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西風瘦馬 野跑人在天涯 1
除了冷外 非常適合野外活動的天氣

為什麼跑步?我想不管是村上春樹或者是卜洛克都會提供不大相同的答案,但是都會告訴你持續堅持下去就對了,或許每個跑者都會或者曾經告訴自己這句話。也許是這樣我又站在到賽道上等待著出發,上個月,我站在某個會等待著出發,開賽前約半小時,我接到一通電話,姊告訴我爸走了,那場也就沒跑了,今天參加的這場有種來還的感覺。

跑馬拉松很辛苦,跑越野呢?除了是自虐外實在是無法在用其他字眼形容我的感受,每次到了某種程度的疲憊時我都想著要放棄,但是放棄又怎樣呢?荒郊野外的還不是要自己走回去,每當想到放棄了還是要自己走,何不就抬起腿來完成呢。

沒有分批一次出發
沒有分批一次出發

京西古道賽事介紹上說就是耳熟能詳的那句「古道西風瘦馬」的那條古道。除了低溫外天氣好的適合活動,這場誰人數不算多,主辦單位還邀請大神級選手,不過就算大神站我前面我也不識泰山。賽道一開始就是石板路上坡,好手早就飛奔而上,大部分的選手都比較像是在健行,路面很硬也不平坦,想要扭到腳踝應該不難,而這樣的路走下去也就不難了解為何是古道西風瘦馬,別說馬了,任何生物走這道應該都會瘦的。過了上坡石板路到了土路,大家的距離開始拉開,一路上沒有距離指示只有賽道方向指引。到了第一個補給站真是倍感欣慰,補給種類不多但是絕對實用,香蕉、番茄、可樂、水、饅頭、紅豆包、熱粥,在這種喝水袋的水都結冰,吃香蕉的口感像像小黃瓜脆的氣溫下喝到熱粥真是暖身又暖心啊。

健行隊似的隊伍
健行隊似的隊伍
古道西風瘦馬 野跑者在天涯
古道西風瘦馬 野跑者在天涯

最近到達我體重的顛峰,一路上我一直注意著我的膝蓋,擔心它又酸痛起來,也有點懊惱沒有帶杖(其實杖也還沒買),以前總以為帶杖是有年紀才需要的,但對越野跑這項活動來說長距離的賽事除非是大神級別了,不然帶杖真的減輕膝蓋不少負擔,結果這場賽事膝蓋沒痛起來倒是大拇指踢到石頭一路隱隱作痛。不過我通常會離帶杖的選手遠一點,避免被杖揮到,杖也有安全的拿法,不過一跑起來記得的人也不多,這次我就遇到一個背號13號的仁兄,用端槍的方式拿杖奔跑,杖在他手中左右晃著,我繞過這位仁兄超車,這位仁兄不甘示弱也端杖再超我車還差點揮到我,遇到這種還是離遠點好,在過了一個補給站後,我就沒見到這位老兄了。

遼闊的視野
遼闊的視野

冬天的帝都山景在看過兩次後對蕭瑟與遼闊的景色有點無感,倒是對這次的賽道感到很欣慰,沒有過多風景區的人工水泥台階,崎嶇不平的石頭路下坡路想飛快奔跑的技術性要求很高,一路上就看到兩位扭到腳踝的選手。後半段砂石場上坡山路我幾乎看不見前後跑者,這段路程彷彿是在碎石沙漠行走,除了有位跑全程的大神一路上坡刷過我一轉彎就不見人影外還真的有點被世界遺棄的孤寂感。回程到了重複來時的賽道心想差不多快到,補給站的志工說在3公里,想也知道絕對不止,賽道上登山遊客變多了,這些遊客很貼心的禮讓路並且加油,在經過一段冰瀑在救援隊的協助下只能拉繩垂直而下算是很特別的體驗。

不得不繞道而行的冰瀑
不得不繞道而行的冰瀑
馬致遠故居
馬致遠故居

路線來到馬致遠故居也就是散曲天淨沙秋思的作者,由於腳酸隨便拍張照後就繼續前進了。在抵達終點前就聽到大會在頒獎了,志工為我帶上什麼紀念資訊都沒的獎牌後我躲進休息區帳棚烤著暖爐狂吃賽後餐點,換了衣服躲進接駁車上等待回程。滑了滑手機突然發現窗外飄著雪片,心想還好我收工了。花了四個半小時跑步卻要花六小時回家,我也分不清楚倒底是哪個比較累人了。而那又怎樣呢?我還是會繼續啊!套句卜洛克寫的「因為重要的是走路本身,不是時間、不是距離、不是獎牌、不是獎杯、不是T恤」這就對了。

什麼資訊都沒有的獎牌 (右)
什麼資訊都沒有的獎牌 (左);很容易隨手丟的成績收據單 (右)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Bob [email protected]
越野是一種享受自虐的行為…跑山獸叢林越野試跑
國際大型長跑賽事
Fitz Running 跑步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行山 Hiking > 古道西風瘦馬 野跑人在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