬆下來,反之更需要專注及集中。由於我們使用硬架的原故,在顛簸的下坡路段,我們全身與路面有最「親密」的交流,每一顆石頭與每一條樹根我們都不能依賴後避震,需要全身的肌肉及動作去安全越過障礙物。


下坡後我們回到馬特河谷,迎接最後一段10公里爬升800米的柏油路爬坡。此時我們的身體感覺還有體力可以加速,所以我們嘗試以「甜點」(有氧域值以下) 的強度去攻頂,途中超越了數隊先前拋離我們很遠的選手。大會在山頂加插一段坡度達 30%的登山徑,各選手都在極度疲憊下半推半騎的「登山」,一心只想快快衝線回家。我們到達終點時,互望對方一下,感到滿足亦鬆了一大口氣,畢竟是成功完成了2019世界山地車馬拉松錦標賽的路線。

第四站 | 格雷興 >> 策馬特 | 63公里 | 爬升2250米

Perskindol Swiss Epic 第4站,比賽中的第二次轉場,從格雷興到策馬特,朝著我們的最終目的地 – 馬特洪峰。相比前 2天的賽段,大會形容這天好比「在公園散步」,但正巧凌晨開始天氣突變,由風和日麗變得烏雲密佈,氣溫急降及有下雨的跡象。衣著,補給及騎行配速都要隨之改變,包括穿上了風衣及進食更多。

與昨天一樣,一開賽我們便要爬上一座3.5公里,400米爬升的短坡,不同的是選手們都沒有像昨天拼命進攻,畢竟是已經騎了3天。這天的下坡段比昨天的較為狹窄及緊湊,整體速度沒昨天高。所以在安全情況下,我們騎硬架的沒有損失太多的時間。這天最長的爬坡是10公里和爬升1200多米,前半段是柏油路,而後半段是頗拖拉的草泥路面。我們依舊在前半段保持穩定的節奏,在後半段的草泥路段能力許可時便提速。接近山頂海拔2500米時,有一段懸崖路段是大會強制下車推過的。

此時,大風加上下雨令溫度降至只有攝氏3-4度,很多沒有攜帶適當防風防水衣物的選手都掙扎著及發冷。 這天的精華莫過於率先試騎在今個月才開幕的策單車公園 – 蘇內加段。在初段可以近距離觀賞馬特洪峰的壯貌。其後便是長達6公里下降680米,連綿不斷的彎牆和跳台,新手及專業選手都適宜的設計,其爽快程度猶如騎著 2輪的過山車,絕對推介各位有機會到瑞士的車友一試的越野單車徑。

下坡過後便開始進入策馬特,最後是一段長 10公里爬升 700米的上坡,我們都保持比初段快一點的速度去完成及順暢地進入最後的下坡段。終點設於著名的滑雪渡假村策馬特,我們一進入鎮的時候,路上的觀眾都比前 4天多,氣氛更為高漲,感覺是像戰士們凱旋回歸一樣。

第5站 | 策馬特 >> 策馬特 | 57公里 | 爬升2050米

Perskindol Swiss Epic 第5站,比賽的最後一站。大會形容該站是「觀光團」。一開賽迎接我們的是一座 6公里爬升500米的斜坡,選手們都可能在這幾天爬坡爬得沒有知覺,在最後一天都毫無保留地發力上坡。我們亦跟隨大隊加速,以小組前5名到達首個坡頂。在接著的單線路段,Kevin 不慎絆到,連人帶車掉進一個草坑。幸好身體沒有大礙,只是車上的變速器的固定出現問題,而摔車的地方跟第一個維修點距離不遠,大會專業的技師迅速用索帶為他固定變速器,可繼續上路。

這站的精華便是策馬特的五湖的其中兩個,位於海拔 2232米的 Leisee 及海拔 2537米的 Stellisee。最後處於比賽最高點2606米的采爾馬特,360度觀賞 38個環繞著的山峰。這些景色都讓全長15公里爬升 1000米的斜坡變得易騎和有樂趣。通過策馬特後便是 10多公里的高速單線下坡路段,難度不高但其慣性都能提供無比的樂趣。不幸中之大幸,變速器的索帶在後段再次斷開。雖然 Kevin 需要一手拿著變速器,一手控車是有點狼狽,但總算可以安全到達終點。策馬特的群眾比起昨天情緒更加高漲,令我們都頓時忘記了五天累積的疲勞。衝線一刻更像發了一場夢,拿過完成獎牌後,感覺又要跟 Perskindol Swiss Epic 說再見。

來到策馬特,當地舉行 Perskindol Swiss Epic 的比賽同時舉行了山地車節,不少歐洲品牌都參與其中,而參加的群眾更是有不同年齡層,其中令我們驚訝的是幾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孩子,卻一直在做獨輪騎 wheelie 以及甩尾等動作。可見當地人對單車的普及和喜愛。我們有幸在比賽結束後的晚間碰到自行車殿堂級人物—有‘山地車之父’以及 “29er山地車開創者”之稱的 Gary Fisher,和 Gary 閒聊和合照後感覺極為興奮,感覺就像抽中了大獎一樣。

在經歷過瑞士的單車生活後,立刻明白了一點,環境絕對能影響我們的生活及選擇,而瑞士能出這麼多山地車選手可以說是理所當然。香港同樣是山多地少,但是因為人口太多,沒有規劃等各種原因,而成為一個對單車不友好的城市,所以能在環境惡劣堅持自己的愛好者以及運動員,我還是對他們抱著最高的敬意。

(全文完)

原文載於鄭澤誠網誌
鄭澤誠 Facebook專頁
R3 Cycling facebook專頁

Fitz 連結: https://fitz.hk/?p=104262

更多:
Fitz Facebook 專頁
贊助不是為你而生
[R3山地車分享] 關於山地車馬拉松賽的見解
[R3山地車技巧分享] 5個應付石頭路段的技巧
你好南非! 鄭澤誠的Cape Epic之旅
[訪問鄭澤誠] 堅持就是一種勝利,沒有人可以質疑
Fitz Cycling單車

廣告
鄭澤誠@R3CyclingHK
前香港單車隊公路/山地代表;香港單車總會註冊教練;2012倫敦奧運及2016里約奧運男女子山地越野賽 TVB旁述;世界上首位完成3次南非 Cape Epic山地車多日賽的的土生華人;單車運動推廣人;現為R3 Cycling Coaching總教練。 http://www.facebook.com/r3cyclin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