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上編)

%e5%a6%82%e6%9e%9c%e6%9c%aa%e8%83%bd%e9%81%87%e8%a6%8b%e7%a5%9e-%e5%b0%b1%e5%9c%a8%e6%af%85%e8%a1%8c%e8%80%85%e5%8e%bb%e6%89%be%e5%90%a78小琳隊 #0968 神行十二小時完成78910段。

第一,由城門水塘正式起行係晚上七點,當時已經行咗接近30小時,按比例要多15-20小時先可以完成餘下四十公里。

我吸收咗上年被洪松蔭帶領四小時完成9 10段嘅經驗,將佢延伸成四段路,目標係12小時完成,希望通完第二日頂,大家唔使俾太陽哂。

當時各人狀態順序如下:

 

  1. 潘潘:點按都唔覺痛,係完全唔痛,基本上佢係咩構造都令人懷疑,可以行多一百公里
  2. 可誼:主要係ITB有反應,六十公里後算正常
  3. 小琳:全身乏力,摸到膝頭哥係震驚
  4. BERNARD:基本上輕輕用手指篤兩邊大脾也經癲咗,按腳全程叫到收唔到聲

慶幸,唔算有不可挽回嘅傷勢

關鍵係,點樣將所有人嘅潛能都發揮。

%e5%a6%82%e6%9e%9c%e6%9c%aa%e8%83%bd%e9%81%87%e8%a6%8b%e7%a5%9e-%e5%b0%b1%e5%9c%a8%e6%af%85%e8%a1%8c%e8%80%85%e5%8e%bb%e6%89%be%e5%90%a76分批上針山
針山已經喺前面,潘潘可誼係仲有得爆,由佢地快放,因為無路可以蕩失。而小琳比BERNARD更有力,要拉近兩組人嘅距離,

第一,要減磅,幫小琳同BERNARD尤其上坡揹背囊。
第二,俾佢地輪流帶頭,邊個有力邊個行先,我永遠典後。

效果好好,大家一口氣上到針山頂無抖過。

不過最估唔到小琳喺大風下落針山要坐住咁落,唔緊要,用自己最舒服嘅方式,肯行就得。

唱盡上草山
草山相對順利,仲差D俾美食站FAKE到行錯路,好彩三分鐘後發現唔對路,呢段大家好精神,全程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到草山頂係大家緊貼。之後潘潘同可誼仲可以攤三分鐘,之後食埋麵三個鐘搞掂,抓緊時間食完就行,10點15起行上大霧山。

%e5%a6%82%e6%9e%9c%e6%9c%aa%e8%83%bd%e9%81%87%e8%a6%8b%e7%a5%9e-%e5%b0%b1%e5%9c%a8%e6%af%85%e8%a1%8c%e8%80%85%e5%8e%bb%e6%89%be%e5%90%a79神行大帽山
我攞哂兩個背囊,跟住可誼同潘潘爆上山,由佢地喺後面慢慢上,因為我自己都要抖,爆完可以放低十幾磅。(再一次重申個袋以後唔好超過2KG、可惜唔安心水都裝2L)呢個時候前後五個人距離唔超過兩分鐘。

沿途同大家講,聽日七點就行完。(超過十二個鐘我都想死呀。)大帽山我地逢人過人,人龍中的火車頭,山野中的螢火蟲,一嗌小琳,小琳正正喺我後面,一嗌BERNARD,小琳又答佢喺後面。可誼亦喺適當時間食POWER JEL頂眼瞓,醒番。

大帽山,最後連搭膊頭拖BERNARD上大帽山呢招都出埋,我都爆爆地,拉BER上波唔容易,但神奇在喺一片迷霧同勁濕勁大風嘅石屎路上到波完全無停過,然後一口氣落山,仲有時間同可誼賽中檢討,痴線。

最後決定先落先休息,又一支箭落到底,夠半個鐘就趕佢地走,呢個時候重要的SUPPORT出現,有阿神同春燕送糖水同帶走背囊,有生哥帶可拎走嘅飯,有昌少再嚟陪行,是但無咁一樣都唔會做到目標。

而冠軍隊永遠唔會有機會面對嘅挑戰出現,通第二晚頂⋯⋯⋯⋯潘潘一到已經瞓咁,BERNARD係按到痛無得瞓,最正係小琳叫我按腳然後昏迷,然後可誼仲可以公關咁款介紹SUPPORT俾我識。

「哦,你就係LAW少⋯」

%e5%a6%82%e6%9e%9c%e6%9c%aa%e8%83%bd%e9%81%87%e8%a6%8b%e7%a5%9e-%e5%b0%b1%e5%9c%a8%e6%af%85%e8%a1%8c%e8%80%85%e5%8e%bb%e6%89%be%e5%90%a721離魂第九段
再一次多謝昌少拎哂所嘢食,等佢地四個每人一支飲料(潘潘專稱)上路,仲擔任火車頭。薑係老嘅辣,講到頂眼瞓,可誼同潘潘已經係進入AUTO PILOT模式,搭住昌少膊頭喪行,真正係walking dead。其他人亦輪流上機。

