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屋久島浮現於距日本九州最南端的佐多岬西南偏南約60公里的海面上,是方圓約130公里的圓形島嶼。島上有神秘的原生林和廣泛的特殊生態系統,又被稱為「東洋的加拉帕戈斯」。]

屋久島之旅轉眼過了三年,對這個綠色的島一直念念不忘,前陣子有幸遊日兩個月,決定來個 Yakushima sea to sea hiking 。

慢船最便宜的一個艙叫“登山二等艙”,其實就是大家坐左地上,背包放身旁,看看地圖看看海,四小時船程很快便過去。 看,又回來了。

原定四天三夜的行程如下:

D1 : 宮之浦-白谷雲水峽-白谷山莊

D2 : 白谷山莊-太鼓岩-大株步道-新高塚小屋

D3 : 新高塚小屋-宮之浦岳-永田岳-鹿之沢小屋

D4 :鹿之沢小屋-花山步道-粟生

D1 :
原定下船後先在宮之浦的營地過一晚隔天才起步,走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營地,營地的人卻說要在碼頭登記 ….. 在走回碼頭途中決定乘巴士到白谷雲水峽,早一天起步。

雨一直下,手機一早已沒訊號,在登山口填好“登山届”,跟在登山口遇見的紐西蘭友人告别後便趕緊起步。 想不到很快便來到白谷山莊,名字叫作“山莊”,但跟日本很多山莊不同,白谷山莊是一間普通的無人山屋。因為已經很累,吃過晚飯便快快入睡,山莊這夜只有我跟一隻怕人的小老鼠(也許還有更多)。

D2 :
六點多便醒來,簡單早餐就出發。日本的“郊遊圖”資料詳盡,上落坡參考時間也有標示,心裏面有個預算,四天的徒步總算沒有偏離計劃。接下來的大株步道三年前走過一次,感覺竟然沒有太大變化,日本人規劃國家公園,停止伐木,重新種植,到成功申請成為世界自然遺產,森林又活下來了。

太鼓岩一景

D3 :
這天算是行程的主菜,屋久島三山中的兩座 宮之浦岳(1936) -和永田岳(1886)。 天氣好轉加上登山道完整,走起來基本上很舒服,沒有放下背包就直接攻頂了。

宮之浦岳山頂是四天唯一接收到一格的地方。在山頂發了一陣呆,“打卡”後便出發永田岳。離開了熱門的登山徑,路開始變得不好走,碎石爛泥路,另一種“走在山上”的感覺。

比起宮之浦岳,旁邊的第二高峰永田岳相對較小訪客,拍拍照吹吹風便繼續前往第三間山小屋-鹿之沢小屋。

一路下降,路很爛,一個人也沒有遇到,另一邊山頭是熱鬧的登山步道,這邊卻只有小鹿在遠處看著我。 看地圖,鹿之沢小屋旁邊就有好幾條山川,水源充足,沿途看到很多怕人的小鹿,果然如其名。

山屋不大,大約可睡20人,有點舊,凍天時登山客會在屋中生火,所以整晚就像睡在柴火爐內,柱子上刻了好幾個日本名字,說真的有點恐怖。D4 :
徒步的最後一天,今天要下降一千五百多米,手上拿著3年前的地圖,建議時間大約7個小時,走在森林中,真的不想離開啊….

最後4個小時就下降到登山口,接著就要繼續走車路到海邊的營地去,這條路有點像水浪窩的林道,有種露營後回去上班的感覺。

縱走完畢,但旅程還是繼續,屋久島的民宿實在不便宜,所以選擇了這個海邊的營地,有管理員,設施也充足,連洗澡大約¥600一晚。

這裏是粟生的青少年度假村

粟生在島的另一邊,離機場和宮之浦港要個多小時車程,人不多,附近有名瀑“大川之滝”,粟生川,花山步道,和有海龜產卵的粟生海岸等景點可以走走。

就這樣第一次在外地 solo 幾天,多麼寶貴的回憶和經驗,明年找條路線一起玩吧(每年都咁講) ……

參考資料:
登山道資訊 – 屋久島 Realwave
Chicken Explorer – 屋久島横断
熱門登山道 Street View – Google Map

轉載自TrailWatch徑.香港 (原載 GO OUT)

更多:
4大賞日好去處
[不時不食] 夏天的瓜果
TrailWatch徑.香港其他文章
Fitz Hiking 行山


文章為作者意見,不代表Fitz立場。

歡迎投稿: http://fitz.hk/contribute/

Trailwatch徑‧香港
郊野公園及郊野保育特別地區佔香港總面積達四成。這些珍貴而無可替代的自然資源,分佈於不同地區,讓所有人都可享受大自然的景致,必須加以保護。 然而,政府部門尚未建立相關的管理計劃,同時城市發展的需求亦持續威脅着郊野公園及自然地貌。 徑.香港提供手機應用程式服務讓使用者記錄行山及郊野活動,與其他使用者分享見聞記事,從而積極參與監察郊野的工作。