到一段潘潘大叫「唔得啦我要瞓啦」,佢之前已經係飲醉三日咁款,之後講完壁啪瞓完,個頭差d撼落地,我嗱嗱聲墊個背囊俾佢,同時叫其他人行先。當時我預十分鐘俾佢快叉,正擔心自己都瞓著之際,我祈禱求主加精神力俾潘潘同隊友,潘潘就大叫「有嘢躝過我塊臉呀」,靜咗一靜,「佢又躝過我塊面呀,我唔瞓啦唔瞓啦」。然後就彈咗起身,一支箭標走咗,神奇。%e5%a6%82%e6%9e%9c%e6%9c%aa%e8%83%bd%e9%81%87%e8%a6%8b%e7%a5%9e-%e5%b0%b1%e5%9c%a8%e6%af%85%e8%a1%8c%e8%80%85%e5%8e%bb%e6%89%be%e5%90%a722

埃及奴隸式第十段
3個鐘就完成第九段,全程無停。到檢查站我連坐都唔俾佢地坐,因為當時屍橫遍野,所有人都係敵唔過愛睡魔而打算瞓多陣,橫掂都係四十幾個鐘完成。我玩過包尾,我知咩事,坐底咗有得抖瞓著咗,要再行就好難,唔想折磨自己,腳痛就係每佳嘅提神藥,幫到手。

唔夠五分鐘出發,水塘路窄我地決定當行山杖係拉繩,本來想靠哂昌少,一個拖兩個,結果太難就。

最終昌少拖BERNARD,可誼、潘潘,我拖小琳,訂立起碼要見到前面尾燈嘅見標,非常見效,呢班痴線佬仲跑得郁,潘潘見到我就好似爭我幾百萬咁,一見到我就跑。佢全程起碼見到我十次就嚟追到佢,而真正可憐嘅係小琳,我知道小琳都有軟弱嘅時間,可能想抖,想飲啖水,而我係真係埃及人起金字塔,除咗路面情況會提,全程就淨係講「我隻手抽住,小琳行快兩步」,呢段路超過一小時,佢一啖水無飲過,我個肚餓到打鼓,無力KICK腳不下五次回想全日唯一一餐正常係早餐。去到尾段一個落樓梯位,膝頭無力嘅小琳差D俾我拖到仆死(真實對白,我都有少少躁,扯到手痺),而佢會仆嘅原因係佢係無諗過要放開支杖,我諗番都好佩服佢,佢仲要係M到,柔弱而多情緒,但佢堅持而做到,係一D都唔容易。一停佢就問可唔可以俾水我飲,行咗成四十個鐘,剛剛一程無停過無水飲,真係好奴隸。%e5%a6%82%e6%9e%9c%e6%9c%aa%e8%83%bd%e9%81%87%e8%a6%8b%e7%a5%9e-%e5%b0%b1%e5%9c%a8%e6%af%85%e8%a1%8c%e8%80%85%e5%8e%bb%e6%89%be%e5%90%a711上到轉右嘅石屎路,我真心想死,佢地更加,但我地係最有希望嘅活死人。我當時好Q肚餓,好想食水果好想食水果好想食水果,但大家依然無停,一路上到路線確認處。

痴線架,有一箱橙呀,我問係咪食得,個人仲話隨便食免得拎,我人生無試過咁想食橙,感謝主,我喪開喪食,餵埋大家,太感動,我自己食咗兩個,佢地加埋食咗一個,我其實仲可以食多兩個架。

太正啦,神奇士橙。

天都光,然後一班痴咗總掣嘅人被昌少挑釁下開始跑,我都跑唔郁,而佢地尤其BERNARD對鐵腿已經豁出去,小琳落斜無再騰騰震,前面嗰我直頭有十五分鐘見唔到。

潘潘喺呢個時候仲話「哎呀,要同雷生(教會導師)講返唔到崇拜呀」%e5%a6%82%e6%9e%9c%e6%9c%aa%e8%83%bd%e9%81%87%e8%a6%8b%e7%a5%9e-%e5%b0%b1%e5%9c%a8%e6%af%85%e8%a1%8c%e8%80%85%e5%8e%bb%e6%89%be%e5%90%a710

完。

後記:一離開大棠就有架的士迎接我,唔使一個鐘直飛北角,承惠三舊。

最後呢幅whatsapp 截圖,我喊住食緊早餐,仲嚇親隔離個細路。

%e5%a6%82%e6%9e%9c%e6%9c%aa%e8%83%bd%e9%81%87%e8%a6%8b%e7%a5%9e_%e5%b0%b1%e5%9c%a8%e6%af%85%e8%a1%8c%e8%80%85%e5%8e%bb%e6%89%be%e5%90%a72_05

更多:
Fitz.hk Facebook專頁
[毅行者2016] 32小時感謝之旅
我的第一次毅行者100KM
[毅行者2016] 人生中最寶貴的一課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首頁 > 運動 Sports > 行山 Hiking > 如果未能遇見神,就在毅行者去找吧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